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暫時無限期停更中

a letter to the girl (4)

2022年啦,新年快乐!

致我亲爱的筱筱:

我刚刚收到你给我的信。我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

不过我的确很喜欢收信的那种欢喜,在这个言语泛滥,一切无论真心或伤人的话都能从一行行冰冷的文字中打出的年代,好像除了亲口说,一切都显得那么格外没有诚意。

这个世界荒诞无边,幸好有一个人愿意拯救这个可悲的世界。

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成不忍重负的样子,碰到一点不确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黯淡无光,碰到一点不开心就把它搞得似乎是自己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候,努力了很久,因为害怕,自暴自弃,将本来应有的拱手让人,这些大概都只是为了自己不努力去改变现状,逃避明天的一个烂借口吧。我一向都是这般懦弱的人。

逃避虽然可耻,但这是生物的本能,也很有用。

你真的很體貼,索性慷慨以自己的死訊,從我這里換來一簇盛大燦爛的白玫瑰。

我又喝下了一杯烈酒,是我最近爱上的龙舌兰,在尚未暈眩和被後勁折磨之前,去參加了你的葬禮。

在場所有人走完流程,我是最后一个離開。在所有人离开后,墓前只剩下我了,我在墓前一直凝望你的照片。你笑的很灿烂,头上还戴着一个精巧的花环,仿佛是下凡的精灵。

整整五分鐘我腦子里其實就一句話。你怎麼舍得。你的生命才刚开始。

我临走前在你墓前放了一頂黑傘,天冷了,你不要感冒了。

 死亡是件非常聰明的一件事。原因是它就是逃避本身。

我没想过要跟那个人结婚。

我妈强迫的,要么进精神病院,要么结婚,证明自己正常得坦坦荡荡。

怎么说呢,有一句说法,地球是圆的,跟那个人背道而驰,就是向她而去。

很抽象哈,但也很易懂。就算错过了,如果命中注定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

我以为,我会跟你说清楚一切,跟那个人结婚,然后再离婚,跟着再跟你在一起。如果你接受不了,我就跟那个人凑合凑合随便过算了。我将一切都告诉了那个人,他跟我说他也是被家人所迫。

我还记得那天婚礼敬酒你泪眼娑婆,还强撑着笑容,特别牵强。有那么一刻,我很想像从前那样抱起你,然后逼你去休息,但是我转念一想,又想到自己的身份。

我曾经爱过你吧。现在对你反而是不清不楚的情愫。

我现在结婚了,跟你拖拖拉拉也不好,对你或是对我亦是。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永远停留在过去吧,让时间令它蒙上一层尘埃,渐渐淡忘。我现在可能还会想你,但将来可能不会啦,也可能会,将来的事情我不会去纠结,反正我现在再担心也没有用。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賦,是根植於每個人的生命之中,無論周圍的土壤再怎麼貧瘠,它都不會消失,只要有人喚醒,它就一定在。 

啊对了,今天除夕,混沌的一年又过去了,真令人唏嘘,时光飞逝。新年快乐。


安康快乐

朋友
肖夏
2022年12月31日子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