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猫灵 ⁜ 野薄荷 ⁜ 雪树

时事评论员,文字爱好者,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花一整天的时间去读我爱读的书籍

买房子也要上补习班: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韩国内卷式教育到底有多可怕?

發布於
如何成为世界第一个生育率跌破1%的发达国家?很简单,就是内卷式教育。这,就是韩国

残酷的竞争,令韩国人更加执迷于课外补习,进入好大学。

正解局原创

教育,一直是大家关注的话题。论起教育内卷,韩国最严重。

补习班讲师天价,甚至为了补习,有家长卖房子。

韩国虽然只有五千多万人口,可是巨大的升学压力,令韩国补习文化十分流行。

在韩国,位于首尔江南区的大峙洞,有一条著名的“韩国最高端补习班”街,仅这条街上各种名目的补习班,加起来就有一千多家。

大峙洞上,韩国家长通宵排队抢位

但这个数字,只占江南区所有补习班数量的近一半,全韩国补习班的数量更是惊人。

据韩国教育开发院的《教育统计年报》显示,2014年韩国私人教育机构数达到了近7万家,补习的学生人数超过了700万人,授课老师多达28万,达到了当时历史最高水平。

七年过去了,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刷新,而这个庞大的补习市场,背后是巨额的利润。

在韩国,一个学生上补习班得花费多少钱呢?

之前在热播剧《天空之城》中,里面的一个孩子,光补习费就花费了约1500万左右的人民币。

很多人看的时候,都以为这不过是电视剧夸张而已,但是现实中却真实存在。

韩国2017年的纪录片《课外教育悖论》中,多数家庭每个月补习班花费都要超过100万韩元,甚至有的家庭超过了300万韩元(约17000元人民币)。

这还只是普通老师的价格,有些在补习班包装下的名师,收取的补习费更是天价。

新闻报道

如此巨大的补习费用,令韩国家长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

根据韩国统计厅发布了“2017年度国税统计年报”显示,韩国人均年收入为3519万韩元,平均年收入最高的城市蔚山市是4216万韩元,其次分别为世宗市(4108万韩元)和首尔市(3992万韩元)。

韩国论坛讨论补课费

折算下来,一个孩子一年补习费,至少要花费一个双职工家庭年收入的八分之一,如果有两个孩子,其补习班费用,至少占年收入的四分之一。

再算上刨除的税款等,别说普通家庭,中产家庭的经济压力,也是非常巨大的。

韩国纪录片《差生1——学习的痕迹》

但这并没有阻挡韩国人补习的步伐,月收入不到100万韩元的家庭,其孩子参加私人辅导的比例能达到36%,月收入超过600万韩元的家庭更是舍得花钱,近90%都会让孩子去上补习班。

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韩国家长每年为孩子的校外教育花费至少为145亿欧元,占韩国经济产出的0.8%。

一个接受SBS电台采访的母亲表示,她家的孩子上一堂课的私教费就超过了200万韩元。

但对于这笔巨额支出,她不仅压力大,也感觉很迷茫,“如果把这笔钱作为孩子的创业经费,是不是更好呢?”

都说让孩子别输在起跑线上,韩国绝对是贯彻最彻底的国家。

在韩国,从幼儿园开始,孩子就已经开始踏上了补习班之路。

和中国孩子一样,大部分都是为了培养兴趣爱好,像围棋、舞蹈、钢琴等课程,通常是家长们最喜欢为自己孩子选择的。

进入学龄后,因为韩国不允许校内超前学习,为了能够有好成绩,课外补习班差不多成为孩子们提升的唯一途径。

每个韩国学生从小学开始就堆满作业

早在2010年的时候,韩国就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学生在课外补习,并且这个比例每年都在不断上涨。

