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8 articlesIn total 2048 words

《首都之夜》

淌著寫詩

搭著三三兩兩自願地 找一圈乾冷的微光雅座 輕微一層惱擾音場 不過份的菸草燒味 一些披掛高檔物件的遊魂 堆疊然後進入完美 循序剝開每一棟外殼 只消一點裂縫 輪番議價嘲笑賞玩比對 他人的荒唐是最優質的麻醉 這夜還漫長 還要一起製造新的荒唐 直到明白這個世界都在直線上走動 還在規則裡面 就可以魚貫安心躺回生活 繼續 瘋狂

愛的短句/ 《愛是》#10

淌著寫詩

腦殼下的皺褶停止警鈴大響 隨心漫漫踩沙踏浪

《初家》

淌著寫詩

曾經啊 每到飯點窩在電視前吹涼 搭著叔伯姨別家孩子們的八卦 閒時屈著腳任意跨 攤著懶惰提著腳讓別人持這個家 裡裡外外托著你叮叮咚咚的長 有一天啊 你隨了個人 沾上了他的姓 吃飯過夜前得提著電話預訂 這裡替你打出一個客間 你開始聞到一種客氣 沒有變的只有你 但你的過去身影 如今留在客廳展示的相片裡

愛的短句/ 《愛是》#9

淌著寫詩

抬頭望 收不了你的穗 低頭尋 見不著你的月

委託詩/ 《願》

淌著寫詩

屈於沃土向天上 菸蒂祝念代一炷香 陳風吹去南方過往 一路逃離酸臭之花 天命寶藏看似注定 亦囚禁拴緊難飛難翔 毋求他人見我明亮 這一生但願順流停筏 願愛願恨願醒願睡還願清恬 縱我嘗透明媚風光

《讚美記事》

淌著寫詩

嘿 你中分了/ 有人說過你長得很像女同志嗎/ 後面看起來大腿胖得黏在一起/ 她比較正/ 曬黑的很不均勻/ 你怎麼睡不飽的樣子/ 法令紋越來越深/ 你家好擠/ 你的背好駝/ 你不是表演者的身體/ 他並不愛你啊/ 你的臉並不模特兒/ 你太愛聽獨立音樂/ 你看起來好閒/ 你看起來好忙/

《長不長》

淌著寫詩

指頭上的年輪 在我的手上倒著生長 閒來無事任著茂密叢生 非常時刻不由得拿起來盯一輪 一顆一顆同生各式造型 一排社區的鄰居 庭院前的違章建築 礙眼 料理日 剪 大勢已去 剪 突然領悟 剪 減肥成功 剪 去霉氣 剪 離開你 剪 被指責 剪 生悶氣 剪 「會長出來的」 「又不是死了」 -

愛的短句/ 《愛是》#8

淌著寫詩

盯著你在餐桌上一口吞下 我精密計算配置一個下午的化學實驗

《傷心盆地》

淌著寫詩

駝著軀體玩弄雲霧 「也曾經是年輕人啊,年輕人」 你說,妒忌沒什有過去的青春 永不停止掘地修整的盆地 屈指可數行走路上還能笑 人們花大把錢學怎麼找自己 熟成過去一杯一杯的琴湯尼 兌現如今一勺一勺的甘草糖漿 隔著對街的上帝 我撥珠抄經 他朝拜天地 「這些都是...

愛的短句/ 《愛是》#7

淌著寫詩

豔陽仍為凋落的你行光合作用 每分每秒 永不止息

委託詩/ 《最後一瓢》

淌著寫詩

寫給妹妹你在黃昏煮著感傷 細細叨念被錯置的未來 敞洋在湖心 非歌非泣的訴說 朝月黯日的理想 而你可曾聽到6月初來的瓜熟蒂落 愈漸肥厚的真心 爾後不欲散開的炎涼 燈芯聚攏著了火 終將被捻開 我的心哪 搖啊搖 知道又不願知道 在喝下你最後送我的一瓢

愛的短句/ 《愛是》#6

淌著寫詩

熟果一地 寡成一氣

《我的背叛留給自己喝下》

淌著寫詩

非議徐徐遊來 不管我的煩惱能不能承受 理性躲到一旁 慘遭自己背叛 從沒想過 未來不如以往 籬上繁花仍舊待放 處處為難 夜夜混沌 寂寥釋放 自由了折枝 習作了批曬 堅持了打褶 愛戀了磨碎 覺醒了粹釀 喝了一口 千言萬語 留給我自己吞下

