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豬爸爸

談科學講理性有態度,遊蕩在世界盡頭的知識分子,也懂點生活情趣。因為客觀所以無法中立。 Clubhouse: @papapignz

復活節紐西蘭南島精品游之一:一路向南

發布於
我们完美避过所有高速公路和主要干道,探索迷宫一般的乡间小道和海岸公路——这才是领略极致风景的秘诀。

距離Good Friday還有三天的時候,書友會的栗栗姐突然問我要不要與她家一起來次road trip。這麼好的搭順風車機會我當然不能錯過。不過也說來慚愧,來紐將近8年,遊覽過的城市也只有奧克蘭 (Auckland),基督城(Christchurch)和皇后鎮(Queenstown)。栗栗姐一家常年混跡於車友俱樂部,當然對行程安排和食宿都能安排得井井有條。僅用不到半天時間,就將旅店預定完畢。不過也真的好險,紐西蘭人出了名愛好戶外活動,加之海外旅行限制,景區酒店和airbnb幾乎都已爆滿,我們能定上僅存的幾個空房真是幸運。朋友小C一家也想與我們同去,但無奈已經沒有足夠合適的房間可訂只好放棄。

週五天公不作美,大清早從基督城出發時便開始陰雨連綿,加之是宗教性質的公眾假期,絕大多數商鋪都不營業,計劃要去的幾家當紅咖啡館也都歇業,但這點瑕疵完全不影響我的憧憬和期待。我们沿東部海岸線經過一些曾经只听说过的小鎮,如Ashburton,Temuka,Timaru。沿途風景讓我驚喜萬分真的好像一個剛進了城的鄉下小子,只不過這話應該反過來說,讓我一個成天蝸居在混凝土森林的城裡人真正見識了紐西蘭小鎮和荒野的獨一無二景致。

當然,這也多虧了栗栗姐的先生,一位狂熱硬核的賽車、古董車、公路旅行達人,帶我們完美避過所有高速公路和主要幹道,探索迷宮一般的鄉間小道和海岸公路——這才是領略極致風景的秘訣。無論是幾近世界末日般空無一人的城市街道,還是芳草連天牛羊遍地的天然牧場,抑或是人跡罕至的海岸公路,美景處處,怎麼都看不厭,既怕錯過了什麼,又更擔心我的手機存不下這麼多難以取捨的獨特風景。

作為停靠的第一站,Timaru,似乎就是整個詩篇欲揚先抑的起點。整個城市幾乎完全歇業,陰鬱的天空下空蕩的商業街,真的讓人懷疑下一秒就會在轉角處遇到一大波喪屍。蕭條的港口和工業園區更讓人確信我們正在一幕世界末日的影片中身臨其境。

空无一人的Timaru街头
无人的工业区让人后背发凉

  逃離Timaru後,雖然不時還有點風雨交加,但心情卻越加激動,我們即將到達本次旅行的第一個目的地:奧馬魯 (Oamaru),也就是觀看世界最小企鵝小藍企鵝(little blue penguin)的勝地。但由於只能在夜晚時分才能看到企鵝登陸回巢,我們就先前往海邊的棲息地來踩點以做準備。

距離奧馬魯市中心不遠的Friendly Bay除了看企鵝之外,還有另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景觀:被海鳥佔據的碼頭Sumpter Wharf。一眼看去整個碼頭的棧橋上全是擁擠成一團的各種海鳥,簡直是密集恐懼症患者的噩夢。

奥马鲁海边被鸟占领的栈桥

距離這裡不遠就是Bushy Beach Scenic Reserve,也就是黃眼企鵝的棲息地(Yellow eyed penguin colony)。大白天當然不會有企鵝出沒,不過幸運的我們居然可以隨意挑逗海灘上憨憨萌萌的海豹(其實是打擾人家睡覺和曬太陽)。天氣陰冷外加沒有外國遊客,簡直就是我們的專屬海灘。海豹們都在毫無警惕地睡大覺,面對我們的騷擾也無太多不滿。

挑逗海豹
呆萌的海豹寶寶
目之所及,你能找到幾只海豹呢?
警覺的海鳥

這可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和野生海豹接觸,以前也只是在海洋公園裡遠遠看過它們。偶遇海豹可以說是本地旅行的第一個小高潮。

臨近正午,先要解決午飯,況且我們已經完美錯過了計劃中的網紅咖啡館,飢腸轆轆正很不甘心呢。為了保證本次旅行的精品屬性,再次驅車30多分鐘到一個名為Hampden的小鎮,就為去一家備受好評的家庭餐館。

看似简单的家庭餐馆但精心打理的花园吸引着匆匆过客
平實的價格,美味的食物

在這麼陰冷的天氣里,我再想不到比一份海鮮濃湯(sea food chawder)更好的食物了,而且是在一個近海小鎮。想想那新鮮的魚獲和濃厚的奶油濃湯攪拌在一起,真是很讓人垂涎。海鮮十足的濃湯搭配剛出爐的蒜香麵包,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能溫暖一個旅行者的心呢。當然這家的各種烘焙食物,比如muffin之類也是很受好評。

開飯前先玩玩搞怪的餐具
誠意滿滿的奶油海鮮濃湯
搭配焦香的全麥麵包真是太滿足了

飽餐之後我們就要去酒店check in了。之前聽栗栗姐神秘惜惜地說預定的住所很特別。到底怎麼個特別法呢?能否取悅我挑剔的眼光呢?敬請期待下一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