据2019年的相关数据显示,在韩国上补习班的学生比率高达74.8%,小学生就高达83.5%,而初中为71.4%,高中为61%。

这些学生中,随便找一个人问,开学期间至少要补四五门课,寒暑假则更多。

在韩国,一个学生要远远比一个普通上班族更繁忙。

白天的时候,韩国中小学生去公立学校上学,放学后直接去各类私人教育机构学习。

直到夜晚10点,大部分学生才结束补习班的全部课程,补习班门外等待接孩子的家长和私家车,把马路围得拥挤不堪,但韩国人对此却是习以为常。

韩国小学生12点算是早睡

但上完补习班,并不意味着可以回家休息,还有一部分人会去自习室接着学。

一些学生,在结束了一天高强度学校和补习班的学习后,就会去自习室接着复习,直到夜深人静,他们才拖着一身疲惫回家。

而《请回答1988》中的“不睡觉自习室”也是真实存在,熬通宵后第二天再去上学也很普遍。

在自习室学习的韩国学生

《纽约时报》报道称,韩国学生每天平均要学习13个小时,普通高中生每晚只能睡5.5个小时,只是为了确保有足够时间学习。

离开校园后,他们待在私人补习班,通常都会持续到午夜,甚至凌晨一两点。

如此强压之下,韩国的文盲率大幅度下降,识字率高达98%。

相关调查数据表示,韩国的一些小学生,早在五六年级就已经学完初中知识,每100名初中生里,就有8名超前学过高中内容。

可以说,课外补习,已经让校内学习变得越来越形同虚设。

长期超负压学习,令韩国学生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韩国家长攀比成绩非常严重,为了自己家孩子成绩好,无所不用其极。

《天空之城》中,朴英才千辛万苦考上了医科大学,但因为学习过程中遭受了巨大的“教育压榨”,他在完成“母亲的梦想”后,就报复性离家出走,结果导致他母亲悲痛欲绝,饮弹自尽。

《天空之城》朴英才内心压抑

这种教育引发的悲剧令人难过,现实里,韩国弑母的惨剧也是频发。

2011年,韩国一名高三学生残忍将其母杀害,并隐藏尸体。

原因是他母亲逼他考第一,甚至有时候不允许他吃东西或者睡觉。

在高考模拟考试中,他在70万名考生中排名第4000名。

因为怕被骂,他涂改了成绩单。

结果母亲仍不满意,并打算去学校找老师。

因为害怕篡改成绩单一事暴露,他将母亲杀害。

事实上,大部分韩国学生都对自己父母心存不满,甚至憎恨。

因为高压教育,大部分韩国学生精神压力巨大,结果导致青少年犯罪率直线上升,杀人、偷窃、强奸等案件也屡屡发生。

学生压力巨大,悲剧频发,韩国政府也不是没有出台过文件,去改变补习班泛滥的现象。

韩国教育部曾下令,要求补习班和自习室10点就关门,结果却遭到了家长们的强烈抗议,最后不得不不了了之。

韩国学生为学长们高考加油

即便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韩国疯狂的补习班也丝毫没能慢下来。

去年3月,全球有8.5亿学生处于停课状态,而韩国的补习班却已经开课。

2020年3月5日,韩国KBS电台报道,首尔市瑞草区当时已有81个补习班正在开课。

同一时期,光州市共有650处补习班处于停课状态,仅为当地总补习班数的13.7%。

韩联社电视台也称,韩国已有70%以上的补习班正式开课。

新闻报道

当时,韩国政府为了能让补习班可以停课,承诺为补习班企业提供低息贷款。

但韩国补习班协会却以经营困难为由,希望政府能帮忙返还学费规模的一半。

结果,双方最终没能达成协议。

虽然停课时间韩国补习班算是最短的了,但是韩国家长却十分着急。

一家大型补习机构的负责人林圣浩(音)说:“许多父母给我们打电话,要求重新开班。”

韩国学生家长这么拼,说到底都是因为教育的内卷严重。

韩国出于教育公平的考虑,早在1974年就取消了重点和非重点高中的划分,完全靠抽签决定学校。

结果公立高中生源没什么差别,升学率也相差不大。

但是私立高中却不一样。

对于学生来说,私立高中有着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教育资源,名牌大学升学率也远远高于普通高中。

在韩国,上不同的高中,意味着未来已经不同

一个顶尖的普通高中生,再努力未必能上首尔大学。

可是私立高中的学生,即便排名再靠后都有可能上SKY,SKY指的是首尔大学、延世大学和高丽大学,是韩国顶尖的三大高校。

韩国高中生曾经自创了一首《血汗歌》,唱出考上SKY对韩国高中生有多重要:

“第一等是SKY,第二等是in首尔,第三等是国立大,第四等是地杂大,第五等是专科大。”

