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望

https://untranslatable.home.blog

从毛与胡适的论战说到“大参考”再说回去

为自己做剪报的胡适

所谓“说回去”就是再谈毛与胡适的关系。在前文中我拒绝了野史解释,终于发现了毛获得胡适发言的真实途径,也验证了毛对俗称“大参考”的《参考资料》的极端重视乃至依赖。

接下来我想提供一点野史观点,一些野史素材。但我所谓野史却不必依靠内幕或绝密档案,只要一点“read between the lines”的耐心即可。

毛泽东发动并引导了整个胡适思想批判运动,但是他所针对的是胡适的影响力,是胡适留下的思想遗产,是胡适所代表的亲美崇美倾向,与那时生活在纽约东81街104号的真实的胡适已经没有多少关系。

但是我想提出一个野史见解,我认为1958年胡适回到台湾前后,毛有一段时间极其关注胡适的言行动向,大概到1959年底为止。《建国以来文稿》中另有一篇写成未发的文章《再告台湾同胞书稿》(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三日),其中有这么一段:

你们靠美国吃饭。靠得住吗?肯定靠不住,迟早他们要把你们抛到东洋大海里去的。下毒手要一下子置你们领导人于死地的,不是美国人吗?那个美国走狗孙立人将军,不是被你们处置了吗?他是你们的 一个武贼。洋奴胡适,组成派别,以自由、民主为名,专门拆国民党的台。你们不是大张挞伐,拼命抵抗过一阵子吗?他算是一个文贼,仗美反华,余威尚在,我看你们还难安枕吧。

这一段证明毛从胡适回台,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台湾有可能在胡适的直接间接影响下,走上彻底亲美的路,虽然这种危险还微乎其微,因为毛了解蒋,了解蒋与美国人不是一路的。毛想到的语言策略是:大家都是中国人,胡适™就是个洋奴,打着自由民主旗号为美帝摇旗呐喊,你们攻击他做得好。

我觉得我的独得之见是,毛所谓“你们大张挞伐,拼命抵抗过一阵子”,指的就是蒋经国发出的特种指令99号和57年1月化名编写的《向毒素思想总攻击》,以及国民党御用文人从1956年10月的《自由中国》“祝寿号”风波之后对胡适的围剿——毛利用“大参考”对对岸的了解到了这种地步。

孙立人是蒋介石撤职软禁的,胡适是蒋经国编小册子攻击的,所谓再告台湾同胞书就是告大小蒋父子书,劝他们不要走亲美的道路。因为暴露战略意图太明显,又没有体现出所谓“台湾人民和蒋匪帮”的距离(请注意“要一下子置你们领导人于死地”这个表述),所以这篇文稿弃而不用。

为什么1959年底之后就不关心胡适的言行了?因为毛看明白了蒋与胡走不到一块儿,彻底亲美这条路被蒋自动放弃了。那么胡就没有关注的必要了。

这就是我要补充的一点野史见解。加两个《文稿》未收的证据,一是:

和新闻出版界人士的谈话(纪要) 1957.03.10
毛:在阶级未消灭之前,不管通讯社抑或报纸、新闻都有阶级性。说“新闻自由”是骗人的。完全客观的报道是没有的。美国的通讯社和报纸现在也报道一下新中国经济建设的情形,原因是它想作生意,所以故意做些姿态出来给人看,因为经济危机压迫着它。必要时,蒋介石也会做出些姿态来的,他也放和谈空气。因为美国压迫他,要用更加亲美的人如胡适等来代替他,他放出和谈空气,使美国不敢压他压得太厉害。现在美国学了我们过去那一套,过去我们联合民主党派孤立蒋介石,现在美国联合胡适等去孤立蒋介石,拆蒋介石的台,倒过来,却由我们去“保护”蒋介石了。蒋介石不垮比垮了好,垮了,胡适等更加亲美的分子上台,那更不好。蒋介石放和谈空气,是为了抵住美国的压力,我们不要揭露他和批评他。他放我们也放嘛。当然,蒋介石还是反共的,还是要骂我们的,他不骂就没有资本了。

二是:

毛在省市委书记会上的讲话(摘录)1959.02.02
不论中国外国,不能否定一切,凡是否定一切的人,其结果是否定了自己,毁灭了自己。对蒋介石可以否定一切,但是台湾是蒋介石当总统好?还是胡适好?还是陈诚好?还是蒋介石好。但是国际活动场合,有他我们就不去,至于当总统,还是他好。

