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妖 

这个应该是穿越?我学校的作文交了这个,不过改了一丢丢,估计也很玄(~ ̄▽ ̄)~

我慢慢转醒,却发现自己已经去到一个并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外面有着小贩吵闹的吆喝声,四周也挂满了红灯笼。夫人敲了敲门,就进来了,我微微抬目看她,妇人保养的很不错,只有眼角处有几道不显眼的皱纹,往下看去,衣服甚至可以说是华贵,估计原主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女儿。

妇人手上推着轮椅,脸上有着不可掩饰的嫌弃,抬手示意门外的侍女进来帮忙,我心下一惊,果然我膝盖一下的部分都没有知觉,侍女们七手八脚地把我移动到轮椅上,妇人意味不明地朝我笑了笑,瞬间没了影。

有两个侍女负责照顾我,跟在我后面,自以为很小声地议论着我,但其实我全部听的一清二楚,心中不禁泛起了苦涩,明明这个人不是我,但现在我的确是她。

坐席时,我坐在母亲的旁边,我心中了然,原来这诺大的沈府只有我和兄长,所以我才能坐在主家。随着屋外一声“开席”的吆喝,年夜饭就这样开始了。

布满圆桌的各式佳肴在蜡火下闪烁着油光,热气缭绕,令人食指大动,席上无不笑逐颜开,互相推盏祝辞,分外热闹。

酒过三巡,一群人围在一起开始谈天说地,无论是天下奇闻怪事,还是朝政,皆无话不谈,开始说起了故事,最后只剩一人未讲。

我兄长旁边坐着一名男子,一身简洁黑袍,不束发冠,但在举手投足间却不经意流露出非凡的气度,他放下手上的酒杯,想了想,道:“我说的是一个不太好的故事,你们都说妖精重情是好,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

很久以前,有个狐女心中恋慕着书生,与他结为夫妻,但数十年过去,书生已经满头白发,行将就木,他自知时日五福哦,就嘱咐狐女,让她好好自己安顿自己,后来又再说了一句,’若是有缘,就再结为夫妻。‘狐女听了这句话,在人间寻觅了上百年,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却得知书生已经成了别人的夫君后,她三番四次地告诉他,书生却无动于衷,更认为她是个疯子,拿起手边的木棍就直接地打下去,狐女满是哀伤的双眼留下两行血泪,过了几分钟后,哀怨地断了气。

众人神态惆怅,对故事的结局甚是惋惜,纷纷感慨,如此痴情的妖倒是少有,修炼了千百年,最后却不是被道士打死,而是曾经深爱过的人。唯独我兄长怔怔端坐,脸色苍白,我本来想过去关心一下,妇人却一言不发将我拉走了。

半路上,我终究还是好奇,使开侍女,自己吃力地摆弄着轮椅,我在走廊尚未进去,却从半掩的门后听了这么一段对话,彻底乱了思绪。

屋内烛火浮动,隐约能看见两个人影,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兄长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露了笑,笑中的惆怅隐藏得极好,“若真有来世,你别来训我,就算寻着了,我也是不认的。”

“一定。”

fin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