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灵

@天上银河 初中生 热爱狗血文学,现在尝试转型去写无限流,多给意见吧!

周而复始(2)

發布於
好懒~

说实话,公园的占地面积很大,大的让人发指,大约三至四栋那个小区的大楼包括地基,才等于一个公园的面积。大的出奇。

几天相处下来,沈澜对林夕这个人是越发越看不透了,经常都是笑眯眯的,仿佛这个世界有多少值得让人开心的事情,但是,这份笑却夹杂着一丝如狐狸般的狡猾。

...

几天下来,什么都没发生,反倒是林夕跟一群小孩都混熟了。她中途有些口渴,去了附近的便利店买了点饮料,回到公园后,心头闪过几分不妙,仰起头,却只看见了一条掉落的乌鸦羽毛。

她看向陈子琦原本站着的位置,人还在,她跑上去斜坡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陈子琦是关键的npc,反正她觉得系统不会给她刻意虚构出一个这么特别的人物。

她仔细盯着陈子琦,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除了那个影子以外,太短了,自己也在3、4点的时候站在那个位置,虽然陈子琦比自己矮半个头,但是绝对不可能相差那么多。

斜坡下面放着两座秋千,明明没有风,但是却小幅度地摆动着。

沈澜看着那个跟陈子琦目前动作完全不吻合的影子,若有所思,只是走近了她些,将她拉到光明处,像是这样,那个黑暗的影子就过不来。

林夕脸色有些凝重,她开始怀疑这个是一个无尽的副本,怎么说呢,这个副本虽然现在应该马上就会死人,可如果要找出不同的地方,就必须将事情重新再经历一次。

沈澜拉过了林夕,指了指地上的影子,林夕自然也留意到这点。

突然一堆小朋友涌了过来,围着两人,再转身过去,陈子琦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她没有流血,但是胸膛已经不再起伏,没了心跳。

画面如镜面破裂般,形成了另一幅阴森之极的画像。

自从那天后,公园就像是被陈子琦的尚未离去的魂魄缠住了。陈子琦是个爱玩的女生,哪怕上了初中,还天天来公园,但是每次来,她也不玩,用艳羡的目光看着那些小孩,然后很多时候就会拿出一份数学卷子,慢慢地做,做完了就坐着发呆,直到日落再回家。

但是现在公园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说的禁忌,被这里的居民暗暗拉上了封条,怎么说呢?自从那天鞦韆总是在摇荡,公園有嬉戏的童音,这是每个经过公园的人都一致赞同的一点,那些声音还像是缠上了他们每个人一样,跟着他们回家,每时每刻都能听到,无法摆脱。

家長听到了这些消息后,紛紛不讓孩子來,每当谈起的时候都心照不宣地閉口不談,公园仿佛就被消失了。

林夕看着快镜的片段,陷入沉思中,难道这些片段他们不可以改写?

世界再一次在他们眼前崩塌,将她们带到了一片尘土飞扬的工地。

原来是二十年後,当年的管理团队已经换了几届,当时的传说已经不再,新的管理团队决定要在这片土地建社區會堂,大型吊臂徐徐進來,随意堆放在一旁的工程材料倒塌,不远处小孩正在嬉戲,烏鴉黑漆漆的瞳孔正死死盯著他們。

未完待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