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動透視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站: 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 @LabourActionChina

孩童說|我沒有想過是否要離開家鄉,但我特別想去北京看看

發布於

這次和我們對話的是一位11歲小男孩,玉剛。在玉剛呱呱落地的時候,父親陳信(化名)就已經患有塵肺病。玉剛對至親所患的疾病沒有太多認知,他只知道,爸爸是因為「吸入太多粉塵」而患病,這個病會讓人干不了體力活,要吃很多藥。

完整的故事是,1992年始,陳信在深圳的一家小型玉石加工廠從事切石工。2000年,陳信被深圳職業病防治院診斷為塵肺病二期,并展開維權之路,官司一打就是6年。

讓官司延續了那麼久的原因是,企業為了逃避責任搬去了東莞,註銷了深圳工廠,陳信與東莞的工廠又不存在勞動關係。由此,東莞、深圳法院互相推諉。最後,以東莞企業負有連帶責任為由勝訴,獲得20萬賠償。收到判決后,企業一直逃避賠償,判決又拖延了2年才得以執行。企業註銷、工廠搬離、判決執行難,這些都是職業病工友法律維權時遭遇的常見困境。

最近,陳信再次提起訴訟。這是因為,深圳的判決只支持了10年的醫療費用,且沒有支持每日治療費用。同時,陳信的病情也嚴重了,所需醫療花銷也相應增加。

或許是因為年幼,對於仍在進行中的訴訟、父親的抗爭歷程,玉剛只有模糊的、甚至是存在出入的認知。然而,他仍然會從父母的對話中感受到父母的焦慮與憂愁。知道父母重視學習成績的玉剛,當父母苦惱時,都會拿出成績單給父母看。

然而,他還沒有像17歲的金宇那樣,面臨高考這一人生關口,清楚意識到找到好工作需要高學歷,并因此承擔比較大的壓力。還在讀小學五年級的他,對自己的未來並沒有具體的想象,還沒有想過要找什麼樣的工作、是否要離開經濟不發達的家鄉。他說,只是特別想去首都北京看看。



點擊音頻,聆聽更有溫度的對話:

和玉剛的對話

L:中國勞動透視
Y:玉剛


一、媽媽守著一家百貨店,維持全家的生活費用

L:你可不可以先給我介紹一下你自己呢?你現在多大?老家在哪裡?

Y:我叫玉剛,住在四川省蓬安縣,現在11歲了。

L:你現在也在蓬安讀書對吧?

Y:在徐家鎮讀書。

L:讀的是幾年級呀?

Y:五年級。

L:準備讀初中對吧?還有一年。

Y:是。

L:你可以講一下你印象徐家鎮是怎麼樣的地方嗎?或者說你喜歡這個地方嗎?

Y:喜歡,因為我在這裡有許多朋友。

L:你是從小到大都在這裡生活嗎?

Y:不是,我是三歲才來到徐家。

L:你這次也有參加攝影比賽對吧?拍了多少張照片?

Y:兩張。

L:可以介紹一下你拍的照片嗎?

Y:這兩張照片拍的都是我爸爸還有我表嬸在鄉下打稻穀的照片。

圖集:職業病家庭子女攝影圖集

L:為什麼會拍這張照片呢?

Y:因為我去鄉下玩的時候,看見爸爸和表嬸打稻穀。

L:什麼時候拍下來的。

Y:是在7月份。

L:你父親現在是在田裡種田的是嗎?

Y:是的。

L:你可以介紹一下父親在你眼裡是一個怎樣的人嗎?

Y:我的父親在我眼裡是一個偉大的人。

L:為什麼?

Y:因為什麼事情都一個人來擔當。

L:你可以舉一個例子嗎?

Y:我很小的時候,家裡什麼都是他一個人做。

L:比如做工作或者家務嗎?

Y:對。

L:那媽媽呢?

Y:媽媽就在徐家,守著一個百貨店,維持全家的生活費用。

L:百貨店是在家附近的?