根据OECD的统计数据,98%的韩国年轻人完成了高中教育,其中75%会上大学,但只有2%才能进入SKY大学。

首尔大学教育学教授对韩国教育现状看法

这些年,虽然韩国人的文化程度不断提高,但教育的含金量却在不断下降,结果使得SKY学历越发珍贵。

同时,媒体和社会对于重点大学的宣扬,也令三大校地位步步高升。

譬如说,一个人要想竞选总统,是否有好学校的学历当背书,就成为这个人竞争力的强指标。

普通生活中,要想进入一个好的公司或者福利待遇好的岗位,也是看重学校背景。

韩国现如今存在一个普遍现象,多数人高不成低不就,倘若名企进不去,也不愿意去做一些低技能的工作。

韩国纪录片《学习的背叛》片段

2019年12月,韩国央行发布的报告称“学历超过本人现任工作岗位需求的韩国人比例高达30%”。

在优质岗位缺乏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选择“高学历低就业”。

残酷的竞争,令韩国人更加执迷于课外补习,就为进入好大学。

但被首尔录用的只是少数,无论多么拼,大部分人注定都不过是陪跑者。

说实话,被教育压得喘不过气的韩国人,这些年除了给韩国补习班大量砸钱,用补习拉动经济外,其实并没什么大的改变。

这才是内卷的悲哀之处。

那韩国人为什么一定要上SKY呢?那是因为韩国有座“天空之城”,里边居住的是韩国的上层阶级,他们把持着韩国的政治和经济命脉,是真正的人上人,城外的人都在给他们打工。

要进入天空之城只有3条通道:

- 第一条通道是首尔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 第二条通道是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

- 第三条通道是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

他们的首字母共同组成了 SKY 一词。

政界高层大多毕业于SKY,比如

根据维基百科数据,任期从2012年开始的韩国第19届国会的300名议员中,90%都是SKY的校友,其中132名来自首尔大学,占比达44%。

除了政界,商界也是,韩国企业经营评价机构ceoscore曾调查过韩国500大企业的624名CEO,结果显示有50.5%(296人)毕业于SKY。

其中首尔大学人数最多,达到154人(26.3%),高丽大学88人(15%),延世大学54人(9.2%)。

由于韩国前后辈互相帮助的文化以及相对的阶层固化,sky出身的同学有更加高层次的人脉,因此慢慢聚拢成一个群体。

大公司垄断所有

根据韩国调研机构ceoscore数据,2017年韩国前10大企业的销售额为6778亿美元,占韩国整体GDP的44.2%,这个数字在日本是24.6%,美国是11.8%,中国则更低。

三星一家企业的销售额,就占了 GDP 的 14.6% 。

三星的触角几乎伸向了所有行业,对于一个首尔居民来说,他可能出生在三星医院。

(三星医院是韩国最顶级的医院)

住在由三星工程建设公司建造的公寓。

他的婴儿床是由三星重工建造的远洋货轮进口到韩国的。

(三星重工是韩国最大的造船厂)

随着他逐渐长大,他可能会看到一条三星寿险的广告。

(三星寿险是韩国最大的保险公司)

这条广告是三星旗下广告公司Cheil Worldwide制作的。(Cheil worldwide是韩国最大的广告公司)

他穿的衣服来自三星纺织品子公司 Bean Pole,手机是三星手机,用三星笔记本电脑,每天看的新闻来自三星旗下的《中央日报》。

(《中央日报》是韩国最大的传媒机构)

有亲友来首尔玩时,他们住的是新罗酒店,在新罗免税店购物,他们都是三星旗下的公司。

当他们生病时,服下的是三星生物生产的药。

(三星生物是韩国最大的制药公司)

各行各业都被前10的大公司把持,小公司基本没有生存空间,因此韩国人很少自主创业。

据韩国贸易协会发布的《韩中日三国青年创业...》报告,毕业后希望创业的学生占比,韩国仅为 6.1%,而中国是 40.8%。

我对40.8%这个数字深表怀疑,但也能反映出韩国创业的低迷。

创业无望,小公司又发不起薪水,要进入前10的大公司,又非名牌大学毕业不可。

SKY之路

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2017年韩国25-34岁人口的本科率高达70%,位居全球第一。(中国这个数据大概在20-30%之间)

这个数据意味着,如果考不上本科,基本很难在韩国找到工作。

而考生中仅有大概 2% 的人能进入SKY。

为了上“天”,韩国学子们开始了炼狱般的学习模式。

据韩国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上的描述,大部分韩国高中生的下课时间是晚上9点。

即使晚上没课,很多学生也会自习到9点才放学,但目的地却不是回家,而是去补习班。

根据韩国开发研究院(KDI)数据,2015年韩国课外教育规模为33万亿韩元,约1914亿人民币,这个数字大概是中国的1/4,要知道韩国的人口仅是中国的3.7%(韩国人口2017年是5147万,中国是13.86亿)

在韩国,超过80%的学生参加补习班,高于中国的60%。(中国数据来源于教育三十人论坛的一项报告)

大部分韩国学生每天的生活就是6点-7点之间起床去学校,一直学到晚上9点放学,然后去补习班上课到晚上11点。(晚上11点是韩国规定的补习宵禁时间)

不仅课业强度大,韩国的考试强度更大。

以下是韩国2017年高考的时间表

1天5科,中午只有不到1个小时的吃饭时间。

韩国将从地球消失?

