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動透視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站: 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 @LabourActionChina

職工復工情況調查報告(二):私企或將成為保就業促發展的“第一大戶”

Published at

*本文轉載自廣東的一家勞工機構,部分字詞經本網站編輯修改。該報告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其同意,請勿轉載。

在上一份《職工復工情況調查報告》(以下稱“報告一”)中,我們瞭解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約78%的職工存在延期復工現象,而在此期間正常領取工資的不到三成。繼第一次調查後,隨著國內疫情逐漸緩解,各行各業陸續復工,為進一步瞭解職工復工後的情況,本機構再次通過網路調查問卷的形式於2020年4月17日至4月27日進行了第二次職工復工情況調查。

此次調查對象為“目前正在工作”,或“雖暫未復工,但仍然與用人單位存在工作關係的”職工朋友,調查共計回收有效問卷 331 份,由於網路問卷以微信推送形式到達受訪者,受訪者的地域範圍、甚至行業類型均受到一定限制,受訪者所在單位以廣東為主,約占48.6%,其中,僅佛山就高達34.4%。

再次重申,受問卷內容、調查形式等因素限制,本系列的各項調查必然無法全面、準確反映現實狀況,僅僅提供疫情期間職工復工情況的一個側面供大家參考。

本次調查報告延續報告(一)形式。以下是調查報告:

第一部分 受訪者基本資訊

結合上圖,受訪者基礎資訊簡析:

第一,與報告一相似,受訪者中以青壯年、廣東地區、普通勞動者居多。

本次調查以 26-45 周歲青壯年受訪者居多,約占 63%,26-55周歲受訪者比例則高達73%。如報告一所述,青壯年勞動者往往是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該調查結果可從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疫情期間眾多家庭可能存在之經濟壓力。

同時,大約79%的受訪者所在單位位於廣東省境內,且以普通勞動者為主,單位負責人與專業技術人員比例僅占17%。

第二,受訪者行業類型分佈廣泛,除了製造業(30%),社會工作/社會福利類行業占比較大,約為18.13%,該現象可能受到問卷髮布方屬於社會工作機構影響。

第三,私企作為勞動力市場一個重要的用工主體形式,受訪者占比56.8%,遠遠超出其他各性質類型單位。

第二部分 報告正文

2020年2月6日,廣東省發佈《關於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援企業復工複產的若干政策措施》,從政策層面推動企業複產復工,根據《羊城晚報》2月26日名為《聽!南粵大地處處機器響起來》的報導顯示,截至2020年2月21日,廣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近4.2萬家,復工率已達82.2%。廣州、陽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率超過90%,肇慶、珠海、深圳、韶關、中山、潮州已經超過了80%。

由此推知,至4月17日本次調研啟動之時,廣東乃至全國大部分地區的復工潮已漸漸褪去,此次調查則將重點放在瞭解復工後職工工作情況。

一、入職時間與工齡分佈

1.八成以上受訪者為疫情前入職的“老員工”。

因針對職工入職時間及工齡分佈情況的調查,難以獲得其他資料相參考,例如往年與本年度“節後用人單位的招聘計畫”、不同年份的“職工失業率”及“勞動力市場需求率”等等,對於該部分資料僅作事實描述。詳見圖1。

由上圖表可以得知:約81%的受訪者入職時間早於2020年1月23日,即疫情前,而疫情後新入職比例約為19%。

2.復工潮及其後入職者(以下稱“新員工”)比例約為10%,其離開上一份工作的原因或與疫情關係不大。

根據相關政策規定,2020年2月9日為延期復工結束的時間節點,也就是說該日期為大多數地區(含廣東)復工潮的開始時間。經同時篩選入職時間為“2020年2月9日至2月29日”、“2020年3月1日後”,以及工齡為“不足3個月”三個條件,我們得出在總樣本量331人(也是該兩項題目有效作答人數)中,只有34人符合篩選條件,占比約10%。

而該批受訪者“離開上一份工作的原因”分佈如下:

單從此次調查結果可見,從復工潮開始截至調研結束止,新入職受訪者離開上一份工作的原因應與疫情關係不大;但我們也絕不能以此否定疫情將可能對接下來的勞動力市場產生的影響。

