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蝴蝶效應(14)

(edited)
Quantity is justice.

周喬洛往嘴裏倒進一包冲劑,林楚年看了一眼,那包裝看起來是自帶進來的,也不知道對方是怎麽混進來的,畢竟她和陳亦舒進來的時候,什麽東西都被强制攔在系統外了。 

張萊順著林楚年視綫看過去,心想,這冲劑周喬洛好像喝了好幾天了,就算是營養品,進了考場不吃也不是什麽特別大的問題,那麽推斷,周喬洛吃的只能夠是重要的藥品,但是誰家藥廠出這樣的藥物包裝啊? 

周喬洛奇怪地看了兩人一眼,“幹嘛只看著我?“ 

林楚年只是一笑,”沒什麽,就是有點好奇你到底在吃什麽。“ 

“一些普通的營養品而已。” 見周喬洛不想多談,張萊及時把話題轉移,”我們來説説今次Z給我們的規矩吧。“ 

”首先它的要求是和自己信任的人組隊,這點我們已經知道的,原因顯然就是晚上所有人都會陷入幻境,那麽當然信任不足的話就會相信幻境,愉快踩坑,被傳遞成爲Freddy,所以這也是童謠中說熬夜至天明的原因。“ 

陳亦舒說:”但是Z曾經提過一點,Freddy是可以被躲避的,換言之現在應該是處於一種躲貓貓的地步,畢竟我們人類的數量應該比Freddy多,一般的情形都是獵手比獵物多,當然Freddy晚上應該會因爲環境因素而進入一種無敵狀態,雖然這樣,但這點目前是成立的。“ 

”第二點吧,Freddy是有抓捕條件的,首先它需要數到十,它才能開始尋找,所以從此更加能證實Freddy在白天的時候被各種規條限制著,所以要是我們要成爲獵手,反過來捕捉對方,只能是白天。“ 

“話説,Freddy現在有九十多個,對吧。” 林楚年眼裏閃過一絲狡黠,手上上膛的動作不停,“那我們到底捕捉的是後期轉化的更大部分,還是開始時候的唯一一個呢?” 

“顯然是唯一一個啊。” 

林楚年笑眯眯地回答,咬重了“一個”的發音,“以我所知Freddy有僞裝能力,那麽請問我們怎麽在分散開的三百多人中找到那一個人。” 

教堂再次陷入沉默,沒人説話,直到周喬洛說了一句,“這場考試的主題是信任,Z曾經説過你的朋友不一定是你的朋友,但你的同伴是你的敵人。” 

“一開始我還覺得這個概念很抽象。” 

“但我現在明白了,我們和那群freddy現在處於捕獵者和獵物的關係,我們當然是獵物了,但是這種關係可以被逆轉的,至少我是這麽認爲。” 

“有聽説過食物鏈嗎?生產者自我生產食物,然後將其供給那些自己更上的一層的捕食者,如此類推,直到頂級捕食者,食物鏈中的最頂端。随着营养级的递增,因为能量的转递从上一级到下一级只有百分之10到20,所以越高级的动物数量会越少--同時动物繁殖到一定階段,達到環境可接受的最大值的時候,資源有限,動物会靠本身种内竞争和种族竞争来调节数量。“ 

”那麽到底決定頂級捕食者的要求是什麽呢?“ 

“不存在營養級比其更高、甚至對其進行掠食的物種。” 

“但要是我們成功掠食了所謂的頂級捕食者呢?” 

“我們將會一躍成爲食物鏈的頂端,兩者地位互換,到時候擁有無敵狀態的,只會是我們啦。“ 

陳亦舒:“那麽説來身爲人類陣營的我們可以去跟Freddy們組隊?” 

”不不不。“ 張萊一笑,”周喬洛的意思是,我們將會成爲現在freddy眼中的freddy,所向披靡,無人能敵。“ 

”freddy成爲人類,我們保持人類身份不變,人類和人類當然能互相組隊了,所以說他們是我們潛在的同伴哦。”

...

當然幻想很美好,現實還是很骨感的。 

四人走到教堂外面,發現外面已經留下大片的打鬥痕跡,甚至旁邊的小教堂被炸了一半,成了一片斷瓦殘垣,林楚年四望:“哇,這教堂隔音效果還真不錯。” 

遠處傳來聲音,“弗萊迪!你別以爲我不敢殺你!!” 

隨著一聲爆炸聲,少女的聲音像是惡作劇成功了的小孩,得逞又驕傲,爆發出一陣瘋狂的大笑,“你來啊!凱瑟琳,反正我知道你肯定下不了手。” 

又是一陣混亂的槍聲。 

那邊安靜了下來,兩人應該是在沉默地對峙著。 

幾人往廢墟方向走近了點,終於看到把這裏搞了個翻天覆地的兩人,張萊和周喬洛早在幾天前看過這兩人,凑近林楚年耳邊輕聲説明。 

上次碰面的時候這兩人給自己的感覺已經很奇怪,像是心靈相通的姐妹,但更像是無比信任彼此、默契的合作夥伴。 

但縂感覺彼此有點隔閡和防備,但那種需要日積月纍的熟悉感和瞭解卻是裝不出來的。

“你還真説對了。” 被稱作凱薩琳的女孩定睛看著對方金色的眼眸,一把扔下手槍,過去擁抱著對方,眼眶裏似乎含淚,“對著你這小混蛋我還真的下不了手。” 

幾人沒心情去瞭解她們之間的感情糾葛,直接開車走了。 

途徑Z佈置的考場水幕時候,滿屏幕已經佈滿Freddy金色的眼眸,一共有166位Freddy了。 

突然屏幕上的數字一躍成爲168位。 

考場上響起刺耳的警報聲,同時伴隨著通報。 

“警告!!Freddy的數量已經超過考生數量,為保公平,考場將會為諸位考生和Freddy進行即時傳遞,以互換身份,各位Freddy的身份將會傳遞予自己身邊最親密和信任的夥伴,若已經失去同伴的Freddy。”Z戰略性地停頓了一下,聲音聽起來很幸災樂禍,“Freddy將會成爲第一輪捕獵的獵物。” 

大屏幕上的畫面分開成九十多格,他們的臉上皆是驚慌失措,估計這些人都是因爲聽信了Z所説的那句成爲Freddy后需要狩獵自己的同伴以活下來的鬼話吧。

不過也不能全説是鬼話,他們確實能多活個一時三刻,然後,成爲別人的獵物、盤中餐。 

Z補充道,“捕獵和捕捉可是不一樣的哦,那麽請各位考生儘快捕獵到屬於自己的獵物,否則下一輪的獵物就是你們了哦。” 

林楚年像是早料到這樣,臉上找不到絲毫詫異,“數量是正義。“ 

“想不到原來規則也是能繼承上一次的呢。” 

世界和沙漏同時顛倒。

考試,正式開始。

tbc

請原諒我遲來的更新orz

然後就是下章終於要開始大逃殺了,有點激動和興奮.jpg

話説我個人認爲看這種無限流(也不知道能不能這樣定義),就是需要摳細節,然後慢慢推理出下一步,所以故事中的她們也是在推理,更多推論更是沒有什麽證據可以支撐的,所以她們其實在賭博,賭自己是不是對的。

對的話,贏到最後,輸的話掉個粉身碎骨,更有可能因此喪命。

所以她們的推論會隨著時間和得到的新綫索不斷做出改變,因爲沒有什麽是永恆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