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向死而生 小説《蝴蝶效應》盡量在週末下午更新!平日可能隨機掉落小段子?

我是个花魁

激情短打,快睡觉前,忽然想到这个,怕自己忘了,所以急急忙忙打下来

我是个花魁,这是好听的叫法,不好听的叫法可多了,但我不想说,不开心的事老想着作甚,作法吗?

虽然我是个花魁,但是我是青楼的头牌,妈妈必须听我讲,因为我是她的摇钱树,光是偶尔上台唱个戏,也能赚到我作为一个花钱如流水的败家精一个月的钱。

我最近遇上了个很有趣的人,我看他的行头,应该是个教书先生,其实我也挺好奇的,一个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嗯,不太正经的地方,他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带一些银两和话本给我,还说要赎我离开。那时候我听见了,笑了笑,没说话,只是装作娇羞说,“人家没钱嘛。”

其实我不像一般人觉得这种是一种很令人难以启齿的职业,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倒是不明白了,我也是赚钱,他们也是赚钱,到底我们有什么区别吗?你辛辛苦苦耕地一个月还未必有我接几个客赚的多呢,我也只是唱曲而已,但是我可比你活得轻松的多。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有一些长舌妇天天都在议论我,要么就是有一些不厌其烦的人总是过来扰我兴致,破坏我的大好心情。

那个教书先生依然坚持每星期都过来,不干别的,就要我唱一曲霸王别姬,或是哼眠曲给他听。

不知道为什么,教书先生在可能过了一年或是两年后就没再来过,像是把我彻底从他的记忆里抹去,明明之前还说着要赎我离开,可能是我太过于慢热或是胆怯吧,他累了,有人告诉我,他结婚了,所以不再来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

从那时起,我心里总是空荡荡的,没人再跟我唠叨,或是听我唠叨平日里头的趣事,在以前总是会有人调侃我们像是两夫妻,我记得我那时好像就笑骂了句,“什么时候的事情,人家还看不上我呢。”那时候,我尝试嘻嘻闹闹地糊弄过去,当然我也成功了,但我也感觉我失败了,还不知道输在哪里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