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太先森|NFT 社群研究

主修出版及印刷設計系,十年寫作經驗,曾入選 Mirror Spotlight,同時為 Penana 特約小說作者,將以人性、社群角度研究區塊鏈、Web3.0、NFT 等時事。合作、邀稿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異世界奇幻小說《率魔助理》第五章(3)

第三屆天行小說賞入圍作品。「您認為一個人需要具備什麼樣的特質才能成為王?」生於普通世界的英國人──柏莎.貝薩流士在魔界生活了三年後,因為解決了一次危險事件而收到了魔王的來信,得悉自己被以高薪邀請成為魔王的直屬助理。然而,在高薪背後,需要肩負的責任除了是自己的安危外,更可能包含著別人的性命。柏莎在助理生涯中所獲得的第一份工作,竟是處理「梅林」對「亞瑟王」的叛變問題!

「欸?」

有時候,人就是喜歡把責任推到對方的身上,卻未曾想過承擔責任的方法可能與自己有關。

「等……等一下。這是什麼回事?」

結果換來的,除了驚訝之外,還有慌亂。

「我從未聽過妳想要我和梅林來一場比試啊,貝薩流士!」

稱謂消失了。亞瑟咆哮了。他不再在意騎士的禮儀、姿態,不再在意言詞上的表面功夫,把恐懼吼出來了:「為什麼突然會有這樣的決定?如果只是想找出能夠真正使用石中劍的人的話,根本不需要進行什麼全國比試吧?」

我注視著亞瑟說:「這是必須的。『亞瑟‧潘德拉剛為了證明自己而向你遞上戰書』,跟『亞瑟‧潘德拉剛為了證明自己而想要借你的石中劍一用』可是兩回事。」

亞瑟不認同。「只有白癡才會像妳般說得這麼淺白。」

在旁聆聽的洛斯在此時插話了:「那如果是你,你會怎樣說?」

他愣了愣,張口欲言,卻沒有任何文字成為話語。最後,他把重點轉到別處了:「不管要怎樣跟對方說,前提是我們根本不知道石中劍是否擁有著只有我──亞瑟‧潘德拉剛才可以使出來的特別力量啊。」

我想要重申既然那是我父親所鍛造的劍,那它必定會有那樣子的力量,但在之前就被貝德維爾搶先了。

他事不關己地說:「其實,就算石中劍沒有力量也沒關係。」

我們不約而同地轉向他,見他托著腮道:「倒不如說,如果只靠『能夠使用石中劍力量』來判斷誰才是真正的亞瑟‧潘德拉剛的話,那必定是我們騎士團的損失吧?」

「這是什麼意思?」亞瑟問了我心中的問題,旁邊的洛斯卻在輕笑,彷彿已經知悉貝德維爾接下來,會用他那張溫柔的表情說出何等殘忍的話來。

「因為不管您們之間誰才是真正的亞瑟‧潘德拉剛,作為騎士團的一份子,我們只在意實力比較強的一方到底是誰。」外面的陽光輕柔地灑落在貝德維爾的背上,使他的身體圍上了光芒,卻同時亦令他的臉龐完全浸入背光的影子裡,透露出他那美麗形象背後的機心。這剎那,我懂了。「你的意思是,就算勝出的是一隻幻影魔,只要他的實力比較強,騎士團就能夠接受嗎?」

他微笑道:「勝出的人到底是否幻影魔,是必須到他臨死前的一刻才會知道吧?貝薩流士小姐。除非您有辦法逮到他脫皮的一刻,又或者令他現出真身。然而,要做到這兩件事都是相當困難的,始終幻影魔是一種就連食慾和習慣都會受他人影響的物種吧?」

我呆住。他說得有道理,可是這就代表著亞瑟‧潘德拉剛的身份價值從現在起,就只取決於他的力量本身了。強者才能留下嗎?弱肉強食嗎?這個被稱為騎士的人,這個應該是對亞瑟王最為忠心耿耿的男人……

「你真的是一名騎士嗎?」我按捺不住難以置信,吐出了此刻在腦中跳出來的、唯一的話來。

他沒有回應,只是稍微低下頭,別過臉,看往什麼都沒有的辦公桌,露出一張介乎於悲哀和遺憾的神情。陽光的氛圍又一次改變,隨著他的舉動,由一開始的溫暖變成了奸險,再由剛才的奸險變成了如今的傷感。

好難過。儘管我不同意他的做法,但還是能從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抑的難過,

「我認為這是個好決定。」洛斯拯救了我。他的說話打碎了氛圍,把話題帶回來:「不過為了方便我完成工作,我希望在兩位亞瑟‧潘德拉剛進行全國公開比試時,不論誰勝誰負,騎士團也會在比試後寫一份報告,以證明敗者就是梅林。」

貝德維爾輕輕點頭,然後一手拿起了一枝鉛筆,一手控制著自然力,從文件櫃中控制裡面的一張白紙飄到他的前面,使他能把洛斯的提案寫下。

「怎麼──等一下!」亞瑟在這時大喊了:「這是什麼回事?我還未同意吧?為什麼說得這場公開比試已經是唯一解決這次事件的方法?」

「我比較想知道你為什麼不同意?」洛斯看著他問,藍眸裡是冷酷無情:「你就這麼害怕輸給對方嗎?」

「那……」似乎被對方的眼神震攝了,亞瑟在回應前頓了一下才說得出話來:「那是因為你沒有見過他的劍術有多麼的厲害。他可是先王的專屬劍術導師!

