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動透視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站: 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 @LabourActionChina

珠寶行業復工情況調查:女性職工在經濟上更為弱勢

本研究旨在調查珠寶行業疫情復工狀況,調查區域主要是廣東省內。

過往的疫情復工情況調查,往往假設僱主與受訪職工存在長期、穩定、正規的勞動關係,未分析不正式勞動關係或零散工對職工的影響。而在珠寶行業內,存在大量20人以內的小型作坊,這類型作坊往往沒有與僱員簽署勞動合同、未為其購買社會保險,勞動法規更難以對其進行監管。本研究將加入非正規傭工、零散就業的視角,分析在不同規模的單位內工作的受訪對象復工情況的差異。

另外,本研究將會在第四部分,以性別的視角分析獲得的數據,關注勞動權益保障程度、疫情前後勞動條件變化的性別差異,并試圖分析導致性別差異背後的結構性因素。


第一部分:調查方法

本次調查總共收到111個樣本,其中無效樣本3個,有效樣本共108個。所有的問卷皆由內地團體及其志願者協助發佈,廣州問卷于2020年5月5日發出,8月27日收回。惠州問卷則在今年3月初發出,並在5月初收回。

問卷皆通過網絡收集,發佈點包括微信群、志願者個人微信朋友圈。另外,問卷的收集也使用了滾雪球的方式,即志願者一對一聯繫認識的受訪對象,并請受訪對象轉發給其他人進行填寫。問卷發佈面窄、通過熟人傳播,這將導致樣本有相對高的同質性。

另外,因調查伙伴皆在珠寶行業有長期的工作經驗,對珠寶行業的了解相對較高,且有良好的工人基礎。這為實際觀察珠寶行業復工情況提供了機會,也幫助我們更深入地了解數據背後的現實。


第二部分:受訪對象基本信息

在本次調查中,受訪者的男女比例差距是比較大的。男性受訪者占64.81%,而女性受訪者僅占35.19%。男性樣本占絕大部分,也是與珠寶行業為男性集中型行業是相符的。75.93%的受訪對象為青壯年,即歲數在26至45歲間。從籍貫上看,受訪對象的散佈面是很廣的,大部分來自四川、湖南、廣東、貴州及江西。另外,受訪對象的所在單位集中在廣東,廣州最多(73.15%),惠州(9.26%)、汕尾(6.48%)其次。除此之外,本調查主要反映的是珠寶行業普通工人(95.41%)的情況,涵蓋了珠寶半加工業、珠寶金銀首飾業絕大部分的崗位,包括打孔、切石、切粒、鑲石、蜡镶、執模、修理、打磨拋光、印版、版房、沖胚、磨珠、切料、雕刻、電鍍、倒模、串珠。最後,77.78%的受訪對象在50人以下的小型企業工作(詳見表1)。


第三部分:整體復工情況

一、延期復工情況

1. 92.59%受訪對象延期復工,僅9%延期復工期間工資正常發放

表示所在單位有延期復工的受訪對象占92.59%。而在填寫問卷時,所有的受訪對象都已復工,但所在單位全員復工的僅占13.89%(詳見圖1)。具體到復工時間,2月份就復工的受訪對象占16.04%,3月份復工為絕大部分,占66.98%(詳見圖2)[1] 。

在往年,珠寶行業一般會在新年假期結束后的一個星期內復工。珠寶行業的生產鏈條為:小型作坊生產零件、國內大型企業加工零件、國外市場進口產品/國外大型加工廠進口零件再加工。根據調查伙伴反饋,受疫情影響,國內外的大型企業皆面臨停工或缺乏訂單的困境,這間接影響到上游企業的生計。

另外,在往年,即使在年初沒有接到訂單,小型企業也會先生產預備訂單,即提前生產往年市場上銷量較好的產品,再拿到市場上銷售或賣給大型廠商。然而,今年經濟前景差,單位為了規避風險,會選擇不生產預備訂單,延遲復工時間。

在延期復工期間,僅有9%受訪對象所在單位按照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的規定正常或部分發放工資,高達19%的單位不發放工資(詳見圖3) [2]。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調查顯示,小型單位更少在延期復工期間保障職工權益。具體而言,在50人以下單位中,延期復工期間不發放工資的高達24.04%,正常發放工資為3.80%。而50人以上企業勞工權益保障做的相對更好,不存在不發放工資的行為,正常發放工資為28.57%。