Y:離家比較遠。

L:大概多遠呢?

Y:三公里。

L:三公里,可以每天都回家嗎?

Y:可以。

L:你父親是做什麼工作?除了種田。

Y:沒有工作。

L:媽媽到現在還是在做百貨店?

Y:對。

L:所以爸爸陪你比較多嗎?媽媽比較少見一些?

Y:對。

L:你現在是不是去了一個離家裡比較遠的地方讀書?

Y:是的。

L:所以是住學校里的嗎?

Y:不是。

L:所以每天都可以回家?

Y:是的。


二、我很心疼爸爸,如果一段時間不吃藥,爸爸就會非常痛苦

L:你知道父親是有患塵肺病的嗎?

Y:是。

L:你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病嗎?

Y:不能干任何體力活。

L:是因為做體力活會累?

Y:對。

L:還有呢?

Y:還有吃很多的藥。

L:會經常咳嗽嗎?

Y:會。

L:你知道爸爸患這個病多久了嗎?

Y:20年了。

L:在你的印象裡面,從你出生到現在,病情有加重嗎?

Y:有。

L:具體是加重了多少呢?

Y:不知道。

L:你知道爸爸生病之後,會對家裡有什麼影響嗎?

Y:就是對我們生活的影響是經濟問題。

L:具體怎樣的問題呢?

Y:就是,平常爸爸生病,在家裡吃藥,完全是要媽媽在店裡守下來的,買了藥之後和生活費用,之後就沒有其他收入了。

L:你爸爸有像和小宇哥哥爸爸一樣需要住院嗎?

Y:需要。

L:住院要住院多久啊?

Y:一次應該是大概7天左右。

L:是每個月都要去嗎。

Y:對。

L:你會去醫院看望爸爸嗎?

Y:會。

L:醫院裡面是怎麼樣的呀?

Y:醫院裡不好。

L:怎麼樣不好?

Y:因為病人很痛苦。

L :因為你是說爸爸患病了,也是有20年了,你知道爸爸為什麼會患病嗎?

Y:是因為在珠寶店工作,吸入了太多的粉塵,就患了這個病了。

L:你是怎麼知道爸爸是因為在珠寶店里工作患病的?

Y:媽媽告訴我的。

L:媽媽是主動跟你講的嗎?還是你問了什麼問題?

Y:是我問爸爸患了什麼病,媽媽告訴我的。

L:聽到媽媽這樣說的時候,你心情是怎麼樣的,你有和媽媽說什麼嗎?

Y:就是比較心疼爸爸。

L:心疼,為什麼呢?

Y:因為爸爸患病要一直吃藥,如果一段時間不吃藥就會非常的痛苦。

L:爸爸有跟你說過在珠寶店的工作是怎麼樣的嗎?

Y:沒有。他只讓我好好讀書,就沒說什麼了。

L:我剛才好像沒有問你有沒有兄弟姐妹對吧。

Y:我有一個哥哥。

L:哥哥多大了?

Y:哥哥畢業了,哥哥是在工作了。

L:你知道哥哥是在哪裡工作嗎?

Y:他在廣州工作。

L:哥哥現在幾歲呀?

Y:現在24了。

L:你知道哥哥在廣州做的是什麼工作嗎?

Y:不知道。

L:你對哥哥的印象怎麼樣?你是很少見到他嗎,因為他在廣州很遠的地方工作。

Y:因為他一年只回來一次,過年的時候才回來。

L:所以是沒有什麼印象嗎?

Y:他是一個努力打工,為了讓媽媽減輕一些負擔的人。

L:你平時會通過微信、電話和哥哥聊天嗎?

Y:會。

L:你會和他聊些什麼呢?

Y:問他辛不辛苦之類的。

L:那他會怎麼回答呢?

Y:他說,辛苦。


三、爸爸從20年前開始打官司,每次獲得的一點點賠償,拿去買藥后就沒有剩餘了

L:那你知道父親在患病之後,有去做什麼事情來去爭取賠償嗎?

