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望

https://untranslatable.home.blog

本质直观集(1)

有一些野狐外道的感想,我想以后就以《本质直观集》为题,记录这些没有论证没有依据信口胡说的想法。


我觉得世上并不存在什么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制度。布尔乔亚是非常具体的一个群体。所谓资本主义社会,不过是一个正常社会发展出来的高度发达商业生活形态。正因为不存在资本主义,所以以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为反面模板,处处反着来而人造的社会主义,更加是一个极度不真实的奇特怪胎。

所谓对立于私有制的公有制也是不存在的东西。只有国家官僚垄断经营,集体农奴之类才是真东西。

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华人占人口主体的地方,发展和发达都是靠产业转移和地缘优势。所谓制度,是很次要的。我的意思是说,不要去疯狂拆毁社会就行了。

与之相反,赤色政权毁灭社会,然后造了一堆假东西,大部分没法用,能用的都是旧东西。资金、技术、教育、现代管理、产业链,这些是真东西。并不存在什么资本主义制度,也就更不存在所谓社会主义,有的不过是国家主导的大规模没收财产,有计划的技术盗取之类的。

既然从来没有一个挂着社会主义的国家能靠自己所标榜的主义养活自己,那就只能说这东西其实不存在。正如真正的左派稀有到可以进博物馆,真正的社会主义恐怕连标本都找不到。自居左派的人的imagination完全被一个虚构的东西给hold住了,但这个东西不存在,只好对着也是虚构的资本主义,临时右变成左,上变成下,现场造一个。

正常社会的病态和苦痛多的很。但是假造的不顶用的东西就养不活自己。但虚构出资本主义这个假东西,自己正面建设不行,拿来打人倒是好用,把什么都说成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罪恶就行了,复杂的正常社会,硬说成扁平的,就行了。

这种批判对民族主义者特别有吸引力,他们需要这一类虚构来完成超克,不然没有盼头。资金、技术、现代的教育和管理都没法超克,只好超克一下资本主义制度了。但这样的超克之后,剩下的东西不顶用,只能用军人独裁、国家农奴、矿产经济之类老东西。

只要没有毁灭社会,遇到合适的地缘环境和产业结构变化,总可以发展起来。基础当然需要好一点,比如识字率之类的。吴越故地就是一块很适合的土地。温州人70年代初就偷步发展所谓资本主义了,其实就是恢复正常生活的一些基本活动。邓小平大概也有过幻灭的时候,什么socialism,都是狗屁,给钱、给技术、给生产线,社会秩序不能乱,新权威主义是最好的。

我觉得,编户齐民也不可怕,很容易冲破,现在是用几项可怕的制度硬绑住的。

为什么教育不行,科学不行,因为这两项恰恰是正常社会的标志。

想一想大吴越地区在1905-1949这四十多年间出产的人才,当然要感谢英美教育机构及其殖民地分支提供高质量的教育,但这个地方的社会没有被毁灭,正常出人,很要紧。接触到现代高等文明之后,大吴越地区其实是如饥似渴的,办教育、办实业、办地方政务,全面学习。

其实应该和我匪签一个类似善待清室的条款,核心的五百万人,世代享受厚禄,退出社会,让社会自行恢复正常。我们吴越人肯定遵守承诺,吸取驱逐溥仪的惨痛教训。非核心的几千万人,继续留任基层公务员或本来职位即可,他们的习性很快就被正常社会熏染,变成像HKers一样的人。简直是一个无法拒绝的offer!

一个进一步的结论,以socialism为核心的左派理论与实践都是寄生的,本身只能内耗和吃人,没有成效。苏修大概是吃沙俄几百年西化积累的底子,加上杀人和掠夺。中修吃一百年西化的底子,加上杀人。现在就是附着在其他正常社会上的吸血虫,吃得越来越饱,自信心要爆炸了。

附着、寄生的意思是说,不需要借助左派的理论与实践,正常社会也有办法解决自身出现的难题。所以使用这套理论与实践的,都是蹭热度型的。这样去看左翼知识人的各种批判,就明白了,都是碰瓷加蹭热度。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