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動透視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站: 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 @LabourActionChina

步兵手記02|在危險的工作環境中,我沒有半點保障,猶如裸命

發布於
修訂於
或許,如果我有基本時薪,服務費能提高一些,我就不會如此罔顧安全了吧。

編者按:根據香港01的報道,2020年被報道的外賣員交通意外達11宗,受傷情況從手腳多處受傷、骨折、頭部出血乃至昏迷,見見觸目驚心。Foodpanda步兵阿雯在入行後,在騎手步兵群內見證著工傷如何頻繁出現在速遞員的職業生涯中。而更令人心涼的是,Foodpanda要求簽訂的《獨立承包(自僱人士)協議》,讓速遞員陷入缺乏保障的處境。

手記內,阿雯也坦誠,自己在送單過程中也曾罔顧安全闖紅燈。為何如此?是因為速遞員們缺乏職業安全培訓嗎?是沒有交通安全意識?還是因為勞動力過於廉價,讓一眾步兵騎手們如此的「衝」?讓我們來聽聽阿雯的自我剖白。



夜深,我被窗外的雨聲吵醒了。雨點很大,讓我感到很煩躁,難以入睡。這場大雨該不會持續到早晨吧?不湊巧的是,明天是我上線的時段。我沒有特別擔憂被雨打濕,只是擔心下雨天派送速度會減慢。但或許,雨天,辦公室裡的OL、屋邨裡的居民會更有可能叫外賣,這樣我就不用為沒有訂單苦惱了。

幸好,清晨的九龍城只是下著雨絲,這讓我松了一口氣。雨天路面濕滑,容易發生交通意外。在Foodpanda步兵車手們自建的群裡,下雨天,大家常會提醒彼此小心安全,避免「炒車」。

有一天,一位單車手因為雨水打濕了踏板,坐上單車時,腳打滑踩空,連人帶車跌倒。這位車手後來將自己受傷的照片發到群內。照片中,腳踝和膝蓋上被劃出長長的三道傷痕,傷口處見紅。腳上除了新傷口外,還有好幾處淤青以及點點沒有褪色的疤痕。這類工傷似是常事。

他還訴苦,雨天已經踩得足夠慢,誰知道還是出事。不但跌傷了腳,最慘是手機屏幕也摔壞了,今天辛苦賺來的服務費全部打了水漂。

「爛電話事小,人最緊要安全」,群裡步兵車手紛紛安慰關心。也有人吐苦水,說自己也因路面瓷磚太滑而跌倒。有人把自己的舊傷圖片發到群裡,有的是手臂擦傷的痕跡,也有腿上凸起的已愈合的疤痕。

這位車手後來從其他師兄手中借來膠布。膠布還沒有貼上,傷口還沒有處理,他就接著跑下一單了。群組也很快歸於平靜,就像這是非常平常的、「不足掛齒」的小傷。

群組裡久不久會有人轉發速遞員遭遇交通事故的照片,或嚴重,或輕微。在入行前,我已對速遞行業的職業安全有所認知,但從未想過交通傷害會是如此頻繁。過去有網媒統計過往年外賣員的交通事故,有十一單,但件件觸目驚心。實情是這樣嗎?企業、政府從來沒有做過統計,更沒有職業安全監測。這些疤痕與傷口,連同速遞員的職業健康鮮少出現在公眾視野內。

會有車手步兵們索取工傷賠償嗎?或是大多數的速遞員只會如同群組裡的受傷車手一般,怪責自己「不小心」,悄悄把苦嚥下。我想,假如我遭遇工傷,也大概會自認倒霉,因為我對如何維護自己的權益實在缺乏想象。

《獨立承包人協議》,來源:阿雯截圖

在登記成為Foodpanda的速遞員時,網頁便要求我簽署《獨立承包(自僱人士)協議》,聲明我是自僱人士,不是Foodpanda的僱員[1]。這意味著,我可能失去大部分的法定勞工保障,包括僱主有責任為我購買勞保,遭遇工傷時,我亦可申請工傷補償,享有工傷病假。

