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几文

一個只有想法沒有做法的中年大叔

【我的青春】兩天的純愛

 (編輯過)

早年在台灣,有「光輝的十月」的說法,因為十月份的國定假日多,且因這些國定假日是比較政治意識形態的假,所以都要派學生參加紀念或慶祝活動。

在我高中的時候,有一年台南市在一個公園舉辦了一個園遊會活動。剛好這公園離我們學校僅一條馬路之隔,所以本校學生被指派打掃工作,打掃完畢,就可獲得一些點券,在園遊會中使用。而這些攤位,就是由一些公益團體及學校所承辦,旨在推動健康生活等等主題。

工作完畢後,我們拿著點券到處逛,忽然眼前一亮,有一個一群穿著粉藍色制服的護校學生負責的攤位,主要的活動是簡易健檢,幫大家量量身高、體重、血壓等,於是就跟死黨們興致勃勃地去了。過程中,大家不斷嘻笑打鬧,「原來你這麼矮哦?」「這麼胖還吃這麼多?」笑鬧聲不絕於耳。

輪到我量血壓時,一位溫柔的女學生 ( 因為她名字中有個 「貞」字,姑且喚她「小貞」吧~ ) 幫我服務。小貞拉起我的左手,上身前傾幫我套上束帶時,我的左手忽然感到一陣小貞胸前 「溫暖豐滿的柔軟」! 我一時之間漲紅了臉,心跳加速,但小貞仍是自顧自的認真繼續她的工作。

「欸~ 你血壓很高耶! 」小貞看著血壓計數值驚呼,繼而抬頭看我 : 「你的臉好紅哦! 有發燒嗎? 」

我強裝鎮定,說今天太熱,爸媽也稍有一些血壓問題等含糊帶過。

小貞一臉擔心的持續幫我衛教,要我注意飲食,多運動。

「我有運動啊 ! 我常打籃球耶 ! 而且我每天騎十幾公里腳踏車上學 ! 」這倒是真的。

「他籃球打得很爛啦! 」「除了籃球,他還打別的東西! 」死黨們在旁一陣瞎扯。但小貞不理會他們的嬉鬧,皺起眉頭關心我的樣子,真的讓我覺得她好單純,好可愛!

「下個月我們學校校慶,也有園遊會,邀請妳來好嗎? 」我忽然想到。

「可以啊,如果我同學也一起去的話。 」小貞給了一個激勵我的答案。當天回家時,我騎車騎得輕飄飄的,彷彿可以參加環法自行車大賽似的!

***

校慶當天,各大女校的同學們紛紛前來。說真的,當年四所省中 ( 那時還沒廢省 ) 我們是出了名的愛玩不唸書,所以我們的園遊會非常好玩,是女校學生的朝聖之地 ( 當然有些也是來會男友的啦! ),甚至有些女校為了不希望學生來參加,刻意在我們的校慶日隔天安排期中考 ! 由此便可想像當年本校校慶之吸引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還是沒看到小貞的身影。我擔心的是不知道她沒來,還是她來了我卻沒遇到她,整個上午都跟遊魂似的心不在焉。

3:30 PM,小貞終於跟她同學們出現了! 我開心的迎上前。

「你最近身體還好嗎? 」小貞一見面就是關心我的健康。

「好得很! 我帶妳到處去逛逛!」我牽起她的手。

「我跟同學一起,不方便脫隊,這樣可以嗎? 」小貞不好意思的請求。

「也行! 」於是我就跟著他們一群在校園中充當響導。當然我的死黨們也如狗仔跟拍一般的隨侍在側,一下子遞上飲料,一下又遞上一束已接近 「殘花敗柳」的玫瑰。

「妳看,妳來的這麼晚,玫瑰都快枯萎了~ 」我故意這樣說。逗得小貞又是一陣羞怯。

每當我獻一次殷勤,她的同學就發出一陣 「哇! 」的羨慕,而我的死黨們則發出 「耶! 」的慶祝,場面實在是熱鬧有趣。在那一刻,我們猶如置身偶像劇拍攝現場,其他同學們就像是工作人員,而男主角及導演--就是我!

5:00 PM,園遊會活動結束。我依依不捨的送小貞一行人出校門。

「還有機會見面嗎?」我問。

「可以,不過我們只有星期六下午才放假!」小貞解釋因為護校需住宿,每週只有週六下午放假讓學生們回家。

於是我就在下一個週六下午到他們校門口等候。因為護校斜對面是百貨公司,一時放假學生及逛街人潮全部混雜在一起,直到人潮漸漸散去,還是遍尋不著小貞的身影。就這樣,等了一下午,只好失望地回家。時至今日,我們沒有再見過面。

由於近兩年 COVID-19 及十多年前的 SARS 的疫情,每每讓我想到若是小貞仍堅守在醫護工作的崗位,該會是多麼辛苦及危險! 在此對小貞獻上最真摯的祝福,也對我那群死黨在這兩天對我這「純純的愛」所提供的火力支援表達感激之意!

致我們的青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青春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