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一個熱愛寫作和閲讀的女生

影子(1)

这个世界的奇迹,以一种最离奇的方式降临了。而赋予她光明的只是一个影子。

钊筱缓慢地睁开了眼睛,她周围原本静止的景象一瞬间流动起来, 嘈杂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 

炎炎夏日, 蝉鸣刺耳, 白柳坐得是后排倒数第三个靠窗的位置, 左手边是窗户,转头就能看到外面的景象。 窗户外是连绵的树荫, 对面的教学楼上挂着大大的竖立红色横幅【高考加油!] 

这扇窗户开了一些,风吹进来拂动白纱窗帘,钊筱穿着学生款的白衬衫和及膝的黑色百褶裙。她垂下眼帘, 身体懒散地依靠在窗帘, 单手随意地翻动着英语试卷, 白纱在他身后氤氲成雾一样的背景。

钊筱衬衫的领口也被透着热气的风吹动,半遮半掩地盖在他的淡粉色的下唇上,额前被汗湿透一点的碎发被风撩动, 窗外植物宽大叶片的绿荫透过窗户落在白柳的眼睫上, 跃动出细碎的光影。 

钊筱,是那种特别讨厌的尖子生,成绩特别地好,每次全级排名的头十名一定有她。但是除了成绩以外,她一切都是普通的,不出众,所以她就算成绩再好,她也没有在那群同学中拥有过姓名。除了别人需要借她的作业抄,没人会找她,其他人也不会记得她的名字,只会觉得熟悉。她就是妥妥的一个透明人。 

钊筱拿起了这个她有点眼熟的草稿本, 草稿本的封面上潦草地写着她的名字, 旁边有几个还没计算出结果的公式, 写到最后字母都变形了,一看就写得很不用心。随意地翻开, 看到上面各种简易的涂鸦, 她一瞬间恍然大悟。 

是这个本子啊。她找了好久了。 

本子上的画是用圆珠笔画的, 潦草简易, 大概能看清楚表达的是个什么意思。 

前期都是一些公式,眼睛的素描,但到了后期,画风一转,出现了一个没有脸的铅笔小人,这小人描绘得很模糊,穿着校服,瘦瘦小小的一只,一个人坐在花坛边上,低着头看着地上,似乎很孤独的样子。 

然后下一页,这个铅笔小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团模糊的线条,乍看像是另一个小人。 

这堆线条看不清影子,似乎画者也看不清这团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东西的模样,所以只能这样模糊地描绘这团影子的在他眼里的形状。 

这团乱线蹲在小人腿前,旁边画了个对画框,上面写着:【你可以跟我玩吗?】 

小人用对话框回答:【不可以。】 

线条继续问:【那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小人问:【你用什么换?】 

线条说:【用我刚刚诞生的灵魂交换。】 

钊筱直直地看着这个草稿本,很显然她不记得她曾经画过这么一段东西。她握着本子一句话都没说,手上的本子被捏的起皱。 

操场上学生三五成群打闹,嬉笑怒骂,钊筱一个人倚在楼道的栏杆上,一言不发看着她们,这里面的人本来应该也有她一个,但无论在哪里都格外突兀,只能孤身一人。而且这一个人的状态,应该要持续一段时间了。 

钊筱刚要回教室,但是心有戚戚,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黑影,准确来说是一团线条伏在自己后背上。钊筱盯着这团黑乎乎的线条,陷入了诡异的凝滞当中。 

十五分钟后, 宿舍里。 

钊筱已经确定这团线条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和触碰到了。 但她依旧不确定这团突然出现的线条是什么东西。 

“你是什么?从什么地方来的?”钊筱抱着手臂,冷静地质问, “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有什么目的?” 

“我叫肖夏,是从未来来的。”线团缩成一团,声音不清不楚,有些含糊,“我来这里, 是为了陪你。” 

“陪我?”钊筱微妙地挑眉, “从未来到这里来陪我?为什么?” 

线团思索过后,认真地说:“因为我喜欢你。因为我不想你的人生里, 有任何一个人的时候,所以我来到了这个时候,陪伴你。”  

“我不需要。”钊筱冷淡地拒绝, 她甩开这团线条, “你可以回去了。” 

肖夏声音变得清晰了一点:“你说谎。” 

“我是因为你的爱而产生的灵魂, 如果你真的不需要我, 我就会消失。” 

“但如果你需要我,喜欢我,爱我,我就会因为你的爱,从怪物变成人。” 

“我习惯一个人。”钊筱依旧面目表情,“无论你是什么东西,你现在任务完成,可以回去了” 

”因为我感受得到,你不喜欢一个人,你甚至乎讨厌一个人。“ 

TB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