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buscar

我要寫作了

在《猶山節考》裡看見一群名叫人類的獸

冰天雪地裡,人畢竟還是要吃、拉、睡。兩個男人跑出屋外,抵著冷在撒尿,拉開了電影的序幕。百多年前的日本,一條貧瘠的村落,住了一群名叫人類的獸。

人人都有基本的需要,但資源匱乏下,自然慾求不滿,唯有自保、搶奪、要弱者犧牲。看見一隻雞被蛇吃了,但在大自然的土地上發生,倒不覺得殘忍。

河邊有一具發黑的小屍體,臉很腫但仍看得出是人。一個初生嬰兒,是來討吃的,死不足惜。反正和女人上床後就會再生一個。

看見一條小蛇,從大蛇的尾端滑出。

為了生存不受威脅,可以去到幾盡?村裡發現了小偷家族,大家把他們的財產充公,還怕死灰重燃,半夜裡把這家人活埋。村民拿著麻包袋,把人塞進去,丟進預先挖好的坑。都是村裡人,土坑裡有青梅竹馬的鄉里,有和她交歡過無數次的女人,但該死的就是該死,在這條村子裡,要生存已經很傷腦筋,人與人之間沒有多餘的情感。

老母恪守村例,嚷著要上猶山等死。待母至孝的男主角即使多麼不情願,也不能違逆祖訓。經歷千山萬水,把母親揹到山裡去。鏡頭一轉,母親不見了,他以為是山神把她帶走了,有一種如釋重負之感。長途跋涉之苦,令他一度想母親從此消失。明明不想帶母親上山,為甚麼這一刻又會如此不孝?捨與不捨,棄與不棄,同時在拉扯,人性很矛盾。

而那邊廂,一個遭五花大綁的老翁,苦苦哀求兒子不果,被一腳踢下山。鏡頭下一個人球顛簸不堪地滾落山涯。生存條件愈受限,善惡也愈張狂。但其實動物中只有人類如是。

人性的醜態,不忍卒睹。散場時心情很鬱悶,有點反胃。回頭一看,見到一排一排的觀眾,密集而整齊,竟生起了不明所以的噁心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