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灵

初中生 热爱狗血文学 BL & GL ❤❤ 周一、四、六/日更新 (如果耽搁了,第二天会补上)

双子星

發布於
修訂於
双生子吧

你不會再認錯我們了。

他死後,其實和沒死分別也不太大,反正我每天都能在鏡子裡看到他,不過那終究是我,不是他。

我有一個永遠都會寵著我的哥哥,现在我只能自己对着镜子,看着那张像极了他的脸自说自话,跟个疯子似的。

我們是雙生子,他就比我先出生五秒,但是卻背負著比我沉重一萬倍的責任,其實我們不是在同一天出生的,我遲他一年,我媽是在12月31日的午夜進手術室的,然後我只不過是遲了他五秒,我哥就比我大了一年,上學也比我早了一年,久而久之人都比我成熟了。

我們有著一樣的容貌,聲音,除了指紋和性格,我們幾乎一樣,可以說是同一個人,但只有我知道我哥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嗓子从此以后比我低沉些,性感些。

大人永遠無法區分我們,於是我告訴了他們一個好方法,讓我穿藍色,白色,黑色。我哥穿灰色,白色,和綠色。雖然我哥更喜歡穿黑色。

我很頑皮,他很乖,是那種不溫習卻考第一的好學生,是大人眼中別人家的孩子。

其實我們兩個都很皮,只是在我哥想要玩的時候,我讓他穿我的衣服,而我就短暫地裝乖,接受著大人給我的讚譽。

不只是弟弟有哥哥寵著,哥哥也能是個愛玩,希望被寵著的孩子,所以我樂意寵著他,因為他是我哥。

我從小就很愛存錢,但是我沒有什麼東西特別想要買,就是愛存錢。

聽說過史高治叔叔嗎?唐老鴨的叔叔,他最喜歡在自己的金庫裡游泳,還有數錢,我幼兒園的時候老愛看這個,可能是那時被熏陶得太嚴重了,導致現在都洗腦了,老師問我夢想,我說在金幣裡游泳,被老師趕去教室門口罰站。我哥就这事挖苦了我好久。

某天我们一起放学,夕阳将我们两人的影子拉得格外长,告诉他,我想让他做他喜欢的事,我知道我哥不想跟着父母所安排的轨迹去走,爸妈想他当律师,但鉴于他是个怪人,他只想当个好好教书先生。

接着第二天,我被一群混混逼去了一個小巷,說要教我點規矩,事實上就是看我平日在學校的打扮,覺得我挺有錢的,於是他們找我收保護費,結果我不給,於是打了我。

我的錢當然不能給你,我的錢要用來給我哥買輔導書的,雖然最後那套書都會用來輔導我,我哥基本不需要那个。

正當我以為我要死了,我哥來了,他像是神那樣救了我。

回家后,我们坐在沙发上,我依偎著他,懶懶地趴在他的肩上,煞有介事地拿著我青紫交錯的手給他看。

他陰沉著臉給我上藥,我刻意叫痛,他果然放輕了手。

葉晏,你到底想怎麼樣?他忽然問我。

我回答不了他。

房間裡只有那台老舊的冷氣機運轉的聲音,他站了起来,我想要拉他的手,卻被一把甩開了。

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了。

我敲了敲門,沒人應。我害怕了,我有病,我不能沒了我哥,不然我會死。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死了,死在孤寂中。

我绝望地靠在门上,走廊上的灯有点坏了,我看着那盏一闪一闪灯陷入了沉睡中。

我靠着门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受不了,我砸坏了门锁,我哥不在了,只有一扇打开了的窗,还有随风飘荡着的黑色窗帘。

我疯了似的去找他,我报了警,翻遍了整个市,我以为我哥可能去别的城市了,可能为了躲我 ,也可能是为了升学,我不知道,我哥对所有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都守口如瓶。

直到三天后,有人给我打电话,跟我说,我哥出车祸没了,我浑身的血液在那一刻都彻底冷了,我浑身发抖,恨不得当场揪着她的领子问,什么叫没了?我哥不会死的!

她冷淡地跟我说,仿佛我哥那条人命不是命:叶晏先生,请你保持冷静,详情你可以询问负责本案的警察。

我哥的尸体已经烧了,我连他最后的一面都见不到,留给我的只有一盒骨灰。

...

十年后。

“叶医生你好,请问为什么你会选择当医生的同时攻读中文系的博士学位?”

我扬了扬我手上的银色戒指,“因为我的爱人的梦想是当个中文老师。"

...

我写了本小说,里面的叶初和叶晏很幸福,白头到老。

完。

来采访一下愿意读我文章的人:

你们喜欢这种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

还有你们喜欢看哪一种的?

HE/Be?bl/bg?

请请请留评!!!!谢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