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散茶包

主要以文學創作或書籍感想為主,偶而則是會探討社會時事、虛擬貨幣與區塊鏈,以及動漫相關的研究。Matters這邊將集中發布推薦的書籍與個人感想還有生活日記。 FB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azyTeaTime/

機械失樂園:富裕的洞窟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3308188/

一百年前的人類,對於科技充滿著想像,並且在各項領域以打破摩爾定律的精神努力地發展。當時的人類認為,物聯網遲早可以讓一切邁向自動化;區塊鏈技術可以讓電子貨幣成為主流;雲端技術與大數據演算法,可以成為決策的主流參考依據;虛擬實境、擴張實境、混合實境,能夠應用任何領域,以及機器人終將取代人類所有的工作。那麼人類對這一切的期望實現了嗎?答案是實現了。2100年的現在一切都變為現實,至少教科書上面是這麼的描述。

地點:教室

張老師:「多虧上一代的努力,各位同學才可以像現在這樣過得無憂無慮。你們不需要為未來的工作煩惱,因為世上的機器人將打理好一切。你們不需要為金錢煩惱,因為這個國家每月都會以電子貨幣的形式提供基礎收入。你們也不需要害怕挨餓或無處可居,因為國家在你們出生前就替你們打理好。」在同學們面前稱作張老師的人型機器人,一邊閃著連線至網路讀取信息的信號燈,一邊訴說著。

由於課程的內容實在是太枯燥乏味,我舉起了手。此時、因為空間內有物體出現大幅度的變化,張老師的視線鏡頭精確地鎖定我所在的方向,並且迅速的讀取我的個人資訊。

張老師:「代號A111同學,請問你有什麼問題嗎?」

A111(我):「為什麼我們不像張老師有姓名?」當我如此提問的時候,周遭的同學們不是投以異樣的眼光就是偷笑或竊竊私語。

張老師:「代號A111,這就是你的姓名。理論上,能夠在這間教室的同學們,在學習語言文字的時候,就早已能夠認知到自己的姓名。難道是終端系統判定錯誤?不可能。」

A111(我):「下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沒辦法出國?」

張老師:「這個世界僅剩這個國家,奧米加。由於人類之間為了爭奪自然資源的戰爭,外頭如今是一片虛無。A111還有什麼問題嗎?距離下課時間僅剩32.22秒,老師即將進入休眠模式。」

A111(我):「沒有其他問題了。」

對周遭的同學們來說,張老師回答的兩個問題已經是奧米加人民的常識。換言之,提出這兩項問題的我,肯定已經被同儕們認為是怪胎,並且浪費了他們的受教時間。這即是現在所處的社會。沒有人會否定代號是姓名,同時也沒有人曾經出過國。更精確地說,哪怕有人出國,那個人也從來沒有回過國。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267569/

地點:校外回家的途中

下課後,身為邊緣人的我,沒有所謂的朋友。換句話說,可以在沒有人情壓力的情況下,事先的離開教室。或許有人覺得沒朋友很可憐,但是單獨回家有單獨回家的樂趣,可以不受限制的決定校園到家裡之間的所有時間安排。猶如以往,我走向一家攤販,招牌寫著劉師傅熱狗專賣店。

A111(我):「來一份起士辣味熱狗和大杯可樂。」

劉師傅:「總計30奧米加幣,請A111確認金額,確認後將從電子錢包扣款。」

A111(我):「確認無誤。」由於奧米加國的機器人,都能直接的識別具有代號的人類。不需要出示任何證件或行動裝置,金額就會直接從儲存個資的伺服器中扣除。

劉師傅:「這是A111所點的餐。提醒您,您的帳戶還剩500奧米加幣,距離下個月初尚有三個星期,請妥善的理財以避免國家浪費過多的資源。」

A111(我):「了解。」拿到餐點後,我迅速地離開現場。因為帳戶提醒機制,實在有夠丟臉。儘管奧米加國可以免費吃住,但是過度的額外消費達到警示時,就會像這樣公開私人財產狀況。

總之、像平常一樣,打算在接下來回家路徑的2公里邊走邊把手邊的餐點享用完時,卻讓我目睹到一個讓我未來無法平凡下去的一幕。我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本來應該在教室處於休眠狀態的張老師,居然手持著電棒正準備攻擊一位少女。

謎之少女:「可惡,還是被發現了嗎?為了多數人的未來,我需要揭發這個世界的真相。」

張老師:「座標314.142.159有不明身分的人類,請周邊成員前來支援。」

此時、少女跟我的眼神交會。如果按照一般漫畫劇情的橋段,她為了避免連累無辜會要我快逃。她確實要我快逃,而且是字面上的快逃。

謎之少女:「喂!破銅爛鐵。我的同伴就在那,還不計算一下效益。先抓我還是先抓他會比較有利?」

張老師:「現在抓不明人類的機率是100%,但是放跑A111對奧米加國的潛在風險更大,不能讓任何國人知道有不明人類的存在。」

很好,這位少女為了自己,居然害我變成共犯。因為機器人的判斷完全是按照自然經驗與數據統計做分析判斷,意識流或者當事者的內心戲是完全不列入考慮範圍。更何況,依照張老師分析出來的結果,光是被這個國家知道我目睹不明人類這件事,本身就是犯罪了。