雖然Foodpanda有為速遞員購買團體意外人身保險,但保額極低,意外死亡及永久完全或部份傷殘最高只可索賠36萬港幣 [2]。可以索賠的類目亦十分有限,僅11項,包括意外醫療開支、意外住院津貼、暫時完全傷殘、殯葬開支、供養子女教育、昏迷賠償、因襲擊而引致個人物品損失、重塑或整容手術開支、意外損失牙齒、冠狀病毒醫療開支。

想到這裡,我不禁歎息,在一個充滿危險的工作環境內,我沒有半點保障,猶如裸命。

Foodpanda《團體意外⼈⾝保險(2021年2月1日起生效)》保障表, 來源:阿雯

工作中的風險如此多,Foodpanda所提供的職業安全培訓,就是一條簡短的視頻,以及網頁指南。指南內給車手提供的指導不過是一些「保持安全車速」、「保持安全距離」等人盡皆知的「常識」。而給與步兵的提醒,不外乎遵守運輸署的《行人需知》、不要闖紅燈、要走斑馬線云云。

但是,即使企業提供完善的道路安全培訓,車手步兵們也熟習交通規則,這些傷害就不會頻繁發生嗎?或許,速遞員們並不缺乏這些知識,知識的缺乏亦不是問題的根源。

送單的時候,有時我也會闖紅燈。為什麼我會闖紅燈?我是不知道闖紅燈的危險嗎?不是吧,我只是覺得,工作的時候,時間、速度都會變得很快。一旦接到單,我就會變得非常焦急。我的眼緊盯導航,腳步加快。紅燈?我管不了太多。

系統在每一個訂單上都會顯示派送所需的時間,時間往往十分緊迫。系統還會提醒剩餘的時間,你可以看到時間減少了一分鐘又一分鐘。那種感覺非常像打遊戲。如果時間變成「-1分鐘」時,我就會有一種失敗感。如果我可以在系統顯示的時間內完成,興奮和成就感便會升起。但是,這種成就感是多麼的虛幻啊,它不像其他工作,能夠清晰看到自己的貢獻。而送外賣,不過是在不同的點之間走來走去,甚至連城市風光都來不及細看,我「成就」了什麼?

阿雯在屋邨送外賣時拍下的照片。這些照片隨著阿雯入行時間變長,已經拍得越來越少,來源:阿雯

因為服務費實在太低,每單大概在28至31元之間,如果我希望獲得更高的薪酬,同時又有更多的休息時間,我唯有增加自己的步行速度,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接到更多的單。每一分每一秒都變得十分寶貴,尤其是當種種不確定因素也會增加派送時間時(如等待餐廳準備食物、等電梯等),我只能和時間賽跑,搶回「失去」的時間。

或許,如果我有基本時薪,服務費能提高一些,我就不會如此罔顧安全了吧。


望每位速遞員都能平安

阿雯=(

2021年4月20日


注釋:

[1] 按照勞工處刊物《僱員?判頭/自僱人士?》,如果雙方實質上存在僱傭關係,即使僱主聲稱僱員為判頭或自僱人士,或僱員在合約中被稱為自僱人士,僱主仍必須履行他在有關法例下的責任, 向被假稱為自僱人士的僱員償付可追溯的法定權益。此外, 僱主亦可能要負上觸犯有關法例的刑責。

[2] 按照《僱傭補償條例》附表6,於 2021 年 4 月 15 日或以後遭遇工傷意外或患上指明職業病的人士,僱員死亡補償的最低金額應為473,610港元,僱員就永久地完全喪失工作能力可獲的最低補償金額應為537,780港元。Foodpanda為速遞員購買的團體意外人身保險相應保額遠遠低於法定補償額。


關於《步兵手記》

中國勞動透視將持續連載阿雯的手記,以記錄香港食品速遞員的苦樂哀愁、一手勞動觀察,以及平台經濟對其勞工權益的影響。手記將會在每週二下午更新,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平台。



關於我們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成立於二零零五年六月,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頁: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LabourActionChina

Email:lac@lac.hk.org

點擊此處訂閱我們的英文單月刊Chang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步兵手記01|在食品速遞行業的自由與靈活間,我卻感到受困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