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一個熱愛寫作和閲讀的女生

游戏卸载中全文完结——小丑(5)

 (編輯過)
【温馨提醒,这张非常重要!】THE END!

「別動,這樣很美。」

是說自己身后的漫天晚霞,還是自己?

沈澜因為這句話而震顫,卻努力不動聲色,笑容微僵。

「我說的是你。」林夕微笑,或許發現了她的動搖,湊近她,給了她一個輕吻。沈澜恍然覺得自己彷彿美夢成真。可這是林夕贈予沈澜的。

沈澜終於理解為什麼人們願意在愛情面前拋下所有的武裝與驕傲,心悅誠服。再也沒有什麼,能比爱人毫不掩飾的喜愛與激賞,對她的一舉一動純然的重視,更令人心醉神馳了。

「你真的不知道你有多好。」沈澜從後頭環抱著林夕,握住她的手。

「能在這裡遇見你,是我作夢也想不到的事,也是我此生最幸運的事。」沈澜低喃著。

...

“Queen!”小丑高興地跳躍,它張開明亮如寶石的綠色眼睛,然後眷恋地趴在镜面上,神經質地嬉笑念著, “Queen!My dearest Queen !”

林夕看着那个狼人牌慢慢变作沈澜的模样,她无奈一笑,走近了那个纸牌,“你就是神级npc 吗?”

那个纸牌没做反应,但眼里氤氲的悲伤几乎浓重到化不开。

小丑举起手枪,快速上膛。对准她,子弹带着绝对速度的威慑,穿过了她的心脏,她的白裙染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迹。那个纸牌倒下了。

【恭喜玩家得到道具匕首一把,使用次数仅限十次。游戏时长两个小时,请亲爱的玩家善用该道具,努力活下来。若无法找到真正的小丑,你将会成为小丑永远的朋友。】

墙上浮现一行血字,“你要感到恐惧,不惧怕的人,将会永远走不出这里。”

那边的小丑继续嬉皮笑脸,”你要打败我吗?那快点找到我呀!“

小丑一打响指,本来已经够复杂的迷宫蒙上一层弥漫着的烟幕,小丑竟消失了。

在接着的一个小时,小丑不是没有出现过,每次她跑过去,往往就发现那原来是一面镜子,她很不爽,她特别讨厌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关键还是自己无能为力。

沈澜也有出现过几次,每次脸色都格外苍白,后来基本是异化到无法区分她和小丑。

“啊——!”接二连三的尖叫声从各处传来。林夕捏紧了自己手中的匕首,又死人了。但是小丑还在自己面前,到底他们是怎么被杀死的呢?

小丑和沈澜是接着出现的,小丑越来越强,沈澜则越来越弱,这是沈澜是小丑的影子?

神级npc不出意外是沈澜,但她一直跟着自己,又怎会腾出空挡去杀人?

在十分钟前,沈澜最后一次出现,她的手指还在流血,在完全没有分别的镜面上画出了几个箭头。

林夕一直跟着箭头跑,最后看见了“break me !” 林夕拿出了唯一一个一次性锤子,打破了玻璃,眼前突然出现的小丑嚣张地笑了笑,用嘴型道,“I win !”

林夕像是意识到自己身体慢慢变强着,果然是镜面里的世界,一切都与现实相反,她的实力被大大加强了,她一直都是一个头脑性的选手,打怪之类都是沈澜做的。

小丑现在实力不强,为了威慑玩家,处于镜面可以增加其能力,明显地,它此刻就和自己处于同一个空间里,只需要透过几个设计巧妙的镜面摆位,足以迷惑人。

小丑以人恐惧为食,系统亦然。在那个瞬间,她想到了很多,想到了自己进入系统是因为自己的欲望,而伴随着欲望的,是恐惧。

那么说来一开始的引言那句,“你要感到恐惧,不然永远走不出这里。”是假的?

小丑拍着手徐徐在镜后面走出来,脸上甚是怀念,“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她慢条斯理地一挥手,他们二人进入了一个无人之境,一个精心养护过、光亮如新的剧院。

“啪——!”

小丑合掌擊出響聲,深紅色的絨布帷幕應聲緩緩降落,互相貼合,掩蓋住了坐在帷幕背後的沈澜,帷幕的中間懸掛著一個搖晃的木製紅漆牌子,上面黃色的字寫著——

——【月亮马戏团——第一幕戲。】

小丑垂眸,目中悲伤无法掩饰,在那一刹那,小丑才真正像个人。她食指在空中輕點了一下,一瞬間,周圍所有景象都被從指尖蔓延出的黑暗吞噬,只剩下深紅色的帷幕地面上的舞台木板。

原本漆黑的舞台,照满了射灯。

林夕腳下碎裂的木板瞬間消失,雙腳踩空,就像是掉入了無邊無際的宇宙或者是深海裡,在一種失重的感覺裡不斷地下落下落,窒息感慢慢浮。

“呵呵。”

小丑輕笑兩聲,優雅地從伸出穿戴好了黑色皮質手套的手,一根傀儡絲拉住了不斷下降的的手腕。

林夕順著自己被吊住的手腕往上看,小丑就在舞台上居高臨下地垂眸望著,好像是在憐憫,就好像是在睥睨,輕語:“希望你不介意我擔任旁白的畫外音工作。”

“啪——!”

