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向死而生 小説《蝴蝶效應》盡量在週末下午更新!平日可能隨機掉落小段子?

魔法学院(十)

今天要出门,对社恐人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米罗指了指头顶的星辰,意味深长道:“或许是‘高塔’和‘月亮’。” 

“高塔和月……”莉莉安面色骤变。 

她精通塔罗牌,米罗只稍微一提,她便能明白那其中的意思。 

莉莉安说:“古堡,是‘高塔’这张牌本身。” 

高塔牌,牌如其名,牌上是一座石质高塔,它竖在并不稳固的地基上,让人心惊胆战,不由揣测它什么时候就倒了。 

高塔牌上,高塔背后的天空黑暗阴沉,不祥的浓云飘荡,周围电闪雷鸣,一道势不可挡的闪电从虚空毫无征兆地降下,劈向了高塔顶端,高塔的顶燃起了熊熊烈火,高塔顶端戴着的王冠被闪电毫不留情地劈下,高塔里住着的国王王后从高塔摔落,头和手朝下,跌向无尽的深渊,迎接他们的将是……死亡。 

高塔牌意味着毁灭,它意味着突如其来的灾难,人无法抵抗,只能选择接受。 

莉莉安随即想到了高塔牌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又联系上米罗之前说的话,脸色有些苍白地看向米罗:“你是说,天空由月亮主宰时,我们可能会有人,随机被雷从古堡里劈落?” 

她联系上高塔牌的意义,心情越发沉重:“而且是……完全无法抵抗的,只能被迫接受……” 

莉莉安随即明白过来,他们现在已知的危险是高塔牌里的闪电带来的火灾,而那些火灾痕迹,其实都在房间里。之前仆人又特别怪异地强调,他们选定房间后,房间不可被抢夺,他们也不可再更换房间。 

莫非……闪电是根据房间来认人的? 

…… 

其实月亮和高塔是有潜在联系的。 

所以月亮主宰天空时,高塔可能会被闪电劈中,有人会被劈落,从高塔坠下身死,这就是答案。 

莉莉安随即想到了一些其他的,“米罗!这个游戏之前进行过!!我们不是第一批进来的人!” 

“应该是这样了。”米罗点头。 

古堡那些有火灾痕迹的房间,就是之前游戏进行时,被闪电劈中的房间,熊熊烈火燃烧,里面的人,可能被劈死了从古堡坠落,像高塔牌暗示的那样。 

米罗看了眼表,还有三个多小时,他们就要派人去楼下的命运之轮处转动命运之轮了。而以这次测验的难度,它又怎会让考生们好过? 

所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 

莉莉安有些无奈:“他们到底隐藏了多少规则?但是其实我们知道了也没用,因为高塔牌暗示的灾难无可避免,那是闪电,是天灾,不是人祸,人只能选择接受。” 

.......

莉莉安临走前,米罗让她去检查下她自己的房间。他们每人虽然能自由挑选房间,但每间房只有一张床,所以他们两人挑了那一间上锁房间边上连着的两个房间。 

米罗找了个位置坐下,准备看会儿自己带来的塔罗牌找灵感,对着每张牌都仔细看了会儿,一无所获,垂眸思忖了会儿,脑中突然有了个新思路,他将所有大阿尔卡那牌按顺序排列好,一张张连贯地看过去,神思飘飞之际,仿佛看到了一个故事。 

目前来看,副本里只出现了大阿尔卡那牌,小阿尔卡那牌一点影子都没有,第一夜就快过去,看样子是不太可能有小阿尔卡那牌了。 

如果范围能缩小到大阿尔卡那牌的话,那其实又能得知不少信息。 

二十二张大阿尔卡那牌按照顺序分别是愚人、魔术师、女教皇、女皇、皇帝、教皇、恋人、战车、力量、隐士、命运之轮、正义、悬吊者、死亡、节制、魔鬼、高塔、星星、月亮、太阳、审判和世界。 

谢池记得很清楚,侍女之前说的是“游戏进行到第七夜才会出游戏结果”。 

为什么一定要到第七夜。 

可能是因为上帝用7天创世,7意味着圆满,6意味着残缺不全,亦有可能是代表7宗罪,7个坠天使。 

7意味着圆满,而“世界”牌的含义也是……圆满。 

是不是说,他们现在遭遇的一切,到第七夜才会有真正的结果?  

…… 

两人各怀心事朝大厅走去,漂亮侍女正坐在餐桌附近又老又残旧的单人沙发上。米罗用眼神询问莉莉安,莉莉安轻点了下头,三人便转变方向,也朝这边走过来。 

离得近了,他们才看清,漂亮侍女是在擦拭相框。 

相框样式复古,周围是厚重的一层金边,照片上方用来防护的玻璃也极厚,相框看来很重,侍女握着,手腕都不住下垂,显然是拖不住这笨东西。 

侍女身前的长桌上,摆满了这样的相框,谢池大致数了下,有十多个。 

相框里都是人的半身像,但人的长相各不相同,相同点是都是女人,这些女人风格截然不同,有的丑陋无比,有的却美艳动人。 

莉莉安走到哑巴侍女身侧,看到她手里的相框,愣了一下。 

那是个秀丽的女人,大约二十多岁,肤白发黑,不能说很好看,只能说是不过不失,平平无奇。但这些桌上相框里的女人,和她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米罗则靠在一边墙上,静看着哑巴侍女擦拭相框。 

她似乎独独偏心那个女人的相框,擦了又擦,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神『色』骄傲又自豪。 

其他的相框则被她冷落,尴尬地躺在桌上。 

莉莉安走到桌子的另一端打量着画作,其中有一副画像,令她心中发毛,那个人太像她所认识的一个人,但是她又说不上是谁。 

米罗走了过去,问,“她是谁?”漂亮侍女猛地撂下相框,抬头死死盯着他们。 

那眼神又阴又冷,宛如毒蛇,那侍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在上面唰唰写字。 

几十秒后,她将那张纸竖了起来,纸上的字血红而大,刺目灼眼。 

上面写着:“她是最伟大的塔罗巫师!再胡言乱语,小心她割了你的舌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