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buscar

我要寫作了

蔡明亮,《日子》

我很大膽,去看了蔡明亮的《日子》。明知定鏡幾分鐘不換畫面是避不了的,還是去看了,以前不懂欣賞,這次倒看出個味道來。

大概是年紀大了吧,世界太紛擾,看著靜止不動的畫面有一種寧謐。許多人(包括我自己)未必喜歡蔡明亮的定格,但他是一個對世界有敏銳觸覺的藝術家,這一點是肯定的。影片一開始,就是一場雨,由烏雲密佈、到小雨點、到越下越大、到滂沱大瀉。沒有很敏感的毛管,是不會對玻璃窗外的下雨過程特別神迷,也不會把時間的點滴流逝,像吃一道菜般拿來品嚐。

《日子》裡的定格都是精心挑選的,照見了地、水、風、火。人過日子不外乎圍繞這四個元素吧。其實也還不只的,還有愛慾,還有思念,當然還有病痛,加起來就差不多了。

所以兩位男主角會生火煮食、聽風、睡覺、看病、尋求性的慰藉。儘管周遭人聲嘈雜,車水馬龍,卻彷彿只有自己一人過著每分每秒。幾乎沒有對白,只有近乎吵耳的環境聲,卻清楚聽得見一個人的「靜」。

所謂人生,無論你有沒有親人朋友,也只能各自孤獨面對,素顏修行。在導演的鏡頭下,就連汗流浹背的夏天場景也特別蕭颯,整段人生就像恒久的冬天。

不過在這場人生的冬天裡,總算擦亮過一支火柴,就是與性工作者相遇的一晚。兩個人交換了慰藉,留下了紀念。

然而人生中的相遇嘛,你記得也好,總好你忘掉。到最後,他能夠做的,只是在曾經相遇的路邊長櫈上坐著,一面用眼睛尋找,那個曾經待自己很好的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