愛的短句/ 《愛是》#5

淌著寫詩

卑南的海風 山脈的清嵐 草原的晨露 柔軟的梳子 午後的睡眠 第一口菸圈

《秀秀》

淌著寫詩

心上淋的湯 涼了 胃裡裝的麻 糊了 胸口塞的花 雜了 甜膩綿密的情歌 掛了點散淡濃汁 不苦不愁了 秀秀你 秀秀啊,秀秀

愛的短句/ 《愛是》#4

淌著寫詩

心裡有一塊乾了又濕又乾了又濕又乾又濕

《下午三點 變胖》

淌著寫詩

下午三點 還沒想好要怎麼開口 穿襪 量體重 拖著下彎的軀體 你就這麼走來 水鹿的步伐 沒打算怎麼前往 可我也不情願獨自地 就和你在女人的遊戲裡 意識瞻前顧後 像是害怕極了明日輪迴 人們依序盛放 我們逆向他們的肚腸 軀殼前往下一世 渾沌寂寥 接著 脫襪 量體重 笑著自己好像變胖

獻給花蓮 / 《洄瀾七日》

淌著寫詩

獻給 - 溫柔承載我獨自穿梭踩踏遊歷,保守我放肆娛樂又安全回到原點的花蓮路上遇見寂寞 能不能置之不回話 雲雨飄過 路中央的山雨落下 汗濕衣襟 一天不洗就要發臭啦 山上惡犬 繞不過和牠們吼叫對罵 晨間起床 要騎車還是去冥想 天天曬傷 被原住民笑是黑姑娘 無人山谷 閉上眼...

愛的短句/ 《愛是》#3

淌著寫詩

即使嗑破了 跌跤了 傷痛了 心碎了 仍要前進的夢

委託詩/ 《家花》

淌著寫詩

朋友委託寫給一位有男性氣質的女孩被黑暗吞噬的黑暗 能不能有資格光亮 即使距離了幾光年 我仍能與妳共享那 萬有引力上的綻放 一輩子到底能多長 乘坐光速能否趕上 如果加速是一道弧線 我永遠是妳的彼岸花

委託詩/ 畢業快樂

淌著寫詩

這首詩是委託獻給公司畢業的同事, 姓名偷偷藏疊在詩裡你是夏日林蔭裡黃澄澄的一道暖陽 自南國北往 艱苦與樂不分你我全數吞下 聰敏於你盈廷滿堂 請你翩翩的前行 如我們的相逢般 在六月夏至的海浪

愛的短句/ 《愛是》

淌著寫詩

蛋糕上一釐米的糖霜 還沒抿到就融化的棉花糖

委託詩/《妳是我一簇溫柔的願望》

淌著寫詩

朋友委託寫給6/25一歲生日的小女兒 你的小臉豔陽高張 你的大眼黑潤水漾 你的手捉住就不輕易放 柔嫩的身軀綻開所有的盼望 午後庭裡的石階暖洋洋 你用小小蹦跳的細碎步伐 將我推向霓色燦燦的希望 就像這不完美的世界上 仍有著一簇溫柔的願望

愛的短句/ 《愛是》

淌著寫詩

脫帽的島嶼 蓋上下了太陽雨後的幻覺

愛的短句/ 《愛是》

淌著寫詩

小心翼翼為你端一杯茶 共度一壺的發呆乘涼

《無欲無求的軀殼》

淌著寫詩

我能或所不能想到 這座軀殼裡裡外外 進入形色為大世界 血、靈、身、念欲 每一個被貼上商標 供他人存活所需要 無一倖免全數陳列 你永遠無法去擾動 發自內心快樂的人 沒有人能夠去傷害 已無欲也無求的魂

《我的風和日麗》

淌著寫詩

粉色襯衫短裙是盔甲 踏進每天的驚滔駭浪 廁間鏡子中柔軟身影 暫時卸下收進抽屜裡 感性理性天性都戰鬥 眼耳鼻舌全部立正稍息 直到有一天 天空降下傾盆雨滴 輕輕溶化臉上粉妝 落在滿是鮮血雙臂 所有細胞疲累無力 丟掉對工作梭哈的賞味期 換上期望彈跳的爵士舞鞋 拎起五顏六色絢麗化妝箱 決定要回我的風和日麗

《風箏》

淌著寫詩

跨越現在之後的那條線 往哪裡延伸 身體就任命地延長 被撐開往他們說的那個美麗夢境 謠傳而認定的指南 那裡的那裡 這裡到那裡 踏出後卻迎來逆風 搖搖晃晃 無以名狀 我是一片美麗的風箏 只是需要練習降落 前往絢爛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