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泠三

《皮埃尔之歌》缓慢更新中 闲散而蓬乱的“诗人” 每当月亮升起 就有一对信天翁永远分离

皮埃尔之歌 第六章 流亡者之歌

第六章 流亡者之歌

我知道你是细心的人,一定发现了我之前刻意没提过这个家伙。即便我多么忍耐着忽略他,他的闪光蓝的翻领衬衫也在充满毅力地拼命试图谋杀我的眼睛。

别急着翻出我前面说巴特鲁不好的话来,事实上,我很喜欢巴特鲁。他是我的朋友,他有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小缺点并不妨碍我爱他,就好像略显刻薄这一点也并不妨碍你们爱我一样。这么说吧,我是擅长发现优点的人,即便那些并不适合与我相处的人们,我也会的带着欣赏的目光远远观察。而面对佐布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个优点也没有的人,当然更并不存在一个缺点都没有的人,但一定存在一个你看不见他的优点的人。悲哀的是,一个能让你如此厌恶的人,什么地方一定有着你对自己憎恶着的小小投影。对不起我的读者,我不应该说出来,即便这是一个常识。你现在一定想到谁了,不想面对这件事的感觉只会让你脑中这个人更加讨厌。

要说我在佐布身上投射了什么,我还没找出来。别这样看着我,我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他全部的嘴脸没有一个是我不讨厌的,我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夜行者中间的。天,夜行者这三个字真的很让我难以说出口,快想想我们的图腾是一只猫,这能让我好受一点。我从不认可佐布,他全方位地令我作呕。

我轻微的眯起了眼睛,伊泽扯了扯我,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默契,我知道他让我别说话。我想听他的,尽管我一点都不愿意,但是我忍不住想听他的。

在空气中飘荡着佐布黏腻的尾音的尴尬沉默中,菲欧娜忽然轻轻咳嗽了两声。我的脑海轰然炸开。

有人来了。

树叶的沙沙声下面有着许多人衣角摩擦的细微声响。我为菲欧娜的敏锐惊讶,也为自己的迟钝感到可耻的愤怒,接二连三的意外完全打乱了我平素的节奏和警戒。

亚历山大看着我,轻轻冲我点了两下头然后一把扯起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巴特鲁就跑。

伊泽和我对视一眼,起身跑过去在罗伯身边低语。安伊娜也意识到了不对头,伊泽起身的时候她刚好披上她的外套,转头和罗伯一起奔向我们存放文字的房间。你看佐布那开始有些上扬的嘴角,他那假装仓皇收拾东西的不紧不慢的动作,我知道就是他,他投靠了那些人。这是早晚的事,只是一直没有人肯相信我。

只有你,我的读者,你必须相信我。但我也不得不说,除此之外你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蹲在菲欧娜的面前,充满着敬意与温柔地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菲欧娜轻轻摇了摇头:“我太老。”

我起身跑向伊泽,他在等我。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从这里逃跑方案,本应互相决不透露,无限的谨慎才能避免一窝端的惨祸。可爱情里的人——尤其是女人——哪里顾得上这个,我瞄到了,亚历山大带着巴特鲁走的方向,是那条地道。那是我和亚历山大瞒着所有人挖的,是我们俩除了各自方案之外的第三条逃跑路线。想起挖地道的辛苦,我能说亚历山大什么呢,不走那条路简直对不起把自己当哥布林使唤的暗无天日的时光。我回头看了看伊泽,他信任又温柔的看着我,好像我们已经一起演习过很多次了一样从容平和。我用余光看着,安伊娜被罗伯催着磕磕绊绊朝着院子的角落跑起来,罗伯回头冲我们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菲欧娜蹒跚却优雅的站起来,高贵美丽地昂着头,一步一步挪着脚向大门走去。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病中更新于深夜的巴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皮埃尔之歌

皮埃尔之歌

皮埃尔之歌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