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肚皮
空肚皮

没心没肺,肚皮空空如也

回收家

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門聲的節奏感很好,我跟著節奏哼起了曲子,完全沒意識到是有人正在敲自家大門。

曲名是什麼想不起來了,很熟悉的曲子,我打算往腦海深處點再打撈一下,敲門聲變成了踢門聲。

開了門,是個精瘦的小個子,後腦勺梳了馬尾,一根螢光綠的橡皮筋綁著油亮亮的長髮。

「0303室?」

我點頭,螢光綠馬尾說話一股住在深圳的廣西人口音,口氣不容質疑。

「正在乾嘛」

「打遊戲。」

「平時乾嘛?」

「打遊戲。」

「最愛乾嘛?」

「打遊戲。」

「未來想乾嘛?」

「打遊戲。」

螢光綠馬尾一口氣問完,自顧自進門坐下,開了茶几上一罐啤酒,咕嚕嚕喝下去,喝完後把啤酒罐壓扁,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塑料袋,把壓扁的罐子放進去,這才開始自我介紹。

「鄙人回收家,回收一切廢品。」

「你來回收我嗎?這家裡所有東西都比我有用。」我說。

「喲,真不能小瞧現在的人,上一家人差點把我給回收了。」

「你去回收了一家子人?」我問。

「我回收一切廢品,不止是人,也不是每個人都是廢品。」

「你去那家回收什麼?」我問。

「商業機密。」

「過往你回收過幾個人?」我繼續問。

「商業機密。」

他看著螢光綠馬尾把最後一罐啤酒喝完,壓扁,放進塑料袋。

「那請快點開始吧。」我說。

螢光綠馬尾說聲抱歉,那就開始了,讓我背過身去。我照做了,感覺後腦勺一疼,轉身看見螢光綠馬尾手裡捏著一根白頭髮。

「回收完成。」他說。

「這就回收完成了?」我不信。

「就是這根千鈞一髮讓你變成了廢品。」

「嘖嘖。」

「有一次我從一個傢伙腦子里回收了三大桶的雞湯。」螢光綠馬尾說完,一口把那根白髮吞下。

「真是辛苦你了。」我說。

「不辛苦,命苦。」

螢光綠馬尾拎起滿滿一塑料袋壓扁的啤酒罐告辭了。

我繼續玩遊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