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钟

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疫情中随想(2)

“我不喜欢”就要举报

227事件的当天晚上,我喜欢的一对cp文圈内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或许因为这对cp的两位都(曾经)任职央视,在粉丝心中便成了不可“不尊重”、“亵玩”的角色,自然对于同人产出也就更加严厉了起来。

偏偏那篇激起矛盾的文章把其中一方设定得有些“渣”,而且最终结局cp一死一“伤”,还在空难中带上了一方全家全部领便当。

众所周知,唯粉与cp粉天生水火不容(肖战粉丝举报Ao3的表面原因也正因为此),而看不惯那篇文章的cp粉便把文章转给了唯粉中的“大大(即在粉丝群体中有相当人气和号召力的人们)”——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或许不该说大战,而应该说一场“声讨”。

微博一轮接一轮对作者的谩骂——“去死吧”“nm骨灰扬了”“写文的不缺你一个,少在这把自己当个东西”,甚至我还看到了叫嚣举报和拿出“言论自由”法条的规定来教育作者“自由有边界”的。

且不说他们都不知道那个法条规定的意义更不知道到底怎么判定“侮辱罪”。我真的难以想象一群早上还为Ao3被墙而义愤填膺的年轻人,晚上就能理所当然地喊出“举报”。

真应了当年小品里的一句话“痘痘长在别人脸上你不难受”。只是这件事一点都不好笑。

我只是愤怒。

暂且不提类似Ao3中如果读者看到tag后就默认ta已经接受了文章中的内容——cp文在开头也有剧情或者人物设定预警,并且明申不喜勿入却还有人不管不顾点进去,毕竟太多人天生就喜欢看热闹撞南墙。如果我看到了一篇完全不对我胃口的cp文,我的解决办法有什么?点叉出去、点叉出去然后私下抱怨、在文下交流、私聊作者讨论……你看,明明有很多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为什么他们偏偏要选择那样不体面的一种?

更何况他们的选择已经不仅仅是不体面,简直是“坏规矩”——向绝对会厌恶cp文的唯粉告状,让他们去谩骂。

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两名小学生在打闹,一时认为自己吃亏的一方叫来了班主任“主持公道”。班主任对打闹——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其实再正常不过不是吗——从来都是深恶痛绝(这里我们不讨论班主任的想法是否有问题),那么ta的做法不言而喻。

虽然这次圈内争斗没有上升成肖战粉丝那样大的规模(冷圈人气自然也无法与他们相比),但这两件事的内核何其相似。似乎一产生矛盾,这些人都忘记了内部协商解决,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一个强权来压倒对方。

这不是“解决问题”,这仅仅是在“掩盖问题”,因为矛盾的双方根本没有理解过彼此。即使经过数次这样的争斗,大家还是不会真正明白“我能写什么”,而且到最后所有人都会发现自己的创作空间越来越小,自己提起笔却写不下一个字。

是成文法的出现打破了“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局面,而不是谩骂和搏杀。而法律需要的恰恰是共识和共同的意志,这都是需要建立在“理解”之上的。而“理解”,如上,他们似乎没有。

又想到了上次写的《有感情地朗读课文》,也是权威先于理解。如果从小到大都有人在耳边强调“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照做”,看来的确能培养出懂事听话的孩子,但副产品是,他们可能同样也是熟识这套方法的暴君。

法考老师说的这番话相当应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创作与自由

疫情中随想(1)

举报、饭圈之争与“看不见的手”:从肖战粉丝举报ao3事件讨论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