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泠三

《皮埃尔之歌》缓慢更新中 闲散而蓬乱的“诗人” 每当月亮升起 就有一对信天翁永远分离

皮埃尔之歌——第四章

發布於

第四章 骨髓中的大地之歌

说实话,我并没有其他人那样对这份任务充满了崇敬。我只是喜欢文字而已,就这么简单。这些勾勾圈圈的线条,写在纸张上就拥有了神秘的力量,这多么的迷人!它们能流传,能指挥人们的行动,在一切关于人类的事物上显形。当然了,它惹上这么大麻烦也正因为这一点。

不过我从没有把我的想法说出来过,这将成为你和我之间的秘密。我只是不想让美丽的东西消失,而大家都认为我们肩负着伟大的使命。他们在讨论什么复兴、主义的时候我总是走神。我尝试过认真听,真的,但伊泽讲话的时候我很难专心。我想你会原谅我的,毕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专注的看着他而毫不惹人怀疑。伊泽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他真挚又内敛,沉着而温柔。巴特鲁就不一样,大概是不够聪明的关系,总显得有些过于机械了,也可能是因为我实在是有些无法忍受他对于感情的木讷,毕竟我是亚历山大最好的朋友。

“去年我们的主题是:水果。按照约定,今年大家搜集的方向应该是——爱。”罗伯抬头看了看安伊娜,这个主题去年是安伊娜提出来的,安伊娜的脸涨得通红,偷偷瞄了伊泽一眼。我的心沉了下去,月光忽然像快坏掉灯泡似的忽明忽暗,连空气好像也变得稀薄了。我果然不应该经常和巴特鲁在一块玩儿,这样重大的事情我居然到今天才发现,我的敏锐一定是被巴特鲁号病毒感染了。

我无法把目光转向安伊娜,只能死盯着罗伯巫婆一样的鹰钩鼻子乱看。我想你也发现了,我在想看谁的时候经常会找一个无关的人盯紧,发泄我渴望肆无忌惮的眼光。不过有个人尽皆知的经验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以免你在不冷静的时候也犯下这样的错误——在一个人在找人发言的时候,永远、永远不要和他对视。

罗伯慈爱的笑着,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第一个开始。不,我不怕发言,只是你知道的,人愚蠢的时候绝不会一次只犯一个错误。

“我今年找到的是一首诗。”我深呼吸,昂了昂下巴,一想到安伊娜看伊泽的眼神我的嗓子眼里就好像有两只刺猬抱在一起满地打滚。我听到巴特鲁低声说:不愧是爱斯。亚历山大也开心的看着我。诗是很难找的文字,而我在这方面是佼佼者,我拥有旁人没有的秘诀。

这些诗都是我编的。


“虽然还是夏天,但叶子已经在枯黄的路上。

我的大地啊,你在召唤我吗?

我已碎成一粒一粒,随着风四处行走

这一颗我,在高山上

那一颗我,在密林中

世上的一切都属于你

刀刻般的大地啊

你将永远地拥有我,却永不能将我重塑

我是你调皮的孩子

是你无法掌握的恋人”

 

我松了一口气,想要好好理顺一下我的思绪,照规矩我们会在晚饭之后再来分享我们如何找到它的故事。我看到罗伯的眼睛里闪过惊喜的光,他应该非常满意,已经立刻用目光搜索着下一个人选。但罗伯,这个和善的小老头的声音第一次让我觉得像清晨的闹钟一样极度的不合时宜且刺耳:“下一个是谁?伊泽可以吗?”

我瞪了罗伯一眼,叹了口气,把心从平底锅的这面翻过来,准备让反面也承受一下这样的煎炸。我做好准备了,在试图恰当的旋转我僵硬的脖子到一个合适的角度看着他的时候,一定会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安伊娜对他充满爱恋的目光。

可一切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看到安伊娜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忽然,我那个可恶的、皱巴巴的、像个粉红色的烂袋子一样的大脑不知道下达了什么荒谬的指令,我,像捕鼠的老鹰,猛地拉住了伊泽的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皮埃尔之歌

皮埃尔之歌

皮埃尔之歌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