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灵

初中生 热爱狗血文学 BL & GL ❤❤ 周一、四、六/日更新 (如果耽搁了,第二天会补上)

管家和少爷(一)

發布於
修訂於
渣攻使我生气!!!

看下去前,我要事前聲明一件事,攻是個渣男,家暴,出軌,精神攻擊,abo文,沒有三觀可言,如果接受不了,請自行離開,謝謝

艾伦扶着墙,满脸绯红,喘着大气,几乎是爬着过去自己的睡房拿抑制剂,看着近在眼前的抑制剂竟然掉在地上滚了一圈,恰好被计划已久的安德里用皮鞋踩住,艾伦被安德里轻佻地挑起了他的下巴,硬是让低着头的艾伦与自己平视。 

 

安德里手上握着房间里唯一一瓶的抑制剂,“抑制剂和我选一个吧。” 

 

他仗着自己的性别优势,释放着红酒味的信息素,迫使艾伦选自己。 

 

谁不知艾伦爬着过去,都要拿安德里手上的那只抑制剂,安德里挑起了嘴角,将那只抑制剂扔出了窗外,将艾伦抗在自己肩上,狠狠抛在床上,粗暴地亲了上去,尽情抢掠着艾伦口腔中的氧气。 

 

艾伦激烈地挣扎着,安德里像是有些不耐烦,将口球塞进艾伦的嘴里,并用手铐将艾伦的手扣在床头,他的嘴巴因为闭不上而不受控制地流着口水,看到艾伦这样,安德里颇为满意,他却看不见艾伦脸上只有深深的绝望和恐惧。两种信息素交织着,夕阳染红了别墅,窗外只有几声蝉鸣,要不是屋里传来的痛苦且压抑的哭声,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黄昏。 

 

事后,安德里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艾伦,轉身就走,他對大部分的情人都很温柔,除了艾伦一个以外。 

 

艾伦在安德里走后,在被窝里哭了,他不想这么软弱,像个真正的omega,他曾经也是个alpha,曾经让自己安心的信息素现在令自己无比厌恶和恐惧,但是他不得不接受的是,他被终身标记了,永远洗不掉的那种,那意味着以后自己只能当一只他的金丝雀,乖乖听他的话,活得像只狗,一只毫无尊严的狗,如果想要弄走的话,只能把腺体挖走,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第二天,艾伦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只容一人躺卧的密闭空间里,隙缝的连接处灌着铅或铁一类的物质,沉得匪夷所思。 

他勉强抬起膝盖,朝上顶去。 

他这轻轻一顶,外头便发出铁链牵绊的哗啦声。 

 

昨天,他就被憋着火的安德里莫名抽了十几鞭子,关进了为他预备的小棺材里,他虚弱得不像话,手臂酸软得抬不起来,双手伤痕遍布,他叫了两声,发现嗓音沙哑得说不出一句囫囵话,只能听到外面传来闷闷的对话声。 

一人问道:“还有动静吗?” 

另一人答道:“很久没有了。不过刚才动了两下。” 

很快,外头传来了钥匙拨开锁舌的轻响。 

“棺盖”被一把掀开时,艾伦反应迅速地蜷缩起了身体。 

而不等他细看,来人便粗鲁地扯住他的后领,把他拖垃圾似的拖出了这间禁闭室,一路拉扯到金碧辉煌的会客厅里,又把他往地上一推。 

 

那是安德里,手里提着一根钢节马鞭,挑起自己的下巴,口吻嚣张且骄矜:“你们还有谁要他吗?” 

 

说完,他一返身,扬鞭抽上了艾伦的脸,一鞭子下去,艾伦半张脸全肿了。 

 

此时,会客厅里还有三四个少年,先被突然闯入的少年吓了一跳,等看清被他拖进来的人, 更是讶然不已,面面相觑。 

那人穿着修身的深黑西装,内里是暗红色的毛衣,款式矜贵得很, 却已经被撕裂出十数道鞭痕, 暗红的毛衣掩盖了红的血, 只能看出一团一团深色的晕染。 

他的指尖、掌侧全部是凝固的鲜血和擦伤,新鲜空气争先恐后地涌进肺里, 他却不敢大口呼吸, 只挣扎着掩住嘴巴, 竭力调控着气流的涌动。他张了张嘴,只发出几个低哑的音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