A111(我):「看來未來還想活,只能想辦法救妳。」我將人生中可以享用的最後一份熱狗跟可樂,朝張老師的視線鏡頭扔去。謎之少女,則是搶下來了電擊棒並且物理性的破壞了眼前的人型機器人。

謎之少女:「相信我就別動。」對方從裙子的口袋中拿出了一把陶瓷小刀,並且突然地朝我的肩膀劃過去。

A111(我):「這是在幹什麼!」害我變成共犯就算了,居然還加害於無辜的我。

謎之少女:「剛才破壞了你身上的裝置,現在你也是不明人類了。」

A111(我):「機器人可是能直接憑長相識別人類,哪有可能這麼輕易破解。」

謎之少女:「這個國家有多少人?機器人透過大數據分析,進行人臉識別只是輔助確認,卻沒辦法保證判斷不會有誤。真正識別的方式是感應人類肩膀上的晶片,只有這個晶片對你們每個人是獨一無二。」

A111(我):「為什麼妳會知道這些?」

謎之少女:「晚點告訴你。此地不宜久留。跟我走!」跟她的發令,我的生活也隨著邁向複雜的巷弄,偏離了大部分代號人類的日常。那麼我接下來的日子將走向異常嗎?不、或許過去的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異常。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604672/

地點:奧米加國的某處

跑了好一段路後,周邊的景色對我來講已經是完全的陌生。或許家裡到校園的這個距離就是我的舒適圈,離開了這個舒適圈,哪怕是待在奧米加國依舊有出國的感覺。就在我這麼想時,謎之少女突然搭起話來。

謎之少女:「我的名字單一字,忍。過去代號X001。順帶一提,名字是我替自己取的。」

A111(我):「我的代號是A111,為何還要另外取名呢?」

忍:「沒了奧米加國的身分,到了外頭稱自己X001怎麼行?」

A111(我):「奧米加國之外嗎?外頭不是一片虛無?」

忍:「不這麼教育國民,機器人又要如何掌握這個國家?當人民視既有的背景知識為理所當然時,久而久之就不會有人去質疑真理。」

A111(我):「話可不能這麼說,過去人們不也覺得地球是平的?還有世界是繞著地球在轉動?」

忍:「確實是如此,但是在他們的年代,不這麼想的都被認為是異端。換句話說,當時的科學家也是被認為是異端份子。」

A111(我):「那麼外頭是什麼樣的世界呢?」

忍:「比起由我來說,不如讓你眼見為憑。除了我之外,還有許多人看過外頭的世界,但是只有我成功地潛回奧米加國。」

A111(我):「事不宜遲,那麼我們要怎麼離開這個國家?」

當我提問後,忍順手的將腳邊的水溝蓋給撬開,並且示意要我下去。下去後,眼前看到的畫面令人感到意外,居然是一個空間巨大的地下隧道。

地點:地下隧道

順著隧道走好一段路後,我們抵達了某處的排風口。排風口透進的陽光,仿佛催促著我趕緊投入它的懷抱。但此時的忍,卻說出了截然跟我預期相反的話。

忍:「有心理準備了嗎?等等出了這個排風口,你將會目睹這個世間的醜陋。」

A111(我):「外面的世界醜陋?那你為何要害我離開奧米加國?」

忍:「我說得不夠精確。無論你有沒有心理準備,在沒辦法回到奧米加國的情況下,請你務必認識外頭的世界。」

A111(我):「哈哈、這還真是自私呢。」

忍:「嚴肅點!接下來,我將用勇來稱呼你。可別自稱什麼A111,否則會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勇(我):「了解,那麼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忍:「接下來,我們要去的是富人們的宴會大樓。」

勇(我):「嗯?富人?誰這麼厲害,居然能靠奧米加幣致富。」

忍:「確實是靠奧米加幣致富,但是跟你想的可能完全不一樣。」

忍一邊強忍著不知道是憤怒還是悲傷的表情。考慮到等等就要到似乎是敵人的大本營,過程中我也試著緩和忍的情緒,避免之後露出不必要的馬腳。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153723/

地點:富人們的宴會大樓

抵達宴會大樓時,門口有兩位穿著西裝的男子駐足。原本我以為可能需要躲過他們才能進入,結果忍上前聊了幾句後就讓我們進去了。抵達宴會的會場時,可以聽到人們演奏的音樂聲、各個穿著華麗且氣場跟我截然不同的人士,以及在奧米加國絕對看不到的各式美食。我模仿著忍,假裝享用餐飲偷聽周遭富人的聊天話題。

