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Y

人在他鄉,紀錄不止。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虎頭蛇尾」的米蘭時裝周和威尼斯狂歡節

2020年2月18日,國際行業盛事——米蘭時裝周如期開幕。當天,義大利國家時裝商會(Camera Nazionale della Moda Italiana)舉辦了一場名為「中國我們和你一起」(China we are with you)的倡議活動,以表達對中國「抗疫」的支持。中國設計師韓文在活動上發布了2020秋冬新品。義大利國家時裝商會主席卡洛·卡帕薩(Carlo Capasa)、義大利外交與國際合作部副部長伊万·斯卡法羅託(Ivan Scalfarotto)等要員出席。

受新冠疫情影響,來自中國乃至亞洲的不少時裝設計師、買手和工作人員今年無法參加,原定的相關發布活動也被取消。為了保證對中國市場的曝光度與觸及率,主辦方和其他品牌紛紛在各大平台開通網絡直播。

「中國我們和你一起」活動(義大利國家時裝商會官方視頻截圖)

此時,義大利全境僅有3個確診病例,意中航班停飛。中國的疫情之於米蘭時裝週,該是個遙遠而值得同情的存在吧。然而,就在這一周,看似平靜的局面被打破。 2月20日,義大利確診的第一個本土病例就出現在離米蘭不遠的小城鎮科多尼奧(Codogno),到第二天增至17例。 2月23日,新增64例,新冠病毒擴散速度不斷加快。義總理孔特要求封閉處於高風險的北部11座城鎮,其中10座就位於米蘭所在的倫巴第大區。

儘管義大利官方宣稱這一“封城”措施僅涉及該國0.1%的市鎮,但氣氛終究不一樣了。同在23日,著名品牌「阿瑪尼」將原定下午舉辦的兩場時裝秀改為純線上直播:在空曠的劇院裡,走秀通過品牌官方網站以及Instagram、微信等社交網絡渠道直播。

這是阿瑪尼登陸米蘭時裝週45年以來第一次主動關閉秀場,引發了小小的震動。出於同樣的考量,義大利國家時裝商會取消了23日晚的閉幕頒獎和24日的第二場針對新晉設計師的活動。其他一些品牌權衡之下,也決定僅對少數專業人士開放時裝秀。

阿瑪尼登陸米蘭時裝週45年以來第一次主動關閉秀場(阿瑪尼官方直播截圖)

2月24日,2020秋冬米蘭時裝週總算闖過了「小風小浪」,落下帷幕。但在幾天后,韓國卻有2名隨藝人前往時裝週的工作人員被曝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此時,800公里外的巴黎時裝周正接續登場。法國衛生部除了限制中國、新加坡和韓國的訪客外,還開始警惕來自義大利倫巴第(Lombardia)和威尼托(Veneto)地區的人們。因此不僅亞洲面孔減少,許多參加過米蘭時裝週的買手和博主也受影響。

到了巴黎時裝週落幕的3月3日,義大利的疫情流行曲線正向上攀爬,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新增確診病例,而法國社會也漸顯緊張。春天來臨,本是展會迎接一年最緊張工作的時候,不過事與願違,今年2月的米蘭光學眼鏡展、5月的博洛尼亞國際童書展等被迫取消,共約70個展會受波及。要知道,展會經濟為義大利乃至全世界相關產業帶來的是600億歐元(約合660億美元)的商機。

同樣的故事也發生在狂歡節上,時機正不斷被延誤。

在新冠疫情的苗頭躥起之時,世界三大嘉年華之一的威尼斯狂歡節正如火如荼,甚至整個義大利東北部都沉浸在同樣快樂的氣氛中。可是,倫巴第出現「一號病人」的同時,威尼斯所在的威尼託大區也開始確診眾多病例,2月21日第一位不幸去世的義大利本土患者就出現在這裡。短短幾天之內,參加活動的人們明顯感覺到疫情的暗湧——大家變得謹慎起來,甚至有人在面具之下套上了口罩。2月23日,隨著沃市(Vo' Euganeo)被封鎖,威尼斯狂歡節也決定提前兩天終止活動。

義大利邊境西行30千米處的南法城市尼斯也有世界著名的狂歡節。這裡離威尼斯遙遙600公里,狂歡活動仍在繼續。自從2016年7月14日法國國慶節恐怖襲擊造成86人死亡後,尼斯市好不容易才從創傷中恢復,而每年能帶來約3000萬歐元(約合3300萬美元)收入的狂歡節自然不會輕易取消。 2月26日,雖然法國確診病例不多,但出現了第一個死亡病例。尼斯當局終於硬撐不下去,宣布提前三天結束狂歡。

2月27日,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訪問義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分別會見義總理孔特與總統馬塔雷拉。在雙邊峰會的間隙,馬克龍重申不會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關閉法義邊境。然而,過了不到兩個星期,隨著多個歐洲國家「封鎖」政策實施,國門當然也不再自由敞開。這是後話。

2月27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與義大利總理孔特在那不勒斯會見(義大利總理府發布)

歐洲此時的大型聚集活動很多,除了各地的狂歡節外,還有三八婦女節大遊行、足球聯賽等等,豐富多彩。邊境開放、人員流動程度高,相當於互相投擲了數目眾多的「生物炸彈」,再加上部分領導人和民眾對新冠病毒的重視程度不足,導致病毒迅速擴散——從義大利到西班牙、法國、德國、英國及其他國家,由南至北、多米諾骨牌般傳遞也就不足為怪了。

3月,義大利國家時裝商會表示要將原定6月舉辦的米蘭男裝2021春夏時裝週推遲至9月,即與女裝部分同步。到了5月,已正式抗擊疫情兩個多月的義大利盡顯疲態,米蘭時裝周乾脆不再糾結,轉而敲定下半年的活動於7月線上舉辦。法國高級定制和時尚聯合會也在此前後做了類似決定。

義大利國家時裝商會主席卡帕薩坦言,自己對活動的整體數字化一開始信心不足,但將致力於幫助大小企業更好地展示,支持時尚行業的重啟,畢竟——「這正是我們對這一時期的實際回應」。

那狂歡節呢?在家帶著面具獨自舉起酒杯怎麼樣?看起來有點悲哀?又或者,與古老的「嘉年華」精神相違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爆粗口的義大利市長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一號病人」小傳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津加雷蒂的米蘭晚餐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