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nworth

Peace。

瞧,这些中国人

發布於
满纸荒谬,尽是些蝇营狗苟。

满纸荒谬,尽是些蝇营狗苟。

我当然要用最恶毒的语言来评判这些,你们也应当如此评判我,在地狱不空的誓言下,我们迎来了迷茫和蹉跎,学会了如何更好地杀人,我们在一切噪音中圆满,将肉体加在肉体之上,听那妖魔唱着花样,听那遥远的空想与现实的战栗,好让这一切之发生皆无所忤逆,成为点燃死亡蜡烛的纪念日。

瞧,他是个中国人,皮肤就与往常人不一样,像哭泣的神,四月的雨,我们在温婉的皮肤上摸索了历史和过往,那一定不是幻觉,浑身写满了杀戮,我们听,并一如既往沉默,加入到杀人的队伍里,我们婆娑,像记忆中的蝗虫,消失在食物里。

瞧,这些个中国人,并不可悲,它要用血和武力,战天,并且斗地,它像虚空之蛇,是轮回,是几千年的注脚,是蔑视中的蔑视。

是准备好了,该驱散那幽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