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泠三

《皮埃尔之歌》缓慢更新中 闲散而蓬乱的“诗人” 每当月亮升起 就有一对信天翁永远分离

跨年夜

發布於

时间的刻度只是人类发明的无聊仪式感

但此刻我们存在

并决定用烟花丈量生命的长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