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6 篇作品累積創作 67474 

大象

空肚皮

我接到電話是早上五點左右,是小區物業打來的,他說今天不要出門了,小區里來了一頭大象,脾氣不好,一點就爆,正在十三棟的花壇里吃黃瓜。我說你們餵它吃黃瓜?他說是綠化帶里種的黃瓜,我們還沒人敢去。我們沈默了三秒鐘。我問他什麼時候能出門?他說不知道,自己還要一個個聯絡業主,另一個同事在問動物園。

理髮

空肚皮

先生,理髮還是造型?他笑臉相迎。我拿下帽子。先生,想要植發?他的眉毛都開始笑起來。我搖搖頭,問他店裡能提供上門理髮服務嗎?他的笑容有點僵,我加了一句,我家不遠,錢好商量。他說要問問店長,讓我等等。我說好。等到頭皮發癢,毛髮開始生長,他回來報了個價。

修水管

空肚皮

我請人來修水管,師傅進門就問,是消化不良還是便秘?它很內向,不太會表達,我只能這麼回答。師傅看我的眼神像是看著一段嶄新的鋁塑水管,我看他像幾年前有一面之緣的馬桶疏通師。我說你不要看著我呀,應該看看水管。師傅說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水管。我說你看出了什麼?

枕頭

空肚皮

枕頭問我借頭髮,我說,不借,每天早上醒來,你上面的頭髮都比我頭上的多了,你還借什麼?枕頭說,你不懂的。我說,連解釋的耐心都沒有嗎?枕頭還是說,你不懂的,因為你不是枕頭。我和枕頭陷入了沈默,我的頭陷入了枕頭,然後陷入了夢鄉,很多夢醒來就忘了,不知道是不是枕頭的問題。

自行車

空肚皮

那輛自行車讓我幫它一把,它前輪朝下,後輪架在路燈柱上下不來。我問誰干的。它說車頭充血沒法思考。我把它扶好,它松了一口氣,前後輪都扁了下去。我問它還好嗎?它搖了搖車把手,車鈴叮叮叮。我就走了,它跟著我。扁掉的輪胎上下跳動著前進。我說別跟著。它說同路而已。

脂肪

空肚皮

他在廚房裏挑蝦線,女朋友突然問:「你體重179斤的時候愛我,還是140斤的時候愛我?」 強烈的求生欲讓蝦從他手裏逃脫,落在洗碗池裏蹦跶。他一邊抓蝦一邊想,答案不可能是同樣愛你這麽簡單,於是反問:「那你是愛179斤的我,還是愛140斤的我。」 「你先回答。

朋友在副駕駛座刷手機

空肚皮

在紅綠燈🚥前停下,我發現後面那輛車🚘,副駕駛座載著一朵雲☁️。起初我以為是天上的雲投影在他的前擋玻璃心,可天上沒有雲☁️。我不能確認,讓副駕駛座的朋友看一眼,朋友說專心開車,別分心,你這人怎麼這麼容易分心。我說那可是一朵雲☁️。朋友說你是交警嗎?

牙齒·三

空肚皮

早上醒來嘴裡發苦,苦哈哈的,說是夢里啃了整部悲慘世界也不為過,或者說,是我終於嘗到了人生的滋味。刷牙吐出來全是血水,我問牙醫我是不是快死了。牙醫說,如果你覺得快死了就不會選擇來看牙醫。我說吐血不是一兩天了。牙醫說你再吐一個看看。我吐了一口在水池里,帶血的口水在池子里緊成一團,並沒有散開,看來沒有親人在水池里。

牙齒·二

空肚皮

一切始於一個演唱會,那天歌手張尕慫在舞台上唱完《張老漢脫貧記》對著台下的樂迷喊話,當時我站在場子的最後面,聲音斷斷續續傳入耳朵:我喜歡自己嘴裡的每一顆牙齒,我甚至加入了牙齒俱樂部。這句話比他唱的所有歌都吸引我,人無癖不可與,歌迷只盯著他的酒窩太可惜了,應該從此以後更關注他酒窩背後...

牙齿·一

空肚皮

我喜歡自己嘴裡的每一顆牙齒,整齊劃一,牢固,堅守,值得信任,隱藏著攻擊性,它們並不白,四環素影響像是童年陰影一樣伴隨它們,可我依舊喜歡它們。年紀過了某個時刻,你必須面對失去,我知道自己即將失去它們,卻不知道什麼時候,但是你知道很快就要到了那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