富人A:「過去的人真可笑,居然以為機器人能夠迅速取代他們的工作。」

富人B:「可不是嗎?不僅自願壓低自己的工資,還讓我們持續利用到機器人可以取代他們為止。」

富人A:「哈哈,透過壓榨他們的剩餘價值,真是節省了不少機器人研發的費用呢!我們怎麼可能在機器人無法量產的時候,高價進貨呢?攤提一年的費用,我都可以請上千名員工了。」

富人C:「可不是嗎?人們越是相信機器人可以取代他們的工作,這股信念將會成為現實。不是機器人注定取代勞工,而是勞工在替我們工作的過程中,讓他們自己被取代。」

富人A、B、C:「感謝過去的勞工們,讓我們在這一代就能享受到榮華富貴!」

聽了他們話後,我覺得這跟我在教科書所知道的資訊有所矛盾。因此、我靠近到忍的身旁,偷偷的咬耳朵。

勇(我):「聽不太懂,機器人取代人類的工作不好嗎?奧米加國全權由機器人管理,我們可是豐衣足食呢。」

忍:「這要看你如何定義工作,以及讓機器人眷養真如你所想的美好?」

就在我想問忍機器眷養是怎麼一回事時,突然聽到其中一個富人怒氣沖沖地大叫。他呼喚誰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稱呼對象的方式,不經讓我起了雞皮疙瘩。

富人A:「喂、B125,餐點還沒好嗎!」

B125:「快好了,馬上就送上來。」

富人A:「真是的,人做事就是比不上機器人。」

富人B:「話可不能這麼說,正因為機器人做不出精緻的料理,我們才培養出這麼多有潛力又成本低廉的廚師。」

富人C:「呵呵,創一個奧米加國養育他們,並將可以滿足我們需求的國民帶出境。往後,他們將成為我們永遠免費享有最新科技與生活品味的奴隸!」

我沒見識過什麼是地獄,但是眼前的對話如果不說是惡魔的呢喃,而是上帝神諭的話,那麼這個神也對其他人太不公平了。

地點:地下隧道

回到地下隧道後,忍跟我開始了一連串的討論。

忍:「勇,這下你懂了嗎?奧米加國裡頭的人民,他們沒有所謂的名字,有的只是產品的代號。接受良好的教育,發展自己的長才,最後就是淪為富人們滿足自身需求的工具。」

勇(我):「為什麼他們要做出這種事?」

忍:「一個人的能力有限,但是人的慾望是無限。如何得到各領域所帶來的方便、效率與慾望?當然就是想辦法讓別人替你做,並且越快越好。」

勇(我):「離開了奧米加國,我們也不可能成為富人。現在該怎麼辦?」

忍:「你可以回國自首,然後不愁吃穿的被終生監禁。」

勇(我):「被限制在一個小空間內,就算能不愁吃穿也很糟吧?」

忍:「是嗎?過去當奧米加國的國民,充其量也是在一個比較大的空間。知道真相的你,難道會覺得是自由嗎?」

勇(我):「雖然活著的目的是被利用、個資也被一覽無遺,並且生活在無知的世界裡。不過,理論上,至少有相對的自由,並且能享受到科技帶來的成果。」

忍:「那麼你後悔知道真相嗎?」

勇(我):「既然都已經知道了,那也沒有後悔與否的問題。只是心中不經的有一個感慨。」

忍:「什麼樣的感慨?」

勇(我):「我們試著從科技尋找人類的可能性,結果科技卻反過來限制我們的可能性。說實在的,100年後的今天卻是這樣的結局,真是格外諷刺。」

忍:「還是有機會扭轉現在的局面,你也可以選擇跟我做同樣的事。越多的人知道真相,那麼就越有機會推翻現在的國家。」

勇(我):「你聽過柏拉圖的洞穴寓言嗎?」

忍:「當然有,形容的就是我們啊!走出洞穴看見太陽的人。」

勇(我):「你知道看見太陽的人,只剩下三種選擇的結局嗎?」

忍:「哪三種?」

勇(我):「被洞穴的人打死,因為大部分的人不相信你。與其當發現真理的異類,不如回去過洞穴的生活。試著獨自生活在太陽底下的世界。」

忍:「總之、我尊重你的選擇,畢竟是我害你變成現在這樣。不過,哪怕我在洞穴被打死,我也要盡可能的拉其他人來發現真相。」

原本的機器人樂園在得知真相後成了失樂園,我該怎麼選擇呢?終身的監禁在奧米加國的小空間內、跟忍一起挑戰推翻現有的國家,還是試著冒險融入富人的世界當中?當科技發展到這樣的程度時,讓我知道真相是殘酷的。因為知道而有了選擇的自由,真的比無知而沒有選擇好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