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

大陆学生

【被删存档】巨婴何以泛滥?——简谈中国社会低幼化现象

自去年8月开始,中国网络语言就开始一点点刷新我的认知。

从祖国反黑站、守护全世界最好的阿中,到把新冠病毒疫情的发生描述为“武汉这个小笨蛋吃多了”,再到全民给挖掘机天团打榜、喊着叉酱加油……

图片截自微博


《巨婴国》一书中的观点是,中国国民的心理年龄仅停留在0-6个月婴儿的阶段,这个阶段的两大显著特点是共生与全能自恋。


共生

婴儿时期,孩子会觉得自己与母亲是一体的,母亲的存在就是自己的存在。

中国向来以集体主义为傲,从古时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就能看出,我们的人民向来都对“外部势力”极其重视。

集体主义就是这样,总会把世界分为“我的”和“我之外的”两部分,这与婴儿时期的共生现象无异。

因此,领土神圣不可分割这一口号式的话语恰恰迎合了国人的典型心态,也就有了易于传播的特质。领土不可分割,因为国是“我的”,而与我对立的都是坏的,因为这是“我之外的”。

但用疯狂的“骂”来处理问题真的会越来越好吗?长期以往,骂异见甚至“饭圈女孩出征外网”,不仅没有使内外矛盾得到解决,甚至愈加激化。

因此,不同即是敌对这一心态要不得。尽力去理解更多真相、换位思考才能达到中华民族文化真正的繁荣。

我很同意季业在微博上发表的一句评论:回想低幼化的语言风行,也是跟官方刻意的迎合、鼓励、引导分不开的。塑造扁平的语言,和塑造不会复杂思考的灵魂,是互为因果的合谋。

这种扁平化极端化的语言更易引起民众的集体高潮,因而更易传播,从而使民众渐渐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谈回集体主义,与之相对的就是个人主义。欧美的个人主义在中国很多人眼里都是自私自利的代名词。他们认为:集体主义才是好的,牺牲自己、维护他人才是好的。

我们来聊一下前一阵子的香港医护界罢工。某些连罢工声明原文都没看过的人指责谩骂说:这些人不顾大局、自私自利。

但其实,这近九千名医护人员是认为政府防护不严,应全面封关,且应给医护人员请提供足够的防护措施。

摘自维基百科


个人主义是这样的,它的核心之一就是尊重。

反观疫情中的大陆。3月6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湖北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丁向阳指出,主要是今年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40%是在医院感染,60%是在社区(感染),均为湖北当地的医护人员,而且大都是非传染科的医生。

即使早期缺少数据的支持或是临床的研究,一线的医护人员对于病毒的传播应该也会有基本的认知。

与此同时,红十字会的物资分发能力等等方面纷纷受到了质疑,一线医护人员缺少防护物资,甚至各大医院都开始向社会求援。

有人说,中国总是被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而我想说,如果我们好好利用自己的权利、更勇敢地发声,也许那些日夜奋战医护人员就会更快拿到红十字会仓库里无人问津的防护用品、那些一心为患者的医生护士就不会因此而过世。以集体名义随意侵占个人利益,最后的结果只会更糟。

而这一过程中,不敢发声的我们,都是事情越来越糟的帮凶。


全能自恋

婴儿常常会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

全能自恋到了巨婴的世界里,就会转换成为极强的控制欲以及对权力、权威的迷恋。

一个对权力、权威迷恋的社会,会层层辐射。上至官僚主义盛行,下至家长老师永远是对的,无不体现了这个社会极强的控制欲。

官僚主义也体现在中国自古以来的熟人社会中。费孝通认为,中国传统社会有一张复杂庞大的关系网。

社会大现象常常在小家庭中就有显现。自古以来的孝道就体现着对父母(上级)的绝对服从,也反应出父母(上级)对于权威的迷恋。

中国很多父母以及老师经常要求孩子的绝对服从,所作所为无不体现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样界限不明的做法更加快了熟人社会甚至官僚主义的发展进程。

对于父母老师绝对服从,接下来就是对于层层上级的绝对服从,这样的社会是否丧失了活力?正如孙隆基所讲:中国式的社会是一个无力自我组织而必须由国家去组织之物。

至此,你可能想知道,这应如何改变。


答案可以是艾芬医生所说的: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答案可以是黄耀明所说的:你觉得应该拿出来讨论的,就应尝试一下,不要害怕太多。

答案可以是陈寅恪所说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答案也可以是最简单的五个字:成为你自己。


朋友们,我们一起长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