Y:有,就是打官司。

L:打的是什麼官司?

Y:要求之前的老闆賠償醫藥費什麼的?

L:官司是什麼時候開始打的?

Y:患病的時候就開始打。

L:是20年前就開始打,是這個意思嗎?

Y:對。

L:這個官司現在怎麼樣啦?

Y:還在打。

L:為什麼20年延續了那麼長的時間還在打呢

Y:因為每次就只是賠償一點點。全拿買藥了,就沒有剩餘了。

L:所以每次打官司拿到的錢就非常少,沒能支撐多少醫藥費,是嗎?

Y:對。

L:在你的記憶裡面,打了多少次官司呀?

Y:大概有10多次了。

L:每一次打官司,爸爸都要去另一個城市,是嗎?

Y:是的。

L:你會跟著去嗎?

Y:不會。

L:每一次打官司的時候,爸爸媽媽都會有怎樣的反應?

Y:這個我不知道。

L:他們也很少和你談。

Y:對。

L:他們每次都會特別緊張,會很煩惱嗎?

Y:會。

L:他們煩惱的時候,會是怎麼樣的呢?

Y:就心情不好。

L:你是怎麼知道他們在為這個事情苦惱的。

Y:因為他和媽媽交流的時候,說的。

L:這時候你會去和他們說些什麼嗎?

Y:我會去分享我的成績。

L:分享你的成績,看起來(成績)還不錯?為什麼你會以分享成績的方式來去回應爸爸媽媽的苦惱呢?

Y:因為媽媽和爸爸非常重視我的學習。我每次都不會考得太差。


四、我沒有想過是否要離開家鄉,但我特別想去北京看看

L:那你現在喜歡讀書嗎?

Y:喜歡。

L:最喜歡的科目是?

Y:我比較喜歡數學。因為語文比較難一點。

L:你覺得數學對你來說比較容易。

Y:對。

L:其他的科目?

Y:還好。

L:就對數學比較感興趣一點。因為你還有一年就要升初中了吧,你有想過要去哪裡讀初中嗎?

Y:在鎮上,也是在同一個地方,打算。

L:你現在會想未來想做什麼工作嗎?

Y:我沒有想過。

L:那你有想過要離開家鄉?

Y:這個也沒有想過。

L:除了成都之外,你有去過其他的城市嗎?

Y:沒去過其他地方。

L:你有想過去其他地方看一下的嗎?

Y:有。

L:你有特別想去的一個城市嗎?

Y:北京。

L:為什麼想去北京?是因為北京是首都嗎?

Y:對。

L:你還有什麼想要和聽到你的故事的哥哥姐姐說的嗎?

Y:沒有。


【留下你想和孩子們說的話】

聽到這裡,有什麼想和玉剛說的?歡迎在評論區里留下你想和玉剛說的話,我們代為會轉達=D


【四川少數民族職業病家庭自救項目】

中國勞動透視希望為四川的約10戶少數民族職業病家庭籌得5萬元人民幣,這筆善款將會用於購買牛、羊、豬等生產材料,幫助他們生產自救。您所奉獻的不單單只是生產材料,還是為職業病家庭子女求學、老人贍養、債務還清提供支持。

點擊此處了解項目及捐款方式。感謝支持!



關於我們

中國勞動透視是一家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香港非政府組織,成立於二零零五年六月,主力研究中國南方基層勞工的工作環境及勞動關係,致力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推動中國勞動法的完善和執行。

網頁:https://www.lac.org.hk/

Facebook:@LabourActionChina

Email:lac@lac.hk.org

點擊此處訂閱我們的英文單月刊Chang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職業病家庭子女攝影|我眼中的爸爸媽媽

職業病家庭子女攝影|我們所期許的未來

孩童說|我的爸爸得了塵肺病,我也想聽他講他的故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