小丑又是輕快地擊打了一下手掌。

帷幕揚起,坐在帷幕背後的沈澜就像是變魔術一樣不見了,取而之的是一尊連五官都沒有塑造完的蠟像模子坐在她原先坐在的椅子上。

這尊蠟像就像是美術課上的形雕像一樣歪斜地靠在椅子上,前搭了一層輕紗般的白布,隨著夜風飄揚,感覺風一吹就能滑落。

小丑左手放於腰後,右手放於前外擺手,微微欠身,做了個姿態標準的紳士禮,然後抬眸,微笑:

“在故事的開始,首先容許我先介紹一下我自己。”

“林小姐,或者应该说雅典娜小姐,或是路西法小姐,幸会,我叫沈瓀,相信你必定认识我哦。”小丑擦去脸上如油漆般厚重的妆容,露出了半张沈澜的脸。

沈瓀不疾不徐地直起子,望著林夕,臉上依舊帶著散漫的笑:“人類稱呼我為和平女神,虽然我讨厌和平,热爱战争。”

...

海面上的‌一輪圓日‌旭旭升起。以及縹緲輕柔的‌霧氣,視線往裡轉,是一座巍峨莊嚴的‌巨大神殿,在幽藍的‌海霧與火光的‌日‌色中‌若隱若現,神秘而美麗。

“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吧。如果不记得的话,那就让我提醒你吧。” 女人有着和沈澜一模一样的脸,她从卡牌堆上随意抽取了一张,她扬了扬手上的塔罗牌。

“女巫说今夜是个平安夜哦。”

遠遠的,林夕聽到從山腳下放傳來人群的歡呼和倒數聲。

絢麗的煙火一朵一朵地騰空炸開,仿佛被火星燎然的花束,在夜空中綻放著獻祭給神明, 拉開故事美麗的序幕。

...

小丑将手上的喇叭枪递给了林夕,然后蹦蹦跳跳地往沈澜头上放了一个青苹果,”开枪吧,一定要射中那个苹果哦。“

没有瞄准镜的情况下,四十米定点射击。

”“我不該存在。”沈澜苦笑道,她的指尖轻轻拂过林夕的脸,“林夕会因为我被宙斯永远控制,。”

一點火星从沈澜蒼白的指尖跌落,燃油倾倒在木制的地面,沈澜看了看远处手还在抖的林夕,她还什么都不知道,看不见自己的一举一动,但她知道这是可以打破空间和时间的枪,真是可惜了,这辈子也不能陪着她了。

大火順著舞台頓時熊熊燃燒起來。

縹緲的,不實的聲音火里傳出:“在我被焚燒後,關於我存在過的一切痕跡都會被抹消,包括林夕的记忆或是我送给林夕的一切。”

沈瓀有些愕然:“怎麼會這樣……”

”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林夕从小頸上掛著的十字架碎裂成粉末,别在腰间的银色左轮手枪黯淡下去,消失不見。

遊戲裡,一道刺耳的通報聲跨越了所有區域,玩家們仰頭看向那個巨大的空通告:

【系統通知:神級遊走npc所有區域數據開始清理……】

【系統通知:數據清理完畢,神級npc全線抹除bug,以後請大家安心遊戲,再無神級npc在各大遊戲場景裡游走。】

大火還在燒,裡面的聲音漸漸消逝,縹緲彷彿一場夢:

“亲爱的父皇,你應該比誰都明白,有時候什麼都不記,並不是一件壞事。”

林夕漆黑的眼裡倒映著跳躍的火光,眼淚順著她的眼角滑落到下頜,滴落地面。

“我討厭你,沈澜。”林夕自言自語,“我討厭你。”

舞台上裡飛濺著火花,深處已經被大火吞噬。

林夕隔着一个空间看着沈澜,这面可恶的镜子隔得住人,隔不住两人的爱意。

火里傳來很輕微的聲音:“但是我不讨厌你,我愛你。”

“宙斯曾經和我說過。”沈澜聲音很輕地回答他,“當我產生痛苦能獻祭於他的時候,能成為他的繼承人。”

“祂說,有愛才能讓神痛苦。我無離開囚禁我的牢籠,因為那是我自己產生的愛與痛苦鑄的。“

火星跳躍不已,然後熄滅為灰燼,餘煙盡散去,什麼都沒有留下。

連骨灰都沒有留下,消失得干干淨淨。


全文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