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Y

人在他鄉,紀錄不止。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咆哮」的議員和口罩

2020年2月25日,義大利力量黨籍議員馬泰奧·達羅索(Matteo Dall’Osso)戴著口罩走進眾議院。他不是議事大廳裡的第一個,另一位女性同僚瑪麗亞·特蕾莎·巴爾迪尼(Maria Teresa Baldini)在前一天就已戴上。巴爾迪尼本身是外科醫生,對衛生風暴的感知也許更為敏銳。

兩位眾議員的這一舉動,被眾多媒體關注,繼而成為爭議話題,引來群諷。當地媒體口誅筆伐,政敵不餘遺力,或公開或私下,嘲笑其佩戴的是「小丑面具」;連眾議院的議長也看不下去,要求他「停止散播恐懼」。

「瘋了,都瘋了,」達羅索2月26日在議會中憤怒回應​​,還忍不住罵了髒話,「我戴口罩沒傷害別人。該死!這是自我保護。我自己就有免疫方面的問題。」達羅索19歲時被診斷罹患多發性硬化症。這是一種發生在中樞神經系統的疾病,病灶位於腦部和脊髓,潛伏性強,也是除外傷之外最容易致殘的疾病之一。在同僚面前,達羅索進而指出自己剛從疫情嚴重的地區返回,「為了保護大家,我也建議諸位讓我戴口罩!如果你們足夠明智的話,他媽……也應該戴上口罩,來保護我!」說完,達羅索生氣得甩下話筒。

達羅索在眾議院中憤怒陳詞,激動時甚至取下口罩(義大利議會閉路電視截屏)

同在議事廳裡的巴爾迪尼也對此做了一番解釋。 「義大利社會需要繼續維持運轉,」這位整形外科醫生談到,「我們現在阻止不了病毒傳播,但口罩正是防控的基礎衛生用品。需要注意的反而是非科學理性的聲音。尤其從醫生的角度看來,口罩保護自己和他人,而且不會嚇到任何人。」

此時,確診的四百個病例基本集中在北部的「病毒溫床」,相對安全的首都羅馬天朗氣清,兩隻口罩並未掀起大風大浪。畢竟,義大利衛生部發布的指引提示,如果不是生病或照顧病人,不必佩戴口罩。該建議與世衛同步,而且對於一般的傳染疾病也足夠。不過,這次人類面對的,是最壞、最狡猾的新冠病毒。

地中海的陽光底下,人們生活如常。少數居民、亞裔戴著口罩,但很容易招致異樣的目光。在大部分養老機構,即便是密切接觸老人的護工也被建議不要戴口罩,以免「製造恐慌」,養老院因而逐漸發展成為新冠肺炎重災區。

順便提一句,儘管有亞裔遭受歧視甚至暴力的情況,但是出人命的事在義大利沒有發生過。此間,最著名的謠言莫過於「韓國留學生因戴口罩在米蘭被推下地鐵身亡」。然而事實是,這名20歲的女留學生當時正與同伴在義旅行,2月10日深夜,在穿越一截沒有人行橫道的鐵軌時,被駛來的電車撞死。此事與口罩毫無關係,卻在疫情期間營造了鶴唳風聲。

踏入三月,隨著疫情延燒,意政府要求全國范圍內盡可能減少人員流動。與此相契合的是,衛生部更新版本的防疫指引中不再提及特定場景使用口罩,也就是既沒有「建議」,也沒有「不建議」。

避而不談的表象之下,是口罩缺貨的巨大障礙。從2月起,羅馬、米蘭等大城市的口罩、消毒液等防護用品就開始出現斷貨,網上也只能找到價格數倍於平常的少量產品。義大利高等衛生研究院傳染病科主任喬瓦尼·雷扎(Giovanni Rezza)在疫情初期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該國無法嚴格要求佩戴的其中一個最重要原因是口罩缺口巨大。疫情嚴重地區醫護人員的防護用品供應都成問題,繼而造成後續幾輪病毒大傳播。「口罩的短缺演變成了危機,」雷扎總結說。

羅馬的一家藥店早早掛上了「沒有面具」(沒有口罩)的標示(法新社)

此言非虛。歐洲的口罩產量很小,不可能滿足疫情期間的巨大需求,因此引發了各地爭搶與攔截。且勿論德國、法國、波蘭截停義大利購買的口罩,就連義國內也有互搶的現象。基礎防護物資、醫療設備相當於這場公共衛生「戰役」的「武器」,而連槍和防彈衣都沒有的戰士不可能打贏戰爭。3月11日,義總理孔特在宣布禁止不必要商業活動、進一步「封城」的同時,還特地任命經驗豐富的職業經理人多米尼克·阿爾庫里(Domenico Arcuri)為緊急衛生事務專員,以期更好地協調各方需求,運用多種手段加快供應醫療物資和設備。不過,隨著疫情在其他國家的發展,包括口罩在內的物資短缺問題難以擺脫。

除了從外國獲取捐贈或進口,義大利還積極動員國內力量生產防疫物資。其中,著名的汽車製造商蘭博基尼3月底改建廠房,甚至祭出3D打印技術,生產外科醫用口罩和防護面罩。此外,義大利還鼓勵紡織等企業、徵用監獄囚犯,甚至改建軍工廠來生產口罩,務求最大限度提高產量。

隨著「抗疫」的不斷深入,口罩從令人生畏的特殊防護品,到緊急物資、硬通貨,再到生產生活必需品。4月初,疫情較為嚴重的倫巴第、威尼託以及中部的托斯卡納等大區先後以地方法令的形式,要求民眾出門必須佩戴口罩。而全國范圍的「非強制要求」狀態則一直持續到「封城」結束。5月,進入疫情防控的「第二階段」,義大利政府才明確提出在公共交通、密閉公共空間內必須佩戴口罩,並限定其市場售價。

另一方面,民眾對於口罩的認可程度逐漸變高,甚至還有些矯枉過正。3月底,在首都羅馬,一位行人因沒戴口罩,遭另一名男子言語攻擊,但此時全國還處於封鎖狀態,出門的人極少,地區法令對普通居民又沒有相關規定,更何況口罩還不好找。4月19日,在威尼託大區帕多瓦省,一對父子指責跑步者沒戴口罩,雙方爭執進而動手,導致這位出門鍛煉的居民受傷流血。

回過頭來再看義大利議會。事實上,在達羅索、巴爾迪尼兩名議員據理力爭之際,參眾兩院已著手通過限制訪客數量、增設體溫檢測等手段加強防範。爾後疫情趨緊,甚至有議員感染新冠,管理方又要求疏離坐席,口罩出現的頻率也越來越高。至於立法,當然不可避免地向抗疫相關方面傾斜。畢竟,人命關天。在這節骨眼上,其他話題已不再受到關注。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爆粗口的義大利市長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新冠披薩」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一號病人」小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