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猫灵 ⁜ 野薄荷 ⁜ 雪树

时事评论员,文字爱好者,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花一整天的时间去读我爱读的书籍

“生在穷人家庭, 奋斗还有个屁用”, 韩国的“00后”们彻底放飞了

發布於
修訂於
韩国社会现在的问题,将来或许也会成为更多地方的问题。

2022年新年伊始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数字,属实让人震惊:

今天,有58.3万韩国“00后”彻底放弃工作念头,年轻人上了大学也不找工作。

新年开始时,大多韩国人并未感觉到多少节日的气氛,而低迷,绝望的氛围,让韩国网友直呼自己身处“地狱朝鲜”。

刚刚过去的2021年,韩国的毕业生人数达到了86万人,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这本来应该预示着暮气沉沉的韩国企业将迎来新鲜血液,但事实却是将近半数的20-30岁年轻人直接放弃了工作。

这其中的一大原因,是疫情导致了更大的贫富差距。这种差距不光体现在人与人之间,更体现在企业之间。

像三星这样的财阀的地位无人撼动,而中小型企业却纷纷倒闭或裁员,换句话说,韩国根本无法给年轻人创造出足够的就业岗位。

更多的人争夺更少的资源,结局就是加倍地内卷。只有更顶尖的学校,更优秀的履历才能得到工作。

所以,不少累觉不爱的学生在大三大四就不再对找工作抱希望。统计数据称,目前只有9.6%的大学生还在积极找工作。

我起初也不太理解,那剩下90%的年轻人,他们去哪了呢?

韩国劳工委员会的研究报告给出了一部分答案:去年年底时,韩国的家里蹲啃老族总数达到了177万人,创下历史新高,并且预计还会在今年会继续增加。

韩国的一个纪录片采访了很多这样的年轻人,里头有个女孩叫小A,她现在在家靠投资虚拟货币和偶尔打工当家教赚钱,一旦有了钱就会去度假,买奢侈品,今朝有酒今朝醉。

她表示自己已经放弃了恋爱和结婚,也不可能买得起房,所以不如把钱都花了活在当下。

虽然听上去很极端,但这的确反映了部分韩国年轻人的想法:既然人生一眼望到头了,不如就爱咋咋地吧。

勺子阶级论

韩国一直有著名的“勺子阶级论”的说法,意思是家庭条件好的人,是含着金汤勺出生,家庭条件差的,含着土汤勺出生。

“含着XX材质的勺子出生”只是一个比喻,但“勺子阶级论”在韩国,不但真实存在,而且,每个阶层都有明码标价。

这样的明码标价,在今天被疫情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之下,显得越来越露骨了。

韩国人心目中,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家里财产至少要有20亿韩元以上,家庭年收入要在2亿韩元以上。

而这种家庭收入,在韩国五千万人口中,仅有1%的人可以拥有。

至于“银汤匙”则是财产要有 10 亿韩元以上,年收入可以达到8000 万韩元——这种银色阶层,占韩国社会大约3%

“铜汤匙”,大约家里财产要有5亿韩元以上,或年收入达到5500 万韩元——这类人在韩国大约有10%左右。

比“铜汤匙”成色更低的,就是所谓的“塑料汤匙”阶层,占据韩国社会将近80%以上

以前,勺子的成色,代表着人们的出身,因为不同汤匙,代表着从小能吃到什么。

遗憾的是,今天,越来越多的韩国人发现,这个出生时带在身上的“勺子”,往往决定了他们完整一生的天花板。

现在的韩国社会,自从呱呱落地,到学会吃饭、走路,再长大一点,最基本的食衣质量,如何住、住多大,如何行、使用什么交通工具,每个阶层的人生,所处境遇完全不同。

家庭能拿出什么成色的勺子,就意味着,一生所能获得资源优劣。

生在“金汤匙”人家,随时可以飞上天,而那些“塑料汤匙”的家庭,或者比“塑料”更差的年轻人,简直“卑微到泥里”,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现状。

先不谈钱,就说教育吧,拿着不同勺子的孩子,无论是升学率还是择校权,都有着天差地别。

对于“金汤匙”、“银汤匙”的家庭来说,能够进入大学的几率高达 72.6%,这其中还有7.4%的人,可以进入韩国排名前 10 名的大学;有10.2%可以进入排名 11-20的大学,进入专门技职学校或未升学者,仅有 27.4%。

相比之下,普通家庭孩子又是什么情况呢?

