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nworth

Peace。

監視

發布於
修訂於

總有一個人在背后看著你,像“老大哥”,又像一群人甚至無數人、每個人。你成了自我監控的機器,自我閹割,甚至自我否認,靈魂么,是沒有的,一堆數據建立起的機器,本身就是對文明的否認。你的選擇決定你自己,文明的選擇卻似乎取決于“少數人”,甚至金字塔頂的那個“祂”。文明的方向,自然也是可選擇的,不過我們“平凡人”貌似是挪不動那可恥的“豐碑”的,數據的自我進化,讓我們分崩離析,分外脆弱,可強權總是沉默的,因為我們突然在某一刻覺醒了,以為要反抗,卻不過是掉進了早就挖好的陷阱,請君入甕。知識和暴力都可以成為強權,無知不見得是弱者,可弱者總是被貼上合適的標簽,“名不正,言不順”,名正也,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屠戮。是一個有些可悲的預言,是我們明眼看著,是我們身體里和外面都長著“監視”的機器或肉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