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望

https://untranslatable.home.blog

本质直观集(3)

1)习大概抱有一种很朴素的心态:大过年的,过完年再说。可以提出一个新术语:大过年主义。习的基本心态可以总结为:头柱香主义和大过年主义。这次全国人民领略了大过年主义的厉害。G20在浙江开的前后,全浙江人民则领教了头柱香主义。所谓头柱香主义,大致可以这样总结:不管你身在哪里,不管你嘴上说什么主义,只要你惦记着大年初一的头柱香,那我们大家都是中国人了。习就是典型的头柱香主义者,场面要大,彩头要好,讲究的是一个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2)日本人写诗句这个话题本身是极其无聊的。但我们之所以没必要去讨论(尤其在中文墙内网络空间)还有一点原因:任何讨论不会被允许触及实质。比如,中共几十年如一日亲自主导的语言全面鄙俗化粗俗化,有人敢认真讨论吗?最后沦落到中国日本如何如何的可笑比较或是风雅不存传统沦丧的无聊论调,变成蹭流量的话题,虚耗关注能量,符合疫情期间舆情管控的目的。就这个话题而论,列宁党的政治教育第一,至今还没除,其他就没什么好谈的。所谓风雅犹存的台湾,不读领袖教导也是最近的事;香港人能不能逃过国民教育,也还是未定之数。除了顺着舆情管控渠道流向五四带来文革的谬论,不会有任何有价值的结论。

3)我本来猜想,求是网放风的意思是“窝老人家一早落order,你们办事不利,往后再换人,办军机处,谁都没话讲了吧”,可是时间线一贴出来,这个锅就没跑了呀。要么是驭下无能,要么是决断无能,总是很不光彩的事情。这是吹的什么风?本来两条路线的斗争是比较合理的解释。但湖北全面换上习家班,港澳办也换习的心腹,似乎他的势力并未有大削弱。也许只是《社会学主要思潮》的译者舆情操盘失误?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