答案看得让人震惊,有高达61.2%会进入技职学校或未升学,有机会并且有钱进入韩国Top10 名校的,仅有0.9%,比百里挑一还要难;进入排名在11-20大学的比例,也只有1.9%。

为什么富人越来越富?

很多人没明白的一个事情是,疫情怎么就让富人越来越富了呢?

原因有很多,但其中的一个很大因素是,今天的富豪们多多少少都和互联网沾点边。

比如扎克伯格吧,他就踩了一波疫情的红利。

新冠期间的这些年,人们使用facebook的频率大大增加,让扎克伯格的财富在此期间增长了250亿美元。

与此同时,去年的从3月到5月,已经有超过3800万美国人因为疫情而失业。

有报告显示,就在同时期内,福布斯榜单上600多位亿万富豪,他们的总资产猛增了4340亿美元,有很大一部分是科技巨头。

我们看到的是,富人在疫情交替接力的过程中,财富越滚越大。穷人在承受着疫情灾难的同时,也愈发矮小、沉默。

这不是个别国家的问题,而是整个时代,乃至整个人类文明的问题。

美国作家威尔·罗杰斯讽刺地说过——“把钱都给上层富人,希望它可以一滴一滴流到穷人手里”,这句话即是经济学里的“涓滴效应”(trickle-down economics)。

上世纪70年代末以后,人们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钱都被上层截留了,根本不会流到下面,涓滴效应被证伪。

随后全球化导致的制造业转移和资产价格的大牛市叠加,为美国如今的经济割裂奠定了坚实基础。

以前的人们以为,富人富了以后,会带动一部分普通人雨露均沾。但世界发展到今天,越来越多人发现,人家的富不仅跟你没啥关系,相反,你甚至是人家变富的食料。

根据研究,世界十大首富的资产是相等于31亿人的资产。这是一个现实,我们无力改变的现实。

写在最后

前年一个很大的娱乐事件是郑爽代孕。当时看各个媒体发的对于郑爽代孕的评论,感觉有点乏善可陈。

当时的论调里面,有很多是在往性别歧视和女权主义的方向引导,其实我觉得与其说代孕是性别问题,不如说,这是一个阶层问题。

在国外,很多明星选择代孕都比较公开了——演艺界有侃爷和卡戴珊,妮可基德曼,华裔女星刘玉玲;运动界有足坛的C罗,NBA前巨星韦德,等等这般。

他们的名气哪个不比郑爽大啊。所以很多时候人们讲宗教,谈敬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钱真的太牛逼了。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时常想起维克多雨果的那段名言:

黄金的体积每年要磨去一千四百万分之一,这就是所谓的损耗。因此全世界流通的十四亿黄金每年要消耗一百万。
这一百万金子化作灰尘飞扬飘荡,变成能吸入呼出的原子,这种吸入剂像重担一样,压在人的良心上跟灵魂起了化学作用,使富人变得傲慢,使穷人变得凶狠。

黄金的体积每年要磨去一千四百万分之一,这就是所谓的损耗。因此全世界流通的十四亿黄金每年要消耗一百万。

这一百万金子化作灰尘飞扬飘荡,变成能吸入呼出的原子,这种吸入剂像重担一样,压在人的良心上跟灵魂起了化学作用,使富人变得傲慢,使穷人变得凶狠。

我们都知道,韩国社会现在的问题,将来或许也会成为更多地方的问题。

我们也多多少少都能感受到,曾经那个靠“不服”和“认死理”就可以干翻的世界渐渐远去,固化的城墙也总在不经意间添砖加瓦。

我们看到无数人如潮水般涌动,在清晨共享着单车,在白天里共享着云计算,在傍晚共享着抖音和算法茧房,在夜里共享着失眠。

新大陆一片荒芜,不过希望至美。

未来,当我们的孩子独自去面对这个世界时,我愿相信等待他们的,依然会是繁花似锦。

但,我也会尽我所能去尝试,把一个没有那么不堪的勺子,轻轻地交给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