最后,强烈推荐各位读一读蒋经国拟定的“特种命令99号:向毒素思想总攻击”九条:

一、有一种叫作“自由中国”的刊物,最近企图不良,别有用心,假借民主自由的招牌,发出反对主义、反对政府、反对本党的歪曲滥调图以达到颠倒是非、淆乱听闻,遂行其某种政治野心的不正当目的。
二、对于这种刊物所散播的毒素思想,我们站在三民主义的思想立场上,站在反共抗俄的革命立场上,站在维护国家民族的爱国立场上,我们要正视这一股毒素思想所隐藏的恶劣影响,要从思想战场上明确的确定它是我们思想上的敌人。
三、因为这种刊物的滥调,与过去在大陆上共匪民盟,所谓“民主”“自由”的滥调,在根本上并无不同,与吴逆国桢叛党叛国的各种滥调,在说法上更是如出一辙,我们不能容许共匪、民盟、吴国桢的思想死灰复燃,更不能容许俄共、匪帮的统战阴谋,在反共的基地上借尸还魂,幽灵再现,所以我们要提高警觉,动员力量,向毒素思想总攻击。
四、向毒素思想总攻击,要坚强革命阵营的思想防线,所以党要求同志们沉着!冷静!坚定!明辨是非,分清敌友,记取大陆惨痛失败的历史教训,对于“敌人的思想,思想的敌人”,誓不两立,在每一个官兵的信仰上、观念上、认识上、坚定五大信念,建筑起坚强的思想防线,抵御邪恶的、荒谬的、反动的滥调,决不能让它渗透到我们革命阵营里面来。
五、向毒素思想总攻击,要加强官兵同志的思想教育,所以党要求党内和军中的刊物,应即全面的针对毒素思想,加以驳斥批判,并多刊登富有教育性、建设性、战斗性、革命性的作品,以巩固我们的革命阵营。
六、向毒素思想总攻击,要动员思想战斗的强大力量,所以党要求各级组织有计划的策动思想正确,信仰坚定,有见解、有口才、有写作绘画能力的同志,口诛笔伐,一方面以读者投书或读者投稿的方式,直接投寄此一刊物,及各种报刊,义正辞严,予以反击。一方面有计划的作口头宣传,耳语运动,使此一刊物及其同路刊物,在人们的心理上,产生一种极恶劣的印象,由不相信他们的滥调,进而反对他们的滥调。
七、五、六两项,应有计划的同时并进,尽速的策动,大量的投书,但要特别注意,对外的一切言论,应避免暴露党员身份,而且要注意,我们不是以《自由中国》或其主编人为对象,而且以毒素思想为对象,所以我们暂时采取不攻击刊物或个人的原则,专一的集中力量攻击毒素思想。
八、本部正着手编写《向毒素思想总攻击》的小册子,日内即可印发,收到以后,应即发动全体同志研读,并展开讨论,同时《青年战士报》及《国魂》所刊登的言论,可代表党的言论,应即发动同志研读,并予尽量配合,相互呼应。
九、本件发区分部以上单位,各级组织可召开临时委员会商讨执行,各一级单位并应督导所属执行,区分部亦可召集所属小组长及小组宣传员宣读本指示,(必要时亦可召集所属小组同志参加)以便策动全体党员有计划的展开行动,任务执行完毕,即予焚毁,绝对不得遗失

一个藤上的两个瓜,味道差不多,理固宜然。

然后,再次强烈建议诸位读一读胡适1957年7月26日写给赵元任夫妇的一封信中的一段名言:

「 你大概还不知道,或者不很知道,这大半年来所谓“围剿”《自由中国》半月刊的事件,其中受“围剿”的一个人就是我。所以我当初决定要回去,实在是为此(至少这是我不能不回去的一个理由)。我的看法是,我有一个责任,可能留在国内比留在国外更重要。可能留在国内或者可以使人“take me more seriously”。我underscored the word “more”,因为那边有 一些人实在怕我说的话,实在 have taken me seriously,甚至于我在1952-53年说的话,他们至今还记在帐上,没有忘记。」

六十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是中国人”的美妙呼唤又在岛屿天光和黎明来到之际响彻。

还有什么好说的?

从毛泽东与胡适的论战说到“大参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