3.私企或為提供新崗位的“第一大戶”。

僅從上圖我們看到“外企&中外合資企業”與“私企”於2020年2月9日起至調查結束,分別提供了約21.4%和20.6%的工作崗位給“新員工”,貌似資料相差無幾。然而結合我們在第一部分“樣本基本資訊”中“樣本所在單位性質分佈”資料可知,私企比例在所有受訪者中高達56.8%,而外企與中外合資企業相加也僅8.46%,且不論此次世界性疫情對外企和合資企業的影響,亦可初步感受到私企對於勞動力市場的強大影響力。

二、職工勞動權益狀況

1.勞動合同與社保:在所有表示與所屬單位存在“勞動關係”的受訪者中,勞動合同簽訂率約為85%、社保購買率72%;但“新員工”社保購買率僅為50%。

在問及“您與單位屬於什麼關係”時,68%表示屬於勞動關係。我們接下來針對該部分受訪者(即:認為與單位存在“勞動關係”的受訪者)的“勞動合同簽訂情況”和“社保購買情況”進行分析,得出其勞動合同簽訂率約為85%,而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各持一份勞動合同的比例則只有59%;同時,符合《勞動合同法》為勞動者購買五險的占比72%。

通過繼續對“勞動關係”下(224人),同時符合“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各持一勞動合同”和“購買五險”兩個條件的受訪者進行篩選,比例降為54.9%,即受訪者所在單位完全符合《勞動合同法》對勞動合同簽訂形式與社保購買要求的比例為54.9%。

而在針對“新員工”(即截至調查結束,入職時間為“2020年2月9日及以後”,工齡“不足3個月”者)中與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係”的受訪者(70.5%),進行以上分析後得出:勞動合同簽訂率為79.2%,而社保購買率僅50%。

2.與疫情相關的職工健康與勞動保障

第一,87%的受訪者工作時需佩戴防疫物品,其中,75%由單位免費發放。

在所有受訪者中,約有87%表示工作時需要佩戴防疫物品,其中,只有大約75%由單位免費發放,約21%則完全由自己購買。

第二,逾六成受訪者擔心因工作感染新冠肺炎。

調查得知,超過62%的受訪者擔心因工作感染新冠肺炎,其中25.68%表示非常擔心。詳見圖9。

第三,86%受訪者認為工作期間感染新冠肺炎應認定為工傷。

根據2020年1月23日人社部、財政部、衛健委三部委聯合發佈的《關於因履行工作職責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醫護及相關工作人員有關保障問題的通知》,確定感染新冠肺炎屬於工傷的適用物件範圍為:從事新冠肺炎預防與救治工作,並在履行職責過程中感染或因因感染死亡的。

儘管如此,調查結果仍然顯示超過86%的受訪者認為工作期間感染新冠肺炎應屬工傷,可能性原因不外乎以下兩點:其一是政策普及度不夠,不為廣大職工所知;認定工傷更符合眾多職工意願。

3.工資工時等勞動權益

第一,已恢復上班者工時工資情況:

  • 約28%周工作天數要麼多、要麼少:22%無休息日、6%每週工作4天以下;
  • 約41%存在正常工作日加班,其中,7%每日工作時數在12小時以上;
  • 近46%月收入在3001-5000元之間:71%月收入不超過5000元,25%不超過3000元。

在經過對“您是何時開始上班(復工)的”題目下選擇已經恢復上班的受訪者進行篩選後(共計282人),又分別對該部分受訪者的周工作天數、每日工作時數和工資水準進行統計分析,得出如下結論:

已上班受訪者每週工作天數不超過4天的占比6%,同時,每週工作7天(即無休息日)的占比22%;每日工作9-11小時者占比34%、而日工作時長超過12小時的占7%。見圖11、圖12。

而結合圖13來看該部分受訪者的工資水準,主要集中在3001-5000元,約占46%;收入在3000元以下的則占比25%。

第二,尚未復工及停工待業人員工資狀況:近六成月收入低於3000元。

我們亦通過對“您是何時開始上班(復工)的”題目下選擇“企業尚未開工”和“停工待崗”的受訪者(共計49人)的收入狀況進行了統計,資料顯示,該部分受訪者月收入水準在3000元以下的高達57%,僅無收入者占比就有26.5%之多。

