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動透視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站: 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 @LabourActionChina

步兵手記01|在食品速遞行業的自由與靈活間,我卻感到受困

發布於
「自由」,也是我從媒體上、從其他速遞員口中最常聽到的一個與行業相關的形容詞。當我成為了一名速遞員,我卻發現,我是受到多重的支配的。「缺乏選擇」、「不得不」、與無奈是我最常體驗到的情感。「自由」,突然成為了一個讓我困惑的陌生概念。

編者按:近年來,食品速遞行業職業安全健康事件頻發,非正式的僱傭關係對騎手們勞動權益的侵害更激起社會批評。而在香港,步兵車手們的權益,卻鮮少受到關注。

阿雯就是這樣一個劣跡斑斑的行業中的一個普通「打工仔」,她是Foodpanda平台下的一名步兵,常駐九龍城。食品速遞行業鼓勵「多勞多得」,與獅子山精神所鼓勵的艱苦拼搏看似相似,卻是改了面貌。如今,在同一座獅子山下,與阿雯同一代的勞工階層用「艱辛努力」寫下的,已是不一樣的香港故事。

中國勞動透視將持續連載阿雯的手記,以記錄香港食品速遞員的苦樂哀愁、一手勞動觀察,以及平台經濟對其勞工權益的影響。手記將會在每週二下午更新,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平台。


我是阿雯,是Foodpanda的一名新晉步兵。食品速遞是我的第二份工作,也是我目前的其中一份兼職。入行容易、可以自由且靈活地支配時間,是我選擇這份工作的主要原因。而「自由」,也是我從媒體上、從其他速遞員口中最常聽到的一個與行業相關的形容詞。當我成為了一名速遞員,我卻發現,我是受到多重的支配的。「缺乏選擇」、「不得不」、與無奈是我最常體驗到的情感。「自由」,突然成為了一個讓我困惑的陌生概念。

受困的感覺從我第一天上班就開始存在。揣測系統的運行規則,以接到更多的單、賺到更多的錢,是我作為一個新手,第一日上線思考最多的現實問題,也是我最主要的困惑。

什麼是系統?對我來說,就是每一位速遞員手機上都會安裝的App Roadrunner。我們會在這一個應用程式上選擇更份、上線、接受訂單、根據指示送單,也會在這上面與顧客、Foodpanda溝通。它是我的支配者,同時也是一個不透明的黑色盒子,我永遠都不會知道它是如何計算每一個訂單的服務費用,又是基於什麼發出指令、給速遞員評分、分配組別。

Foodpanda是有一套模式來計算服務費用、安排速遞員的服務時段。這套模式被稱為「自由上線」與「評分變更」。

自由上線」意味著,系統會提供不同的更份,每一個更份時長在一個半小時至三個小時之間,速遞員可以自行選擇在哪一個地區以及哪一個時段上線,與其他速遞員交換更份。同時,上線的時候,速遞員可以拒絕系統為其派送的訂單,也可以暫停更份,以及提前結束更份。這或許就是系統所說的「自由」的含義。

應用程式RoadRunner更份選擇頁面,圖片來源:LAC

而「評分變更」模式,則意味著,系統會根據速遞員的表現作出評分,并根據評分將速遞員分為6個組別。而你的組別將會決定你提取更份的時間:組別越高,可以越早提取更份,也更有可能搶到合適自己時間安排的更份、以及在繁忙時段的更份。

同時,組別也會影響服務費的計算:組別越高,服務費也有可能相應變高。若接單率低於85%,則無論路途遠近,步兵與單車手的每一個訂單都只能賺取20元服務費,比最低基本單價還要低7元。

那麼,什麼因素會影響到評分呢?首先是上線的時數:若遲到、更份暫停、提早完結更份、缺席,評分將會下降。其次,若出現紀律問題,評分也會下降,記錄問題包括:沒有使用保溫袋、客人或餐廳職員投訴等等。

作為一個新手,我在最低的組別,只可以在星期二下午四時提取下一個週期的更份。因為提取的時間太晚,一天之內,我往往只能選擇到兩三個合適的時段,而這幾個時段往往相隔幾個小時。於是,時不時掏出手機來看是否有新的更份可交換,成為了我的日常。

說到這裡,我們可以發現「自由」上線其實并不等同於「自由」。我們可以自由地選擇更份,但是更份不但數量有限、上線時間有所限制,且有一套提取規則。這使得速遞員不是完全自主地決定什麼時候上班,什麼時候下班。另外,我們可以拒絕訂單、自行暫停或結束更份,但我們也會受到相應的「懲罰」。

自僱送遞團隊計劃簡介,來源:Foodpanda官網

評分體系是受限感的主要來源。排除服務費低、接收到的訂單少等因素導致工時延長不說,評分體系下,上線時數越短,組別越低。這意味著,如果我希望我的勞動「值錢」、薪酬維持在一個比較合理的水平、等級不會永遠在系統的「最底層」,我必須盡量多的上線來提高我的服務時數。比如,每天上線11至12個小時,并盡量減少休息的日子。下雨、路面濕滑的時候,我也不敢拒絕訂單或暫停更份,因為這會讓我的接單率與評分降低。

而對於組別比較高的速遞員,為了維持評分及比較高的服務時數,甚至不敢休息、不敢生病,因為一旦缺席、服務時數減低,就會面臨組別降低的風險。

系統的不透明,更加深了我的焦慮。雖然Foodpanda有提供公開的指南,但具體如何評分?不同時數對應多少評分?出現紀律問題會扣除多少評分?評分對應的組別又是什麼?每一個訂單的服務費計算方式是?系統會根據哪些考量派單?這些都是未知的。也正是因為計算方法的不透明,我必須猜測系統的想法,必須拼命,表現做到「最好」,以提高我的組別。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種評分和等級制度是「合理」的,因為它獎賞表現優異者,鼓勵速遞員努力工作。但它是否也會成為企業剝削較低組別的速遞員的藉口?尤其是當這份工作并沒有一個基本薪酬的時候,它讓一定比例的速遞員的服務費維持在一個比較低的、甚至不合理的水平。

我描述了很多令我感覺受困的時刻,但其實,在街上快步行走的時候,也有幾許時分,我是體驗到自由的。這種自由的體驗,部分來自穿梭在城市中身體的自由。雖然軌跡受限、有規定的路線,但至少不困在小小、四方的閣樓內。

我尤其喜愛遊走在屋邨內,喜愛看居民在公園內運動,觀察每一棟建築的色彩、內外格局,感受休憩空間內奇妙的生活質感,這些都提醒著我對這個城市的熱愛。

阿雯在屋邨內拍攝的照片。她說,自己很喜歡這份工作讓她看到平時看不到的、不一樣的香港,即使這番風景是透過有限的間隙看到的,如同這張照片的視角。

不知道對其他速遞員來說,當大家提到這份工是「自由」的時候,所說的是什麼?是否喜愛這份「自由」?這份「自由」又以什麼作為代價?

疑惑的阿雯

2021年4月13日



關於我們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成立於二零零五年六月,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頁: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LabourActionChina

Email:lac@lac.hk.org

點擊此處訂閱我們的英文單月刊Chang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劳工|拥抱自由或困在系统中?当零工谈论自由时(上)

劳工|被福利与制度抛弃的零工:连“自由”也是虚假的|零工论自由(下)

手記 | 在獅子山下隨「步兵」速遞員跑了一天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