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成人

理想主义者,INTJ,哲学、社会学研究,诗人,致力于纯粹的艺术和学术。

年轻人是否适合读尼采?对哲学学习的一点反思

很多人说尼采的书肯定了古希腊悲剧世界观,反驳现代继承下来的苏格拉底式的科学乐观主义。尽量少看,是因为很难看懂,再者容易产生悲观情绪,影响读者,所以不建议年轻人看。

但是,一个真正的尼采“信徒”并不会如此,他们的信仰更偏向于世人所谓的积极悲观主义,这是从悲惨的世界中汲取力量的理想主义,而非倾颓。

是否能读懂尼采的书,这还需要看读者的阅历和理解共情能力了,也与他的人格、经历有关。

如果你也有这种感受:“一本哲学好书其实就是你原有的思想的集结,你对里面的观点都是赞同的,书本只是把它系统化记录了而已。”

那么请继续,我们来看一下尼采本人的叙述。

“在事物的触发下,从自身汲取了相应的东西。因此,你不必费心去寻找内涵丰富的事物,而是要充实你自己。这才是提高自己能力的最好方法,也是令人生过得更加充实的秘诀。”

——尼采 《快乐的知识》

哲学是不能靠学习的,它不是科学学科,也不是简单的经验总结,根本就不是靠看书看出来的,必须要向外感受,在自然中学习。

要我说那就是:“想学好哲学,就去生活。”

这里的生活不是生存,而是有思想地经历事物,作出反馈与总结,提升自己的认知水平。

《基督山伯爵》中也有印证:

“人类的知识是很有限的,在我教会您数学,物理,历史和我会讲的三四种现代语言后,您就掌握我所知道的一切了;不过,所有这些知识,我大约需要两年的时间从我的脑子里取出来灌进您的脑子里。”

“两年!”唐泰斯说道,“你以为用两年的时间我就能学会所有的这些东西了?”

“要说应用,还不行,要说原理,行了,学不等于知嘛;本来就分会实干的和会思考的两种人:记忆造就前者,哲学制造后者。”

“难道不能学哲学吗?”

“哲学是学不到的;哲学是天才所应用的既得知识的总和;哲学就是基督升天时踩在脚下的那片绚丽的祥云”                                                                                                                 ——《基督山伯爵》

再来看看尼采的说法。

我们不是埋首书本并由书本而产生思想的人。我们的习惯是在户外思考、散步、跳跃、攀登和舞蹈,最好是在寂静无人的山间,要么就在海滨。在这些地方,连小径也显出若有所思的情状。至于书籍、人和音乐的价值,我们首先要问:“它会走路吗?它会舞蹈吗?”

——尼采 《快乐的知识》

面对大师,青年人,向自然去寻找力量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