本质直观集(4)

今生未见应无恨,后世相知自有缘——记余英时致胡适的一封信

香港!香港!在这里尝到自由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