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

一個有趣的靈魂 “夏末风林情窦开,弄堂长街逢盛添.”

蓝色月光(下)

發布於
修訂於

我们被人知道了,我们尝试着装作轻蔑和不在意,但我看到了起哄的人们勾起的嘴角,手机的闪光灯穿透着我们,让我们像是没穿衣服,浑身赤裸,被人打量着,议论着。

为什么会这样呢?

似乎没什么理由,也似乎什么都是,林逸对我太好了,让我总感觉配不上他,当我们被议论的时候,他会抱着我,一遍遍地轻轻摸着我的后背,像是在安抚着不安的小猫,而我只会躲在他身后,什么都做不了。

似乎多么恶毒,肮脏的话用在我们的身上都合情合理,我无法反驳,也觉得不需要去反驳,仿佛我生来就应该是这样。

无地自容的情绪混杂着不安迷茫,如同潮水般慢慢涌上我的胸腔,压迫着我,带来一种近似溺毙的痛苦。

我觉得我就是暗不下来的黄昏,也是明不起来的清晨,总括而言,就是不伦不类,无论是什么身份,也配不上他,如果是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话,我是个妓女和酒鬼的产物,别人眼中的垃圾,我妈是个妓女,每天除了向我要钱 ,还是要钱,我爸也是,前段时间随便找栋搂就跳下去,死了。

如果是用男朋友的身份呢?那更加配不上了,他是保送复旦的,我就上了个三流大学。

所以我既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說愛他。

我在刚才做爱的时候有问过他,为什么你要喜欢我?我就是个烂人。

他没让我说下去,用唇堵住了我的嘴,他很生气,就算别人怎么说,他都没有那么气。

我想他的愛會有一個閾值,他平日樂意慣著我,但這也是有限度的。

當外界的謾罵和壓力襲來,加上對我的厭煩達到某個程度他就會離開我,但我還是忍不住去試探他的底線。

他跟我说,那是别人的想法,只是他們不理解,跟我们有关系吗?不必多言,无需在意。正如你覺得樓下小學的外牆配色紅配藍很難看,可能有人覺得很好看呢?晏晏,你真的不用去在意。”

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没出息地哭了,朦朦胧胧间我听见了林逸突如其来的表白,”林晏,我爱你。"

我用力钻出他的怀抱,哪怕那里很温暖,让我眷恋无比。

我坐在冰冷的云石窗台上,看向外面,城市很喧闹,万家灯火,车流涌动,可能是他刚才的那句表白在我心中灌进无尽的勇气,华灯未落之际,我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跟他讲。

“林逸,我們私奔吧,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