在珠寶行業內,50人以下的單位一般為家庭作坊或小型作坊。這些作坊大部分沒有進行工商登記,且往往不會與職工簽訂勞動合同,或僅保持短期的勞動關係。即使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對處理疫情期间劳动关系问题有規定,但僅能夠保障到與用人單位擁有勞動關係的職工,難保障零散工人的權益。而未與用人單位簽署勞動合同的職工,則需要花費額外的精力、時間通過勞動仲裁的方式認定勞動關係,維權成本與阻礙也更大。

調查伙伴反饋,因為租金、設備、用工成本低,承擔的法律責任少,相比正規企業,這些小作坊反而負擔小,受到疫情的衝擊更小。這有可能導致,在疫情中,反而是較少保障勞工權益的單位更容易存活下來。

2. 35.19%受訪對象曾接受隔離,僅5.26%受訪對象隔離期間工資正常發放

在隔離期間權益保障上,35.19%受訪對象表示曾在復工前接受隔離,64.81%表示沒有。其中,在接受隔離的受訪對象中,雖然沒有單位不發放工資,但僅有5.26%按照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的規定,在職工隔離期間支付工作報酬(詳見圖4)[3] 。

二、勞動權益狀況

1. 37.04%受訪對象所在單位未依法購買社會保險

調查顯示,僅有62.96%受訪對象所在單位依照《勞動合同法》為職工購買社會保險。同樣,在小型單位工作的受訪對象權益是更少得到保障的。在50人以下單位工作的受訪對象,僅有42.86%其僱主為其購買了社會保險,10人以下單位,更低至25%。而在50人以上單位中,這個數字為83.33%。

2. 約56.48%受訪對象獲得免費防護用品

在防護用品的獲得上,僅56.48%受訪對象所在單位有免費提供口罩、消毒液及手套在內的防護用品。

三、疫情前後相關勞動條件及狀況比較

1. 工資水平:86.11%受訪對象工資減少,95.70%工資變動非雙方協商結果

高達86.11%的受訪對象表示疫情發生后工資有所減少,13.89%表示工資水平沒有變動。在表示工資減少的受訪對象中,95.70%表示工資變動不是自己和單位雙方協商后的結果。

在珠寶行業內,工資一般按計件制和計時的方式方法。一方面,若為計件制,根據調查伙伴的觀察和訪問,疫情發生后,若在有訂單的廠內工作,一般為每個月上20天班,工資減少到原來的70%至80%;若在沒有訂單的廠內工作,一個月可能就只能上幾天班,工資減少到原來的20%。另一方面,若為計時制度,調查伙伴也觀察到,疫情發生后,工作一個小時所能獲得的收入也是減少的。比如,部分珠寶行業工友過往工作一天能賺300元,現今只能賺200元。

2. 工作量:12.04%受訪對象工作量變大

87.96%受訪對象表示疫情發生后工作量沒有增加,12.04%則表示工作量增加。然而,在本次調查中,沒有受訪對象表示工資有所增長,這意味著,這部分的受訪對象,雖然工作量增加,但工資水平沒有改變,甚至工資減少。這很有可能是因為,工廠調低了每小時工作的酬勞。

3. 員工規模: 88.89%受訪對象所在單位規模發生變化,交叉輪替上班和部分延期復工是主要原因

88.89%表示所在單位員工規模發生變化,11.11%表示沒有變化。而在導致員工規模變化的原因中,交叉輪替上班(70.53%)及部分延期復工(68.42%)為主要因素(詳見圖5)[4] 。

4. 勞動關係: 48.15%受訪對象所在單位存在解僱行為,經濟性裁員為主要因素

48.15%表示單位有與部分員工解除勞動關係。其中,40.38%受訪對象表示經濟性裁員為單位解除勞動關係的因素(見圖6)[5] 。

在這一問題上,小型企業更有可能在疫情期間解僱部分員工。具體而言, 10人以下單位78.13%存在解僱行為,50人以下單位則有58.33%有與部分員工解除勞動關係。50人以上單位僅有12.50%會在疫情期間解僱員工。一方面,小型企業可能更難獲得訂單來源,經濟性裁員情況更突顯;另一方面,這有可能是因為大型企業的勞動關係更為正規,解除勞務關係的法律成本更高。相反,小型企業、小作坊與職工的勞動關係可能更為短期、更為不規範,甚至根本就沒有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這也有可能導致解僱行為更多發生在小型企業內。

