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灵

@天上银河 初中生 热爱狗血文学,现在尝试转型去写无限流,多给意见吧!

七年

發布於
修訂於
在黎明来到之前,请你装作与我相爱。

前几天随意写了一篇bl,我个人觉得写得不怎么样,不过嘛,之前不是有人说想要看第三个,所以我来写那个了。

在开始之前,请容我推个文,回到民国当导演,这文真是莫名很合我胃口,虽然它是如兔子一如既往的清水,可我还是觉得蛮好看,导演忽悠投资人的时候真的好好笑。

人物:(我想写个同人文)人物以H和D代替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七年。”D在笔记本上写道。他静静地看着笔记本,像是要把它看穿一样。

现在是医院的午睡时间,H轻轻地推开门,他可不想打扰到D。房间里的小桌灯亮着,淡黄色的灯光涂抹在D的脸上,柔化了轮廓。

H有些尴尬,“你没有睡啊?”

d抬起头来,眯起眼睛来看他,语气有点像是赌气的孩子,“嗯,我在等你,可是你迟到了。”

“不过呢,本来我很生气的,但既然你来了,我就勉强不跟你计较了。”D慢条斯理地合起筆記本,注视着窗外的风景。

说完,他突然笑了,“你知道吗,如果我看完这页,你还不来,我就去找你了。”

“你该睡觉了。”H 接过D 递过来的本子,并替他盖上被子。

H细细打量着那本筆記本,那是一本看起来很有历史的筆記本,牛皮包裹着,书页微微发黄。

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他沉默地看着D的睡颜,这是第十四天,D搬进精神科重症监护室的第十四天,他轻轻地吻了吻D的唇。

“你又要走了,是不是。”D的音调拉得很长。

“嗯,有工作,必须回去处理。”

“那你走吧,明天不许迟到了。”他俏皮地眨眼,轻笑起来。

“H。”D轻声道,“........"

H没听清,但是D已经重新拿起那本筆記本了。

H想了想,”这本書很好看吗?以前在家里,怎么不见你看。“

D翻书的手指停顿了下,犹豫了下,才道,”对啊,我很喜欢,很喜欢。“最后几个字几乎轻的听不见。

H哦了声,等了半天,发现D没和他交流的意思,就坐在一旁的椅子看着D翻看那本筆記本,当人美的时候,做什么都好看。

下午三点的时候,同事忽然打电话说有个加急的文件出错了,必须H回去处理。

H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搭在椅背的外套,出了门。他下了楼,心里很不安,不知怎的就回了头,他看见住院大楼有一扇打开的窗户,米色的窗帘随风飘荡。那扇窗,明明之前是关着的。他愣在那里很长一段时间,他感觉他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可是他回想不起来。直至同事又一个电话打过来,他才如灵魂出窍刚回魂的人般,迈开步子往公司走去。

那时候我应该上楼的,他比工作更重要,我后悔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医院打来了电话。D在洗嗽的时候,打碎了卫生间的一小块镜子,并把它砸碎,吞了,现在生死未卜。

等到H到达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做完了。D盯着他,可怕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D费力地扯了扯他的袖子,似乎是想H靠近一点。H俯下身,只听到一句 ,”你果然忘了。“

耳边是机器刺耳的鸣叫,医护人员把H推开,H伸出手,却只摸到空气。今天是D的生日,也是忌日,也是结婚纪念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