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小説《蝴蝶效應》盡量在周六/周日的下午14:00-18:00更新!

恶魔小姐和天使先生(下)

(edited)
两朵玫瑰的花语是这个世界只有我和你

黑暗阴森的房间里,一个人近乎疯狂地摔着所有可以摔的东西,撕扯着所有可以撕裂的东西,用他那已经近乎嘶哑的声音着了魔一般,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你是我的……我要杀了你……你是我的……我要杀了你……”

......

"哎,对不起啊,我昨天和客人喝醉了,就睡在你家了。“

”你说啥呢?我昨天跟小姐妹在酒吧蹦迪呢,不过你有我家钥匙吗?“

”不是你给我开的门?“

”自然不是啊,陆晓然,难不成,你还有一场艳遇~“ 陈瑜拿起红酒喝了一口。

一顿约饭在奇怪且沉重的氛围中结束了,陆晓然浑浑噩噩地回了家。


猛地反应过来,手上的杯子已经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陆晓然慌里慌张地去捡玻璃碎片。

清脆的门铃响起,陆晓然上前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人显得有些疲惫,凌乱的头发和微微的胡渣使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还是那身白衬衫,阴郁的脸,深深的黑眼圈。

“你……怎么?”陆晓然有些惊讶于眼前人的突然来访。

那人盯着她笑了一下,开口道:“我想见你。”声音是残破一般的嘶哑。

她呆呆地看着眼前人,突然觉得脊背发凉,猛地伸手想把门关上,却不料那人狠狠地一推门。

陆晓然没有防备,一个趔趄就向后倒去。摔倒时撑住身体的手腕一阵刺痛,扭伤了。

那人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块白色的方巾,向倒在地上的公孙逼近。

“为什么?”陆晓然后退,但那人却凶狠地扑了上来。

陆晓然挣扎着想爬起来,那人动作更迅猛,用那块块方巾压上了他的口鼻。

她的意识渐渐地流失,眼前,只看到那人阴森的笑脸,随即陷入黑暗。

为什么?林靖……

阴暗的房间,冰凉的地面上,陆晓然穿着单薄的睡衣躺在那里,地气的透骨寒意让麻醉剂的效应很快过去。

陆晓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厚厚的污渍,身边一盏充电灯,发着昏黄黯淡的光。

“醒了?”嘶哑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陆晓然转过头,就见林靖跪坐在他的身边,低头虔诚地看着他的眼睛。

因为麻醉剂的缘故,陆晓然觉得手脚都很重,没有办法移动分毫。

“为什么……?”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没有为什么,还有,姐姐想我了吗?“那人笑眯眯地看着她,语调轻快,像是在讲什么值得愉快的事情般。

电视尚未关掉,上面温柔的女声报告着一宗失踪案:一名二十五岁的女子已经失踪了四天或以上,经初步调查后,警察推测是一宗绑架案。

康尔精神病院近日有名病人失踪,该名病人是名重度反社会人格,怀疑与本案有关,画面上显示的正是林靖的画像。

“我猜你一定是困了,我給你準備了一間房間,快去休息吧。”

如果他們還是男女朋友關係的話,她一定會覺得很浪漫,但是現在她可不是這樣想。

那間房間採取的是簡約風和暖色系,整體設計應該讓人感到放鬆,她卻不這樣認為。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栀子花香油的味道,窗户全部安上了窗花,房间所有尖锐的物品都被收起来了,就连放在窗台上的两朵玫瑰的刺都被拔走了。

她鎖上了門,關上了所有窗簾,房間裡漆黑一片,除了角落的一個監視器,上面的紅點一直在閃,示意正在使用中。

她將她扯下來,生生將電線扯斷,砸了個稀巴爛,隔壁房間的椅子傳來一陣拉扯的声音,脚步声很快就来到了自己门前,那人用甜甜的声音问,“姐姐,你怎么啦?”

“你到底想怎样?放我出去。”她冷冷地问。

“我嘛,不过是想和姐姐永远在一起而已,姐姐连这个愿望都不能满足我吗?”

“如果我说不能呢。”

那人的神色染上了几分阴鸷,“那姐姐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

“那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要去上班,要去聚餐,要去和朋友逛街。”

“那看来是永远不可能的了!”

那人砸开了门上的手柄,冲了进来,紧紧抱着陆晓然,“姐姐,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她的眼泪夺框而出,沾湿了林靖的衣服。

这辈子,她逃不掉的了,只能永远活在这个人的眼下,一举一动皆受操控。

其实她对林靖不清不楚的感情主要还是源于,她是个性单恋吧,但是林靖对她却有小说中至死不渝的爱情。

她讨厌栀子花的味道,但更讨厌那两朵玫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