第三,疫情前後相關勞動條件及狀況比較

  • 工作時間:18%受訪者工作時間增加、33%工作時間減少;
  • 工資水準:12%受訪者工資水準增加、34%工資水準減少;
  • 工作量:32%受訪者工作量增加、27%工作量減少;
  • 單位員工人數:20%受訪者所在單位員工人數增加、37%減少。

針對“2020年1月23日前入職”的受訪者,問卷從“工作時間”、“工資水準”、“工作量”、“單位員工人數”疫情前後的變化進行了瞭解,調查顯示,受疫情影響,受訪者在以上四個方面均有不同程度變化,且變化率均接近50%,詳見圖15:

特殊勞動權益:職工隔離期間與湖北籍職工勞動權益狀況

第一,職工隔離期間勞動權益狀況:逾8%受訪者曾被隔離,隔離期間權益難保障。

  • 41%受訪者自己承擔隔離費用;
  • 近三成受訪者隔離期間不發放工資;
  • 外企與中外合資企業100%承擔職工隔離費用;政府機關100%全額發放職工隔離期間工資;私企的職工在隔離期間勞動權益狀況最多樣。

結合圖16至19可知,受訪者隔離形式以居家隔離為主,約占比78%(含宿舍隔離);同時,超過88%受訪者隔離時間為15天及以下;但41%的受訪者表示需要自己承擔隔離費用,且僅22%隔離期間全額發放工資,而近30%則不發放工資。

關於職工隔離期間的權益狀況,我們亦將“政府機關”(注:調查顯示,該部分受訪者與單位關係仍以勞動關係、勞務關係為主)、“外企&中外合資企業”、“私企”的資料分別做了提取,其中,“外企與中外合資企業”隔離費用的承擔率為100%;“政府機關”則在隔離期間工資發放方面表現最為突出,100%全額發放工資;“私企”則展現了更加多樣化的工資發放形式,應與其企業形式多元、規範性程度參差不齊等特徵有關。詳情見圖20。

第二,湖北職工勞動權益狀況:面臨較大被區別對待的風險。

在問及“您的單位對湖北地區返崗員工採取過以下措施嗎”時,我們先篩選了在前置題目“您的單位有人從湖北武漢、湖北其他地區返回上班嗎”中持肯定回答的受訪者,得到100份有效回復,其中,74%表示湖北職工會被“要求隔離”、11%被“要求與其他地區員工分開辦公”、6%被“降低工資水準”、2%被“解除勞動關係”,另有6%“不允許其返工”。而表示會“足額發放其返工前工資”的僅約計10%。詳見圖21。

5.未經民主協商程式侵犯的勞動權益:約37%受訪者表示存在相關情形。

從圖22可知,大約63%的受訪者表示其所在單位不存在該題目下“未經民主協商程式被侵犯的勞動權益”的情形,也就是說,約37%單位存在相關侵犯職工勞動權益的行為。具體資料可參見下圖。

第三部分 疫情對生活的影響與對未來的擔憂

在問及“您如何評價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給您造成的影響”時,逾78%的受訪者表示疫情造成了其“生活困難”,其中,18%表示導致其“嚴重生活困難”。

而在問及“您目前的工作壓力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時,則有超過46%的受訪者擔心失業,另有49%和27%擔心感染新冠肺炎、單位拖欠工資。

正如前文所述,本次調查的受訪者以 26-45 周歲青壯年居多,絕大多數的青壯年勞動者是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又往往背負撫育兒女、贍養父母,甚至供房供車的重任。當我們描述“71%受訪者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時,為了使大家更加便於理解該數字的意義,不得不在此提示廣東2019年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水準為每人每年28995元(即2416元/人/月),城鎮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34424元。也就是說,如果夫妻二人需要養活一個四口之家,每人需月入4832.5元,換個理解即為:四口之家僅一人有工作的話,人均收入約1000元左右。

而現在,剛剛緩解的疫情,或許已經在對他們中的一部分進行著失業威脅……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疫情期間職工復工情況調查報告(一):不到三成職工延期復工期間正常發放工資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