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暫時無限期停更中

小丑(4)

 (編輯過)
Athena ❤ Irene

一切都是反复无常的,除了已经定好的命运。

其实她只不过想要跟雅典娜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好好过日子。

伊瑞涅的时间一直过得混混沌沌的,过了可能几百年,也可能是几千年,甚至是上万年,神是永生的,时间无论怎样蹉跎,虽然虚幻,还是无穷的。

伊瑞涅找到了雅典娜,但是她这次转世去了中国,成了一户平凡人家的女儿。

伊瑞涅找来了个热爱中华文化的神,来教自己说中文。三年后,她操着一口歪歪扭扭的普通话去找雅典娜了。

这辈子的雅典娜是家中独女,受尽宠爱,家人每次问起她的婚事,她必然振振有词:“我掐指一算,冥冥中觉得有人与我前世有约,我得等她。”

直到遇见了伊瑞涅,雅典娜就一口咬定她就是冥冥中的那个人。父母拿她没有丝毫办法,只是喃喃着,要是她不肯回归正途,就不认她这么一个女儿。那年雅典娜十四岁,马上就到了可以出嫁的年龄了。

两人相依为命,情意绵绵。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那一夜过后,忽然又变成了浓墨重彩,百般撩人。

雅典娜总爱一些铃铛作响的小玩意,恨不得将它们戴满全身。除了那个与她格格不入,银灰色的那个十字架。

雅典娜还清楚记得那个修女说,”开心点小朋友,你的运气会好起来的。你不能回头看,只能继续向前。这就是属于你的未来,它从未被埋葬。“ 

然而浮生若幻。良辰美景,总如泡影一般。好似回光返照,昙花一现,给人们带来一点虚假的安慰,旋即破灭。

雅典娜忽然倒下,再也没起来。

朦胧中,她听见有人在她耳边带着哭腔说着乱七八糟的话,“本不该破誓见你”之类,她悚然一惊,拼命地跟昏沉的身体挣出一缕清明,正好感觉到那个人在她眉心落下一个轻吻,嘴里说:“我不该害你,我走了。”

昏迷的雅典娜忽然醒来过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目光清明地看向守着她的伊瑞涅,脸上带着点笑模样,一抬手挂住了她的衣带:“你敢......”

伊瑞涅的眼睛像是要滴下血来,轻轻地攥住了她的手,摇了摇:“雅典娜,你等等我,别走,还在这个小院,有来生,我还来找你,好不好?”

“......”

“好不好?”

“......嗯。”

伊瑞涅的手轻轻拂过雅典娜的人,念道,“消除所有与伊瑞涅有关的记忆。”

最后留下了一个轻吻。自此,无所不能的神明立于苍茫天地间,肝肠寸断,走投无路。

过了几天,雅典娜回到了自己的家门。

她终于松口让步,家人都欣喜若狂,早就相看好了人家,立刻派人上门说媒,把喜事办得红红火火。忽然若有所感,又回头张望了一眼——

她朝拜堂的祠堂外看了一眼,仿佛哪里有什么人会来一样,可是等了很久,依然只有一株开残的寒梅。她心里“咯噔”一声,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时失魂落魄地茫然起来。

然而只看到满院宾客如云,锣鼓喧天,是好一个良辰吉日。

“一拜天地——”

独自回到小院,伊瑞涅将之前雅典娜埋在那棵橙树下的一壶烈酒挖出来。她不能喝酒,但雅典娜却酷爱烈酒。

伊瑞涅旁观了一场圆满的婚礼独自回到小茅屋里,将那酒挖出来,当成喜酒,一口一口地喝了。

过了几年,她依旧是不胜酒力,醉得不知今夕何夕时。

那是万万年来,她唯一一次越轨。

差点万劫不复。

TB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