2018年,韩国总和生育率跌至0.9,为全球首个跌破1的国家,这在和平年代非常罕见。

早在2006年,牛津大学教授大卫·科尔曼就曾撰文,将韩国列为头一个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消失的国家。

学业和就业压力大是韩国人不想生孩子的主要原因。

关于内卷

内卷”这个概念最早出现于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格尔茨在1963年出版的一本研究印度尼西亚农业的著作《农业的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生态变迁的过程》。

著作中对比了印尼爪哇岛和外岛的情况,发现外岛由于殖民者的进入,产生了高效率、大规模的可用于出口的工业,从而极大提高了当地人的生活水平。

而爪哇岛由于缺乏资本,土地有限,加之行政的障碍,无法从农业转型到工业,致使当地劳动力不断涌到有限的水稻生产中,却无法进一步提高效率,这一过程被格尔茨概括为“农业内卷化”。

后来“内卷”逐渐被引用到其他领域,形容

当到达某种最终形态后,既没办法稳定下来,也没办法转变到新的形态,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地在内部变得更复杂。

韩国目前就处在“内卷”的状态。

政治上有美国驻军,无法彻底独立,行政障碍重重。

经济上受大财阀绑架,垄断利益无法打破,社会缺乏创业活力。

人口上“少子化”,劳动力无以为继,未来面临很大的养老负担。

年轻人遵循着 SKY-大公司 的学业和就业之路,竞争压力大,无法自主改变命运。

跟韩国比较类似的是中国的香港,经济上也被大财阀垄断,李嘉诚的长江集团就是韩国的三星。

香港人住的是长江集团建的房子,家里用的是长江旗下香港电灯公司供的电,在长江旗下的大厦上班,去长江旗下的屈臣氏和百佳超市买东西,用长江旗下和记电讯提供的手机网络打电话。

为什么韩国会内卷

挖数搜索了很多资料,有2个观点值得参考。

第一个观点来自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中村修二2015年1月在东京记者会上的一段讲话。

他认为内卷化的原因之一是整个东亚的教育体系受普鲁士模式传统儒家科举制度的影响太深。

东亚各国的标准教育模式,就是早上7,8点进入课室,在长达40-60分钟的课堂上听老师讲课,老师讲,学生只负责听,放学后学生回家做作业。

在标准化课程表的禁锢下,原本交叉纵横,融会贯通的人类思想被切割成一块块便于管理的“学科”。

这个模式,是18世纪的普鲁士人最先实施的,他们的初衷不是教育出独立思考的学生,而是易于管理的国民。

这种体系可以培养出成千上万的中产阶级,为工业强国提供原动力,但也阻碍了独立思考,扼杀了创造力。

而儒家的科举制度,更是以考试为工具,限制了学生的兴趣、志向、想象力和动手能力。

这种教育体系,会让学生过度强化复习,投入过多的精力在重复知识上,而仅仅为了在跟他人竞争时更少出错。

与之相反的是美国双保险的教育制度,SAT(美国高考)考分只是大学录取考虑的其中一个因素,而SAT每年有6次报考机会。

东亚国家之所以强化这种教育体系,大概源于其工业化追赶带来的心态。

近代工业化的起源在西欧,所以他们不管经济还是教育,都有比较缓和的自然发展期。

东亚各国是被裹挟进入现代社会的,为了赶上西欧,只能采取国家层面的计划发展。

而具体到教育上,为了适应工业化的人才,因而采用这种类似工厂流水线的,对效率疯狂追求的模式。

另一个观点是在朝鲜战争后,韩国基本成了美国的殖民地。

美国在50、60年代给了韩国上百亿美元的援助,下了血本培育韩国,代价就是韩国的大公司必须接受华尔街资本的持股甚至控股。

以下是三星电子2014年的股权架构

外资占比高达55%,在优先股的比例中外资甚至达到80%,这些外资大部分来自美国的花旗银行和摩根斯坦利。

也就是说韩国大公司赚的钱,大部分被美国分走了。

不仅如此,这些大公司还被迫参与到美国主导的全球制造业分工,这个分工就是美国做高端,日韩负责中低端,且限制你往上游爬。

比如在军工、制药、航空这些高利润行业基本看不到日韩的身影,即使是半导体,三星为人称道的还是利润最薄的存储器和面板业务,最赚钱的业务被紧紧攥在英特尔、高通、ARM这些欧美公司手中。

产业就那么多,赚的钱还被掠夺走,韩国也就只能内卷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