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Y

人在他鄉,紀錄不止。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津加雷蒂的米蘭晚餐

發布於

尼古拉·津加雷蒂(Nicola Zingaretti)從2013年起就任拉齊奧大區(Lazio)主席。他還有個更重要的職務:義大利民主黨(Partito Democratico)總書記。中左翼民主黨在2018年大選中支持率低迷,失去執政地位。 2019年3月,津加雷蒂在危機下當選黨首。同年8月,義大利聯盟黨(Lega)與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執政聯盟瓦解,津加雷蒂帶領民主黨與時任五星運動領導人迪馬約(Luigi di Maio)達成協議,共同組建新的聯合政府,繼續擁護無黨派人士孔特(Giuseppe Conte)擔任總理。津加雷蒂本人沒有入閣,但作為分享政權黨派的頭號人物,他的言行頗具「風向標」式的影響力。

2020年2月23日,為應對開始在本土傳播的新冠疫情,義大利政府決定將北部11座城鎮劃為「紅區」,派出軍警進行封鎖,倫巴第(Lombardia)、威尼託(Veneto)大部成為「黃區」。隨後倫巴第大區政府要求食肆、夜店18時至次日6時停止營業。但實施剛兩天,業者開始抗議收入銳減,民眾抱怨生活諸多不便,政客則抨擊「開半天關半天」的模式對遏制病毒傳播毫無意義,於是各城市又紛紛解除「宵禁」。

米蘭食肆按要求閉門謝客(Fotogramma發布)

雖然隨著檢測增多,感染人數直線上升,但是2月26日「恰逢其時」地從羅馬傳來「好消息」:義大利國家傳染病研究所發佈公告稱,因感染新冠肺炎被收治的中國夫婦病毒檢測呈陰性,轉入普通病房。這對夫婦是來自武漢的遊客,1月30日被確診並隔離收治。其中,男性患者康復情況較好,此前已離開重症監護室。

2月27日,「宵禁」停止執行。此消彼長,轟轟烈烈的「米蘭不止步」(Milano non si ferma)運動發起了。這項運動由當地餐飲行業推動,目的在於避免「污名」與恐慌,挽留遊客,進而挽救經濟。倫巴第大區首府米蘭的市長朱塞佩·薩拉(Giuseppe Sala)在社交媒體上轉發表示支持,還醞釀逐步重新開放閉門謝客沒幾天的著名景點大教堂。作為民主黨要員,他的行動得到米蘭大都會黨部乃至黨中央的支持。

那天晚上,為了慶祝倫巴第夜生活恢復正常,津加雷蒂專門前往米蘭,帶領黨內高層到城南河邊集體喝開胃酒、聚餐。津加雷蒂對媒體談話說,「隔離疫情爆發地是必要手段,但也不能放棄生活、散佈恐慌。所以,我們要釋放復甦和重啟的信號。採取非常措施振興國家經濟是最重要的任務,不過,目前首先面臨的是重建信心、希望與合作,為重啟經濟引擎創造條件。」

津加雷蒂2月27日在米蘭與年輕人舉杯暢飲(津加雷蒂社交平台發布)

津加雷蒂的態度在當時很有市場。最大的在野黨黨魁、前副總理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2月27日覲見總統時也作了類似表態,要求政府解除對食肆、購物中心等的限制,讓大家回到工作崗位。2月29日,另一反對黨領袖喬治婭·梅洛尼(Giorgia Meloni)在羅馬鬥獸場拍攝短片,以英文喊話外國遊客,極力表現義大利一切平靜如常:「這裡游人如織,餐廳、酒吧、商店全部開門營業,人們都很開心,天氣還超好!」她說,義大利不是新冠感染率最高的歐洲國家,而是因檢測到位導致「已知」感染率升高,呼籲不必恐懼,「我們在義大利等你們啊!」

三月初,遏制新冠疫情的形勢急轉直下,政府被迫升級管控。面對媒體與公眾追問,政客們雖顧左右而言他,但也無可避免地承認錯誤。幾乎在一個月後,最先推動「米蘭不止步」運動的薩拉市長在電視直播採訪中回答「也許是錯了」,但同時表示朝野中他並非唯一響應的,「當時的整體氛圍就是如此。」薩爾維尼則更嘴硬些:「如果我錯了,那總理孔特錯了,津加雷蒂錯了,說這是一場流感的專家們也錯了。大家都必須承擔部分責任。」