四、政府對企業與職工的支持

疫情衝擊下,無論是企業亦或職工都需要得到政府的支持。然而,只有23.15%受訪對象表示了解政府有對所在單位有相關支援,政府對所在單位具體扶持專案主要為減免企業的社會保險繳費,或允許其緩交社保費用[6] 。值得肯定的是,政府減免企業的社會保險費用,能減少企業的負擔,但職工仍需要繳納自己部分的社保費用,包括醫療保險、退休保險、失業保險,職工的負擔並沒有減少。

五、討論

在以上部分,值得注意的是,在小型單位,尤其是員工規模在10人以下的單位,更少為僱員購買社會保險,在延期復工期間更少保障職工權益,且更有可能在疫情后與部分職工解除勞動關係。另外,本研究也注意到,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對處理疫情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相關規定,僅能保障到與用人單位擁有勞動關係的職工,未能保障到零散工;未與用人單位簽署勞動合同的職工維權成本與阻礙也更大。零散工、非正規用工的情況不但存在于珠寶行業,也廣泛存在于快遞業、製造業、服務業等行業,尤其是基層崗位上。政府部門應規範勞動市場,以保障勞工的權益。


第四部分:性別分析

如前所述,在本次調查中,男性樣本占絕大部分,這與珠寶行業為男性集中型產業是相關的。除此之外,本調查發現女性受訪對象與男性受訪對象在勞動條件、勞動權益受保障程度上都有較大的差異。因此,下文將會從各個層面分析珠寶行業內疫情復工情況的性別差異。

一、導致性別差異的中介變量

首先,本文會先對男女受訪對象的基本信息進行分析,以分析有哪些可能的因素,作為中介變量,影響男女性的差異。

1. 崗位

崗位是其中一個重要的中介變量。一方面,崗位會影響薪酬水平、競爭能力、晉升可能等等;另一方面,本研究也發現珠寶行業內部存在著較明顯的性別分工。由表2可見,不同崗位的受訪對象,在男性與女性當中的比例差異是比較大的。

若以技術要求的高低把各崗位分成高技術型、中等技術型以及低技術型,男女的差異就會變得更為明顯。根據表3,低技術、輔助型的崗位,如串珠、收發,在女性受訪對象的比例占21.05%,而在男性受訪對象中,比例只占1.39%;高技術型崗位占男性受訪對象的56.96%,而女性則為36.84%。可見在本調查中,女性受訪對象主要集中在中、低技術型崗位,而男性則在中、高技術型崗位中。

一名在半寶石加工行業工作數年的受訪對象表示,串珠、打孔這類型技術要求低的崗位基本上都是女工,而切粒等體力要求高的崗位基本上都是男工,這在小作坊中體現的更為明顯。另外,他表示,技術要求高的崗位一般不會招女工。雖然廠里的師傅會教授每一位員工技術,但在招聘上的性別偏好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女性在珠寶行業中學習技術、晉升的機會。

崗位不但影響工資水平、晉升機會,還會影響受保障程度。據調查伙伴介紹,小型企業一般只會給有較大職業安全與健康風險的崗位購買社會保險,這些崗位包括切粒、打磨、拋光等較常接觸粉塵、化學品的崗位。

2. 所在單位員工規模

所在單位員工規模是另一個重要的中介變量。雖然男女性都集中在50人以內的小型企業,但一方面,相比男性,在少於10人的單位內工作的受訪對象在女性中的比例要多6.81%;另一方面,沒有女性受訪對象在超過200人的企業中工作,而男性受訪對象則有6.85%(詳見圖7)。企業規模如何影響員工勞工權益的保障程度及工作條件,本文第三部已有詳細分析,故不做贅述。

二、勞工權益保障的性別差異

在本調查中,勞工權益保障程度主要體現在社保購買、疫情期間勞動權益保障與疫情期間健康保障上。性別差異主要體現在延期復工期間工資發放,與疫情期間職場健康保障上。

1. 社保購買

在社保購買上。相比男性,所在單位有為其購買社保的受訪對象在女性受訪對象中低了2.48%,但差別不大(詳見圖8)。

2. 疫情期間勞動權益保障

在延期復工期間工資發放上,選擇選項“不發放工資”與“發放部分工資”的受訪對象在女性群體中占60.52%,在男性受訪對象中占46.88%。這意味著,女性在延期復工期間更有可能獲得少於勞動合同上註明的工資。從另一個層面看,表示工資延後發放的受訪對象,在男性中的比例為35.94%,與女性相差6.99%(詳見圖9)。這意味著,延期復工期間,男性更有可能面臨工資延期發放的問題。

