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肚皮

没心没肺,肚皮空空如也

面試

面試官讓我坐下,我說,「椅子上有把刀。」

他只說,「坐。」語氣沒有商量的餘地。

我把刀拿起來放在桌子上,伸手就能抓到的地方。

「如果面試不成功,我可能用得著它。」我開了個玩笑。

面試官沒有笑。

面試的房間是個小型會議室,中間一張橢圓形的桌子,只有一位面試官,背牆坐,身後是公司的標誌,進門左手是一排文件櫃,頂天立地,右手是鋁合金的窗戶,能看見一株香樟樹的樹頂部分,遠處是建築工地。

「面試什麼崗位?」面試官問。

「編劇。」我回答。

「昨晚凌晨兩點你在哪?」

「面試第一次被問這種私人問題,」我笑,「在睡覺。」

「有人證明嗎?」

「沒有,」我說,「我單身。」

「你去左邊,打開第三個文件櫃,對,最大那個,裡面有你的面試題。」

我照他說的,起身去打開文件櫃,櫃門打開,一個女人摔了出來,手綁在身後,嘴上貼著一層又一層膠布,腹部有傷口,全是血,有部分血時間久了,發黑,有部分血新滲出來,深紅色,是刀傷。

我扶著門,身體發僵,那女人癱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死活。

「刀傷,死亡時間大概昨晚,凌晨兩點。」面試官強調了一下刀傷和凌晨兩點時。

我回頭看了看桌子上的刀,苦笑問,「上面只有我的指紋吧。」

面試官第一次笑,說,「你進來前,我報了警,出警大概十五分鐘,你的面試現在開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