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Ma

一个活在悲观中的乐观主义者,精神普罗列塔利亚,大陆高中毕业生,自以为是民社,幼稚的人,平和以至于压抑的人,学习中的人。 单方面的视角是要不得的,二元论也是要不得的。

木偶

我从小就喜欢看木偶戏。

虽然别人不以为然,但我知道他们木偶确实是活的。我能听到他们讲话,看他们做各种事,甚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小时候,我是能在剧院里待上一整天的。剧场不大,却也看不到老板;我总是自己随便找个位置,摆个更随意的姿势看戏。我甚至想不到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物。

我仍然喜欢看木偶戏。

最后一次看木偶戏时,我知道我已经和台上的木偶一样麻木了。穿的板板正正地站在台下,我看着木偶像我一样被人提着线操控着,身不由己地强颜欢笑。

这场戏结束了,大家簇拥着走出场。我却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勇气,逆着人流向前,点燃了衣服扔上台去。莫名迅猛的火焰烧断了线,让木偶瘫坐在台上,最后火引到了它们身上。

我终于又听到了木偶的声音,那是在剧院老板和后台惊慌地逃走后不同于以往、却又与更久远的过去相似的真正的木偶的声音。在木头受热的吱嘎声中,我听到了他们释然的话。那是和过去的和未来的我所说的一样的话。

我又相信了,木偶是真的、真的活着的,亦或者,我也像真正的、真正的木偶那样活着了。

后记:这是我在繁忙备考高考的两三个月后回来发的第一篇文章,当然,是小说,不过是之前在晚自习中忙里偷闲写的。尽管被评价得很烂(by我的一个好友,或者像他说的,“确实比我最初(重点号)写小说的时候好很多”orz),我还是决定。。。稍微改改再放上来(肯定还是很烂就是了。。。)

写的时候因为写到火,(加上想到的隐喻),就突然想到了京阿尼的大火。我感到这里的叙述可能有些不合适,但也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所以对感到不适的读者我深表歉意。我对京阿尼的遭遇感到悲痛,还有两天就是京阿尼大火的一周年了,我也真诚地祝愿京阿尼能够恢复过来。

作为基本上算是自己的第一部小说作品,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友善地给我提出建议和意见,(反正我也就是写着玩的就别批的太狠好吗嘤嘤嘤)。

那么,谢谢大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