在工資變動是否是與單位協商的結果這一問題上,回答“是”的女性受訪者比男性低了2.82%。而在隔離期間工資發放上,女性受訪對象所在單位正常發放工資的比例要高于男性,但差距也只是2.97%,且無法判定回答“其他”的受訪對象具體情況如何(詳見圖10、11、12)

3. 疫情期間健康防護

在疫情期間健康防護上,獲得單位免費防護用品的受訪對象,在女性中僅佔47.37%,相比男性低了14.06%(詳見圖12)。可見女性受訪對象在疫情期間獲得的職業健康防護較少。

三、工作條件的性別差異

在復工時間上,根據圖13,雖然男女受訪對象多集中在3月復工,但能于2月份就能復工的受訪對象,在男性中是更多的,占19.12%,高於女性8.59%。男性職工更有可能更早復工,這意味著男性能更早獲得經濟來源,面臨經濟困境的可能性會相應減少。

在工資水平上,所有女性受訪者都表示疫情后工資有所減少,情況堪憂。而表示工資減少的受訪對象在男性群體中則占78.57%,與女性的比例相差懸殊(詳見圖14)。

最後,在女性中,所在單位復工后有解僱員工的受訪對象比例占52.63%,高於男性6.92%(詳見圖15)。這可能意味著,女性職工所在單位面臨的經濟困難更大,而女性自身失業的風險也會隨之更高。

四、討論

總結以上部分內容,男性受訪對象在延期復工期間,工資更有可能被延期發放。與此同時,女性在延期復工期間工資更有可能被減少發放,其在疫情期間獲得的免費職場健康防護更少、復工時間更晚、工資減少比例更高,所在單位存在解僱行為的比例也更高。這意味著,在疫情、經濟下行的衝擊下,珠寶行業內女性在經濟上是更為弱勢、更為困難的,且陷入貧困的風險更高。

另外,通過分析男女受訪對象在崗位、所在單位員工規模上的分佈,本調查發現,一方面,珠寶行業內不但存在著相對嚴重的性別隔離:女性多集中在輔助型的、中低技術型的、低工資的崗位,而男性則集中在中高技術型的、工資較高的崗位。這有可能與招聘中的性別偏好、行業內部崗位分配、晉升過程中的性別歧視相關;另一方面,女性也多集中在小型單位。相比大型單位,小型單位的勞動關係更為不正規、職工受到的保障也更少。而本研究認為,疫情中女性在經濟上的弱勢,是與這些結構性因素是相關的。

本調查所顯示的性別差異是否會體現在其他行業當中?本調查認為,若其他行業內仍存在性別隔離、權力與機會分配的不平衡,就有可能出現類似的狀況。女性職工經濟的改善,需要行業打破職場中的性別不平等。

另外,本調查僅關注到有薪勞動,未關注到無薪照顧勞動對女性經濟情況的影響,而後者同樣會對女性的經濟狀況造成影響。根據由王子艷與駱紅梅2020年5月24日發佈的『疫情中的基層女性狀況調研報告』,40%的受訪對象表示自己是主要照顧者,12.7%表示其他女性親友是家庭中的主要照顧者,僅6%表示男性伴侶是主要照顧者。57%受訪對象表示照顧家庭成員的工作有所增加,且87%表示花在清潔衛生工作上的時間增加。該報告指出「家庭照料責任的高度性別化局限了女性參與就業市場的機會」,在疫情下,「基層女性家庭與生計的雙重困境」也會更加凸顯。


注:

[1]該題有效填寫人數為106人。

[2]該題有效填寫人數為100人。

[3]該題有效填寫人數為38人。

[4]該題有效回答人數為95人。

[5]該題有效回答人數為52人。

[6]政策詳情請見《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广东省进一步稳定和促进就业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與《【广东】关于延长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政策实施期限有关问题的通知


*版權為中國勞動透視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關於我們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成立於二零零五年六月,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頁: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LabourActionChina

Email:lac@lac.hk.org

點擊此處訂閱我們的英文單月刊Change


疫情中的基层女性状况调研报告

川渝農村地區復工調查:多項勞動權益保障政策未被落實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