「即使他無法使用自然力戰鬥?」洛斯問。

「對。」亞瑟沒有猶豫地回應:「倒不如說,他的劍藝厲害得根本不需要使用自然力戰鬥。」

洛斯冷笑。「如果他是幻影魔,那你這個想法就為他的實力打下了一根強心針了。」

亞瑟張口。

洛斯繼續說:「再者,剛才貝德維爾已經算是為騎士團表明了立場。騎士團不在乎你是真正的亞瑟‧潘德拉剛,還是虛假的亞瑟‧潘德拉剛,他們只在乎誰比較厲害。」

亞瑟閉上了嘴巴,嚥了口口水。

「還不明白嗎?這裡已經沒有你能夠拒絕的餘地了。」洛斯瞄著他道:「還是,你想放棄證明自己的機會,直接被十多名騎士逮捕?我深信即使柏莎想要在這裡為你挺身而出,她也不能從這麼多人的手上救走你。」

我生氣地盯向洛斯,他只對我聳肩。

貝德維爾用鉛筆在紙上輕敲,瞄著亞瑟道:「選擇吧,『亞瑟‧潘德拉剛』。你要成為罪人,還是以全國公開的形式,在世人面前與現於騎士團中的亞瑟‧潘德拉剛進行一場公平的比試?」

「公平?」亞瑟一臉難受地回應:「這根本不是公平吧?你們只是想把我送上死刑台罷了。」

「啊哈。你戰勝對方不就好了嗎?」洛斯在聽後恥笑道:「還是,你覺得這才是最沒可能的事?膽小鬼。」

「我作為這次事件的負責人,我有三個條件。」

我在他們爭論時嚴肅地開口,大家隨即注視我了。

我吞下一口口水後,開始提出要求:「第一,在比試時,我必須站在最接近比試場地的位置。」

貝德維爾的眸子閃出金光,展示了不容許任何人觸犯的氣勢。「但您不能干涉比試。只要您干涉,我們就會判斷您所認識的亞瑟‧潘德拉剛輸掉。」

「我認同。」我回答:「我只會在認為他有性命危險時干涉比試。屆時恐怕已經分出了輸贏。」

貝德維爾一邊書寫一邊道:「您明白就可以了。」

「第二,在比試前,你們需要撤銷對亞瑟‧潘德拉剛的通緝令。」

貝德維爾停下了書寫。

「既然現在已經下了定論,比試將以實力決定真偽,那繼續通緝我所認識的亞瑟‧潘德拉剛並沒有用處。」

他回應:「我同意。不過如果在比試當天,這位亞瑟‧潘德拉剛沒有出現到會場的話,騎士團將會直接向魔王追討責任。」

我肯定道:「沒問題。我會確保比試當天,這位亞瑟‧潘德拉剛會安全地到達會場。」

他再次書寫,然後問:「那第三個條件是什麼?」

我瞅一瞅亞瑟那膽怯的樣子,再看看洛斯那張無情地臉,感受著自己的心跳和信心,最後向貝德維爾肯定道:「第三,對方必須使用真正的石中劍迎戰。」

貝德維爾聽後疑惑起來。「我可以把這個加入比試條件之中,但我必須重申,騎士團是不會理會誰能夠真正地使用到石中劍。騎士團只會以勝利來判斷誰才是真正的亞瑟‧潘德拉剛。」

「我知道了。請你將這個加入比試的條件之中。」

亞瑟問:「可是即使梅林帶著石中劍來迎戰,妳又要如何判斷那是真正的石中劍?」

我摸摸腰間的劍道:「父親在製作任何一把武器的時候,都會以自然力把自己的簽名刻在武器的主體上。每當人們將少量的自然力注入其中時,那個簽名就會浮現出來。」然而,由於我們不是魔劍的持有者,注入自然力的量絕對不能多,否則魔劍會反抗,造成無法想像的危險。

洛斯插話:「對比起這個小節,我更擔心的是你能否認出石中劍是什麼樣子。」

亞瑟生氣了。「我當然會認出石中劍。那是我的劍。」

洛斯笑了一笑,喝光紅茶後道:「是嗎?那你為什麼會連這樣子的常識都不懂呢?」

亞瑟瞪著他。

他繼續說:「如果那真的是你的劍,那它現在就不會落入其他人的手中了,膽小的無知少年。」

亞瑟攥緊雙拳。

洛斯放下茶杯,任由清脆的「哐啷」聲在房間內迴響的同時,他站起來,朝貝德維爾說:「比試定下了日期後,致電給我。你知道要怎樣做才能找到我,對吧?」

貝德維爾笑了一笑,答:「今天晚上就會有消息了。」

接著他轉向我,二話不說地摸向我的頭,嚇得我除了感受他的溫度外就什麼都想不到。

很舒服。

他溫柔地說道:「我們在他們的比試當天再見吧,柏莎。」

我差點被他的表情和舉動騙了。我忍受住想要殺死他的衝動回應:「首先,你必須要活著。」

「我當然會活著。」話落,他懷著自信滿滿的笑容離開了。混蛋。


完整故事已刊登於 Penana ,會陸續在Matters更新!
想要即時在Matters閱讀最新進度,可追蹤 #率魔助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異世界奇幻小說《率魔助理》第五章(2)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