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银河

鍾情於狗血虐文的學生,虐主角,虐你,爽的只有我!

病爱(二)

發布於
这是一个激情短打,没有逻辑可言

过了数天,他的手下果然来了,他们炸了整个监狱,小丑也如约带走了我,不过是把我打晕后再抬走。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在一张手术台上,我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捆绑着,动弹不能,眼睛也被黑布蒙上,我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以及一股腥甜的血腥味。我很害怕,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小丑此时走了过来,他一把扯开了我眼睛上的黑布,往我嘴里塞了一根腰带,按住了我,替我注射了一剂麻醉药,它只会令人动弹不得,我的神智还是清醒的。他拿起了电击器,电击着我的头,我很绝望,我想逃,可我逃不掉,小丑用温柔到像是对情人的呢喃问,你愿意吗?我动摇了,此时我才意识到我爱上小丑,不可自拔的那种。 

 

我永远也不会知道被电击是这么痛的,他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其实听不清,但是我记得我说了一句我愿意。 

 

然后他拉着我去了化学池,他笑的像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虽然他真的是,轻快的脚步声,轻佻又恶意,他一步一步地迫近我,直到我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他定定站在我面前,玩弄着手上的手枪,有一种情色,接近挑衅般,诡异的美。 

 

他握着我的手,打开了保险,抵在了我的太阳穴上。 

 

“你会为我而死吗?” 

 

他声音微哑,炽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 

 

“我会。” 

 

他笑了笑,“那太简单了,那你会为我活着吗?” 

 

“我会。” 

 

像是为了证明我的决心,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我一举跳下了那个化学池,我近乎以安心的姿态被化学液体掩盖。 

 

殊不知他在高台上回身,扯下格子外衣,跳了下来。浓稠的液体阻隔了大部分的重力,小丑用力一拉,将我,他的皇后拉出了水面。我慢慢抚上他的脸,他终于按耐不住,狠狠地吻住了我,我环住了他的腰,激烈地回应着他的吻。 

 

只有我知道他不是病人,他是我的Mr. J,是我的爱人。 

 

自从那刻后,我成为被唯一准许牵他的手的人。他和我成为哥德市地下王国的国王和王后,我很高兴,因为puddin说我是他唯一的女皇。 

 

两个正常人的爱情总是很脆弱,一切微小的因素都会令他们分开,但两个疯子不会,除了死亡以外,没有什么能使他们分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