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影子(番外)

甜甜甜的,是兩人重逢之後噠

“我愛你。”釗筱從後環抱,或者說箝制著肖夏的腰部,將她困在自己的懷裡。

這樣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肖夏微傾頸部,試圖拉開和釗筱的距離,呼吸急促:“……我不會跑的,你鬆一點手。”

“我不信你。”釗筱聲音平靜,她的手掌從肖夏的頸部向上滑,卡住肖夏的下頜往後壓,壓到自己的肩膀上。

肖夏原本有逃離打算,現在被逼得眼睛發紅,弓著腰部啞聲嘲道,聲音裡卻帶著笑:“我想逃的話,我根本不會出現在你面前。”

釗筱是練泰拳的,對肖夏有力量和速度的絕對壓制,這麼近的距離,她想做什麼的時候,肖夏基本上很難反抗。釗筱半強逼將肖夏轉向自己,低下頭抵在她的額頭,還順勢用手臂圈住了她的脖頸,就像生怕她隨時就突然消失了一樣。

肖夏頓感心疼,溫柔順從地向後傾倒在床上,仍由釗筱狂亂癲狂地熱吻來宣洩情緒。

兩個人互相脫掉對方的衣服,呼吸粗重地視了半晌,釗筱彷彿在努力遏制克制自己不該有的情緒慾望,撐在肖夏的身上繃緊身體,腰部發顫。

吻畢,肖夏低著頭喘息著,眼尾格外泛紅,兩人呼吸聲格外粗重急速。

釗筱毫不猶豫地將手伸入肖夏的白襯衫裡,肖夏的瞳孔一縮,忍不住一顫,本能地反手就是一個肘擊,釗筱反應迅速,用身子壓制著她,不為所動地繼續向裡探索。

 肖夏伸出手包裹住釗筱的臉,將她扯到床上,壓制著她,閉上眼睛地吻了她。

......

 肖夏死死咬著下唇,還是不經意溢出幾句呻吟,隨著釗筱的用力緊擁,眼神潰散,眼眶通紅地喘息著,腦子已經完全恍惚了。

兩人熱烈糾纏著,喘息各種情色的詞句混雜在起,在房間裡回盪著。

翌日清晨。

釗筱是在半夢半醒之間被旁邊那個人用頭從領口一路親吻上來,她意識還沒完全清醒過來,但在半夢半醒間懶散地張開雙臂環繞過對方的後頸撫摸一下,閉著眼睛很自然地和對方接個吻。

”早安啊,我的肖肖。“

"你也是。"

The en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