津加雷蒂的處境相較而言略顯尷尬,因為他從米蘭回羅馬九天后確認感染新冠肺炎。在此期間,津加雷蒂正常開展各項工作:到黨部開會,參加投票活動,與其他政要見面,錄製電視節目,開新聞發布會。3月3日,他還高調慶祝自己當選民主黨總書記一周年。3月7日,他公告確診新冠肺炎,成為當天新增的1247個病例之一,但沒人說得清楚他是在哪感染的。時年54歲的津加雷蒂在一段自拍視頻中表示自己身體還好,居家隔離治療,將遵照醫囑,共同戰鬥,強調沒必要恐慌。

回過頭看,這股思潮除了一定程度上表明當時義大利國內對新冠肺炎部分認識不足、盲目樂觀外,還體現了全國上下對經濟擔憂的矛盾糾結。受此次疫情影響最大的倫巴第、艾米莉亞-羅馬涅(Emilia Romagna)、威尼託等幾個大區是義大利的經濟火車頭。義大利共有20個大區,但倫巴第創造的生產總值約佔全國的五分之一,人均GDP超過35000歐元(約合38000美元)。首府米蘭自不用說,號稱歐洲「六大經濟首都」之一。而瓦雷澤(Varese)、科莫(Como)、萊科(Lecco)、蒙扎和布里安察(Monza e Brianza)、貝加莫(Bergamo)、布雷西亞(Brescia)等省的製造業水平世界領先。另外,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這個工業、服務業發達的平原地區還擁有強大的農業生產力:牛奶產量佔義大利全國37%,大米42%,豬肉產品40%,共有5萬家農企。因此,津加雷蒂去米蘭後提及的「經濟引擎」指的就是倫巴第,「重建信心、希望與合作」,言下之意就是北方經濟發達地區必不可倒下。

更何況,脆弱的義大利經濟經受不起一點折騰。從2008年經濟危機以來,這個南歐國家元氣大傷,翻身困難。近幾年,義大利的經濟增長一直處於歐洲倒數。2019年,該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0.3%,成為2014年以來最低增速,債務佔GDP比重仍超130%,失業率高達10%。義大利通過與歐盟拉鋸,維持一定的赤字水平,才勉強推動經濟刺激、福利保障等政策施行。整體上看,該國經濟的不穩定性較多,抗風險能力難以給人信心。

然而,緊急醫療衛生事件當前,人類別無選擇。正是在津加雷蒂確診的那天晚上,義大利政府經過幾個小時閉門討論,決定封鎖倫巴第大區及分佈在威尼托、艾米利亞-羅馬涅、皮埃蒙特和馬爾凱大區的14個省。總理孔特8日凌晨才從會議室出來,在幾乎沒有記者等待的發布廳宣布了這一消息。兩天后,封鎖政策擴至全境。

義大利總理孔特3月8日凌晨講話(義總理府發布)

隔離在家治病的津加雷蒂在社交媒體上沒有閒著。他轉發了年輕網民的視頻和拉齊奧大區衛生部門的公告,參與「我呆在家」熱門話題。中途除了報告身體狀況、發布政見外,還開始勸告公眾「不要放鬆警惕」。

經過長達23天的隔離治療,3月30日,津加雷蒂兩次病毒檢測轉陰,宣告治愈。 「我做到了,」津加雷蒂對醫護人員表示感謝,呼籲團結一致共抗疫情,「不可能出現一支神奇的魔法杖或某個人物,瞬間解決所有問題,遏制新冠病毒得靠我們正確的、負責任的行為。每個人都應該為別人、也為自己做得更好,這樣我們才會成功。」

在這一個月間,態度完全轉變的不止津加雷蒂一人,不止薩拉、薩爾維尼等政客,即便受疫情影響最大的工商界也不得不先放下利益擔憂。津加雷蒂光顧的米蘭酒吧2月底還在聯合同行給市長寫信,訴說關店帶來的損失及對整體經濟的傷害,要求「社會經濟現狀要與健康緊急情況一同納入考慮」。到了三月,該店已轉向「遠程乾杯」這樣的線上活動。

康復後的津加雷蒂隨後回歸工作,可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義大利的疫情在此期間走向了「至暗時刻」。3月30日,他幸運地成為1590例新增治愈患者的一員。但這一天,在義大利還有七萬五千多人正與新冠病毒抗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統一紀念日:疫情之下的分與合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一號病人」小傳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