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一個熱愛寫作和閲讀的女生

*爱情小故事(三)

今天发现我班好多人都是腐女,震惊我一万年


顾南湘倏然听见一声娇嗔,还带有一丝撒娇的意思,”楚枫。“

她缓缓抬头,对上乐恪的眼眸,那是一名很年轻的女人,但是顾南湘心中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似曾相识。噢,她想起来,这是她几年前的模样。

原來是她,總算想起來了,楚枫說过,他曾经遇到一名和她很相似的女子,原來如此。她有些悲苦地想,原來是這樣,她只是一个替身,原來,誰都不是特殊的,她笑得有些心疼,原來她一直只是一个代替品,还是能随意扔掉的那种,是她活該,明知他很擅长装成一个完美情人,自己还要愚蠢地一头撞进去,她怨不得人。

楚枫,我等了你两辈子,就等来了一个替身,是吗……

她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度數很高的白酒,尝试灌醉自己,用酒精麻痹自己,多巴胺的绑架没有救赎,我们都是上瘾的囚徒,自甘堕落。

“湘湘,你笑什麼?“身侧的秦景察覺到她情緒不對勁,慌忙問,

亮白的燈光下顾南湘搖了搖頭,,溫暖的目光如蒙了一層水,笑得不甚真心道,”我没事,就是太累了。“

看到两人的亲呢,还有听着楚枫那些动听的情话,都成为压倒她最后的一根稻草,顾南湘一怔,倏然覺得身子變得冰冷,怔怔地看著他,眼淚滑下來,流淌了一臉。

顾南湘眼中的期待,一寸寸慢慢地黯淡了,她癡笑起來,「我真傻,我是真的傻,不,不,不是傻,是我笨,是我活該,是我看不清,以為你會一直等我,我錯了,我也看清了,原來你沒了我,也能過得這麼好,也能找到別的女子,我在你心中什么都不是。」

她怔怔地流著眼淚,想到乐恪,想到他曾經待她這樣待乐恪,她的心就難受得要死了,像是被插了无数剑都及不上这样钻心之痛,可是她还要像自虐般继续坐在酒吧里看着两人,连秦景一个大男人都拖不走。

  「我走,我再也不回來了。」顾南湘像是呓语般,轻声自言自语。

她為他傷心難過這麼久,心中一直記掛著他,从未令他难过,這顆心始終是愛著他的,從未變過。这个男人嘴上说着爱我,但却令她这么难过。

她以為楚枫不会變,可原來,什麼都會變的。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夏天的天氣令人很難受,他也是。那個夏日限定的故事,就由得它結束吧,就算沒有美好的結局。

(有些话是引用了晋江的小说,例如南康的我爱你到三十五岁)

反正这个文今天是结束了,总感觉烂尾了呢。还有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情小故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